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标签 ‘跨文化’

上次邀请烟台万华HR的周一鸣经理给申请人做培训的时候,有学生问:为什么我们要遵循国外的文化,而不能让他们来遵循我们的文化呢?他说,文化是有强势和弱势的,比如在某个欧美文化的公司里,老板付钱养活了你,那么你就得遵循他们的文化。如果真的想要让外国人遵循中国的文化,那么中国企业就得迎头赶上,在烟台万华内雇佣的外国人,就得遵循中国的文化,而这样的企业现在还太少了。 周末的下午在正大广场的星巴克坐了4个多小时,身边的一桌桌来了又去的人,居然全部是说英文的,无论是外国还是中国的外貌,耳边屡屡飘来的话语,都是在激扬idea,探讨中国的生意、机会、贸易......中国发展很快,上海发展是最快的一个,这些来到中国工作、旅游、生活的外国人们,在上海最好的商务楼和消费场所里出没着,我会突然想:我们的文化和他们的文化,现在是孰强孰弱呢? 中国的芸芸年轻人,都向往到外企去工作,但邮件门事件的发生,证实在向往着优越的待遇和工作环境的背后,文化的冲突真真实实的存在着。2006年,中国企业开除外国实习生,和外国企业开除中国实习生,都破天荒地发生了,而我也遇到了让我反感的外国员工,要不是我是爱因斯特的秘书长,我也很可能会加入开除外国实习生的行列。于是开始撰写跨文化交流的指南,但起了个头就放下了,因为当把一些真实生活的案例拿来做诠释的时候,东西方文化关于同样的话题、事情的不同反应,真的很难说出个对错来,无论站在谁的角度来进行解释,总是有点过分文化防卫的感觉。 最近社会上兴起了中国文化热——百家讲坛、品三国、论语、离骚、古装大片热.......东西方文化快速融合的时代界面,国人急着发现和展示自己文化的热忱,却也因为是被动的选择,显得有点肤浅和急躁,并且明显缺乏创造力的翻版,把中国文化做成了平面的标签来贴出,失去了民族文化的反思和质感。 做了爱因斯特工作超过5年,身处跨文化交界地带的前线,越来越深的感到:文化没有高低和对错之分。历史也证明,文明程度较高的国家,试图以任何手段——电影、艺术、贸易甚至战争,来同化一个不同文化的国家,注定只有失败,因为文化是一个国家、民族自己的选择,即使曾经是宗族、制度的灌输,却像一个磨具,把这个民族、国家的人打磨成了独特的群体,有意或无意地通过行为方式、道德观念使得这群人与其他民族区分开来。即使受到其他在物质、精神文明方面看来更进步的文化的冲击下,也因为自有文化的养成,不可能轻易改变。 在和西方文化的比较中,关于对人的尊重、关于行为方式的效率、关于系统组织的有效性......等等很多方面,中国文化的确是不如西方的,哪怕张艺谋把黄土高原的落后拍成满足猎奇眼光的美丽、哪怕国人在西方的文化面前津津乐道自己的符号和历史,也是不能够真正赢得西方人的尊重的。于是思索中国文化的真正优势,成了我挥之不去的烦扰,面对那些把中国解读成快速发展的经济和落后文化的畸形结合体时我有着很大的压力,迫切希望制止那些利用中国的规则漏洞、心安理得占着中国人便宜的外国人的心情,成为我寻找中国文化的优势的巨大动力,我个人感觉中国文化的优势至少有如下几点: 1、包容性: 中国人可能是全世界最能包容别的文化的民族了。与人为善、接纳别人的优点、容忍别人的缺点等等,是所有中国人从小被教育的古训。这种包容性,使得很多外国人在中国很少因为自己的不同信仰、生活习惯等被排斥。我遇到的很多抱怨过中国的低效率、没有质量的外国学生,却没有一个不承认中国人很Nice,虽然这种Nice有时候显得没有原则,甚至有点崇洋媚外的感觉,但是愿意和别的民族交往,向往国外的不同文化,应该是中华民族最大的优点了。欧美一些国家对保护自己的文化的过分强调,倒是体现了对自己的文化不够自信。 有外国学生问我,那么多中国学生模仿和向往西方文化,很多中国传统建筑被损坏,中国人难道不担心自己文化的丢失吗?中国是一个有5000年文化积淀的国家,对西方文化的向往是对自己文化更新的巨大渴望的体现,中国人对西方文化的向往,是对自己民族更上一层楼的向往和对自己的文化的自信,不容乐观的文化保护现况,不代表我们对待自己的文化的将来。我看到年轻人一边Enjoy麦当劳、肯德基和星巴克,一边在校园关于鲁迅的讲座中人山人海的站满教室、品三国的巨大销售额,都让我欣慰中国人对自己文化的热爱。 国际化的今天,很多跨国公司将会有跨文化的团队,虽然中国人的Leadership有待提高,但是中国人的包容性应该是受到团队内的欢迎,比起大部分欧洲国家的优雅自赏和美国人财大气粗导致的优越感,我们是相对谦逊而谦卑的民族,我们对其他文化的好奇和包容,使得我们没有很多欧美国家的文化优越感,也使得中国人和其他弱势文化的交往不会引起对方的反感,这中包容性我们应该坚持,也值得我们骄傲。 2、上进心: 100年前,我们的闭关锁国导致西方国家用帘卷西风枪炮来敲破了中国的大门,100年后的今天,西班牙的烧鞋事件和西方的关税壁垒,和当年的中国何其相似。全世界民族文化和生活节奏发展的不同步,使得那些希望发展的国家,对那些相对悠闲、易于满足的国家形成有形或者无形的压力。现在的中国,应该是全世界民族中最后上进心的一个,占全世界进1/4人口的国家,处于一种急迫的发展心情,大楼像春笋一样在各地生长,同时经济也已惊人的速度增长着。