文章标签 ‘马耳他’

某个晚上,听说有个朋友来看我,非常吃惊.....难道在这从没渊源的国家我还有朋友? 想破了头,也想不到是爱因斯特的校友Kiddy,她2002年参加了西班牙实习,2004年第一次见面在上海的星巴克坐过,2006年的第二次见面居然在这小小的马耳他.....世界真小,因为有了爱因斯特。 有了Kiddy和她在马岛的朋友,我的眼前豁然开朗,“读破旅游书,不如当地友”。当Kiddy的朋友Stefan轻松一笔画出马岛的地图时,我才知道建筑系学生多厉害,居然还把弯弯曲曲的海岸线画的相当准确,只有说佩服佩服。Stefan很快给我手绘了一张地图,指明参观的地方,给出公交路线、最便宜的出租车电话、轮渡时间、网站参考等等....... 最宝贵的知识是:我们住的地方是马岛最偏僻并且没有任何景点的最差地点,所以千万不要失望,好看的地方多呢。其实,去了Kiddy带我去的海边酒吧街--WaterFront,已经让我眼前一亮了。 开完年会,只有2天半的时间完了,因为宾馆离市区太远,很遗憾的没有完遍老友给的指导路线,不过短短的几天,已经深刻感觉到马耳他岛是个历史的微型博物馆,所有侵略者终于都走了,留下的文化在保存完善的建筑物里成为这个博物馆里无声的展品,诉说着人类自远古而来的痕迹。 历史的作用,并不是告诉人什么是对什么是错,而是让人超越自己——站在那些建筑物一样久远的位置回看自己,超越地回肠荡气。就像有时候站在海边的感觉,那比你存在的久远、更恢宏的自然和建筑,让你知道你不是世界的主人,而他们是!作为一个过客,才是正确的思考存在人生意义的角度。 马耳他首府Valletta: Three Cities: 16世纪的古建筑群 Quadi:5000年前的史前古庙 Gozo:大自然景观——蓝窗 马耳他,很小,但值得一游,至此我发自内心的评价!

2006年2月7日08:00 | 1 条评论
标签:

马耳他,订机票的小姐会问你属于哪个国家----其实她就是个国家,如果没有爱因斯特,是不可能有机会听说并且熟捻这个城市呢。 其实提起地中海,就可能熟悉多了,而马耳他是地中海的联接东西方和南北方的重要岛屿,所以具备了很重要的地理位置,也就意味着很多的侵略意图和实施了。去前看了详细的国家介绍,却没留下太多的印象,唯有记得马耳他由3个岛屿组成,主岛为240多平方公里,人口只有40万,面积好像只有上海浦东的1/3,人口就更是少得可怜了,所以去前,没有指望太多,还有点担心在那里花上10天,是否值得。 爱因斯特的年会放在了马耳他的一个没有任何景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Marsaskala,从机场到宾馆,没有看到任何让大家激动的景色,一路上很多的黄色房子、很大的仙人掌(奇怪都没有刺),以及很少的人,然后被关在宾馆里整整开了7天会,几乎没有时间外出,我一直以为这就是马耳他的景色了。 1月的马耳他天气很差,开会期间每天风云翻涌,一天可以忽然晴雨变换多次,让我们不敢随意出门。 [img]http://photoimg61.qq.com/cgi-bin/load_pic?verify=3%2FBBTEmF%2B5th6H7v6UaL%2BQ%3D%3D[/img] 天气很冷,宾馆在海边,汹涌的海水伴着风云一起翻涌,更让我有点失去出门探索这个国家的欲望。 [img]http://photoimg61.qq.com/cgi-bin/load_pic?verify=2YsQveBiAxDA%2Ff%2FUArtoBQ%3D%3D[/img] 不过偶尔的阳光探出时,景色也还挺美,可惜太短暂...... [img]http://photoimg61.qq.com/cgi-bin/load_pic?verify=GgGyq43%2Fs0ynI%2B8c53pQgQ%3D%3D[/img] [img]http://photoimg61.qq.com/cgi-bin/load_pic?verify=fcipSM3KR91S6knUl2L%2Fzg%3D%3D[/img] 马耳他的水质很差,第一天打电话问,服务生说卫生间的水可以直接饮用,于是我就喝了.......也许是因为会议压力太大、事情太多,我一直没觉得问题,直到同去的人说水又咸又苦,我才恍然总是越喝越渴的原因。此外,菜、咖啡等等,都是让我经常有点上火的原因,结果到了第4天,我终于上火到失声了......当一个哑巴的感觉真是苦闷,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变成了地中海的一条鱼,张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最后看到人就先躲开,因为得到安慰无法感谢、得到招呼无法回应、得到误解无法解释......后来中国代表团生病的人越来越多,之后只好请了医生来看,马医很是认真,开的药也很不错,很快开始好起来。马医还说他会到中国来,我留了电话给他。 马耳他的首都Valatte是个小城,然后所有的公交车总站都在城门口,要去任何地方,都要去那里转车,所以交通也很方便,就是折来折去的有点麻烦。马耳他在2003年前对中国非常友好,因为中国政府无偿资助了很多,包括公交车——第一天看到金龙客车,我们激动了一番,数个相机对着客车乱闪,估计司机很是困惑了一把。我还想回中国马上要买金龙客车的股票,居然远销到了这个小国,后来听人说都是白送的,马上放弃了想法。 [img]http://photoimg61.qq.com/cgi-bin/load_pic?verify=V1Vc3cYzZ9di%2B2KT6fnKNA%3D%3D[/img] 而马耳他的出租车就很古怪,白车是很贵的,黑车就是比较便宜,但是比起公交车,还是很贵的。我们去的时候是旅游淡季,所以宾馆、酒店和出租车生意都不大好,我本来拿不准砍价是否会给别人白眼,不过发现同伴砍价还是有几次得逞的,为了维护中国人的形象,同时维护自己的利益,所以我尽量乘公交车,避免这些麻烦。 马耳他的货币大概是全世界最贵的......你把人民币换成美元或者欧元,那就缩水了好几张,等你再换成马币,那就更少得可怜了。1马磅=22元人民币,不过有些基本消费,像水、公交车,换算后更上海消费差不多,不过稍微奢侈一点,像下馆子、出租车那就很贵了,而生病的费用是每个人上门看病20马磅、药费大概不到10马磅,我当时病糊涂了,居然拿马磅乘220,以为看病花了6000多元,只悔得恨不得马医马上消失,我宁可捱到上海去。后来缓过劲了,发现自己乘错了,心才放下一块大石。中国人数学好,出门的第一用处就是把所有花费一概心里换算成佳节又重阳人民币,常常是把自己搞得很苦恼哪。 还有一个发现,HSBC---汇丰是个很好的银行呢,几乎相当于中国的红桃K,很popular的Logo到处可见,如果要买股票,买汇丰一概没错!

2006年2月6日08:00 | 1 条评论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