西方国家弥漫的中国威胁论、中国发展太快的评述、中国的问题研究等等,都阻挡不了全世界那些嗅觉最敏锐的商人和公司来到中国,攫取这不能错过的发展机会。 《大国崛起》的播放,成了全世界关注的焦点,如何崛起?会有什么问题?对全世界有什么影响?这些争论会不断继续。100年前,中国人的慢节奏生活被西方用帘卷西风枪炮打破了,现在,西方的慢节奏生活,正在被Made in China的中国贸易和大批中国游客冲击着。吵吵闹闹、不讲礼貌的中国游客被国外人广为批评,却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敢于忽略巨大数量的中国人对自己经济的拉动作用。我们是有着很多缺点的民族,但是我们可能是全世界最有上进心的民族之一,这是全世界都不敢忽略中国的原因之一。 3、超越规则的行动能力: 不遵守规则的国人,和规则混乱的中国社会,居然还能保持较好的和谐共处,是很多外国人不能理解的事实。中国的历史变化太快,社会规则无法跟上发展,造成了国人不守规则的现状,也成就了国人超越规则的行动能力。一个民营企业的老板,在刚开始谈他要收购美国公司的理想时,外国人会嘲笑他的无知,5年后当这个老板带着他雇佣的外国人真的来收购美国公司的时候,外国人会有些吃惊,喊了几句“狼来了!黄半夜凉初透祸来了”之类的话后,发现中国老板被收购的公司套了血本无归后,又会欣喜中国人的无知也许不仅不是威胁,还会是西方社会的好机会;再5年之后,如果老板发现一批中国人已经学会了理性考虑收购,并且真的开始在西方的行业中占据自己的地位之后,那些外国人也就开始认真研究中国的经济并且不再敢忽略这个国家和民族,把中国的企业当成真正的对手来开展竞争了。 中国人是非常敢于探索并且不会被现有的规则约束的,并且因为善于学习和突破的精神,不会轻易在前者失败后放弃进一步的突破。所以,超越规则的行动能力和巨大的本国市场的潜能,会使中国人、中国企业不断走向国际,并且在学习中不断提高自己的能力。中国文化的精髓,不应该只是从古老的《论语》、《三国》里来寻找词句和典故进行符合现实的二次开发,而应该是通过发挥自己的包容性、上进心和超越规则的行动能力,来开拓和赢得世界尊重的未来。中国文化的集体归属感和西方文化的个性发挥,并且努力在中国完成整合和兼收并蓄——整合西方文化的高效、科学定义和尊重人薄雾浓云愁永昼权的优点。 去年WACE的会议上,澳大利亚商会的一个Staff说,很多商业机会,如果西方人在本国听到时,都会觉得不可能,但是来了中国,就知道是可能的。那些在慵懒的阳光下休息、讲究生活质量的慢节奏的西方人,来到中国前,根本无法想象中国的生活和发展的节奏,但是当他们来到中国后,国人的强烈发展愿望,成为感染他们、同化他们的巨大动力。中国的巨大发展机会,不应该是被强势文化背景的西方人利用的机会,而应该是赢得这些西方人尊重中国文化的机会。东西方文化的交融,推动人们明白——中国文化的强势形成倒是其次,能够让多样化的文化背景的人们互相尊重和了解,一起在中国和谐相处,唤起全世界人参与中国的经济崛起和文明的发展的意愿,将是中国对世界的真正贡献。 很希望,5年后某个周末的下午,我可以坐在中国的TEA House中,继续写我的文章,边上来来往往的过客,还是的很多外国人,但是在一起研读墙上挂的中国山水画或者是桌上的孙子兵法,或者是听中医的养生之道讲座,了解什么是天人合一,从心里喜爱学习中国文化,并且觉得到中国来,除了挣钱,更大的意义是帮助中国的社会发展和建设。或者我还是坐在星巴克中,身边的外国人和中国人用流利的中文交谈着如何开展更多的生意合作,那时候,我也会非常开心。

2007年1月13日08:00 | 没有评论
标签:

Jacob是2004年来中国实习的瑞典学生,他实习结束后给我写了若干封信,谈他对中国的感受,他说他的观察收到了很多外国学生的共鸣,并且还登在了瑞典的报纸上,我同意他的观察现实,却不同意他的结论,于是我在2005年11月组织了一次中外学生的对话,还是没有很成功的沟通,双方都有些不明白,最后我只好写了如下文章。 作为一个中国人,听到外国人评论自己国家的落后处,忍不住要替自己的国家辩护,然后被认为是否不想进步,所以那么多解释,结果这种沟通总是没有结果,我本来也觉得可能是自己缺乏理性,但是经过思考,我发现并不是这样的。这个问题的探讨很难,而且没有定论,但是我越来越绕不过去,所以我还想试试: [color=Orange]Email from Jacob on Nov 23, 2005[/color] ------------------- [color=Pink] Hello Fanfan, and sorry for my late reply. I was both surprised and delighted to read your thoughtful comments. It gave me renewed confidence that there are those among China's young generation who have the willpower necessary to further tilt China towards a free [...]

2006年1月7日08:00 | 1 条评论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