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 的存档

Chinese Qingming festival is from April 4 to 6 every year. Qingming festival existed for over 2400 years in China. Since Zhou dynasty, China decided to set the Qingming period between early spring to be the festival. Qingming in Chinese word means clear and bright weather, and it's a period when people feels willing to launch new year's work with [...]

2012年3月26日21:28 | 没有评论
分类: 未分类
标签:

最近利用自己工作之便,给我儿子找了个美国大学生周末教口语,和另外一个小朋友一起上课。和另外一个小朋友的家长说好了,学口语的目的就是给孩子们增加语感,所以就让美国老师自己组织内容。

我是第一次近距离观察外教给小朋友上课,我很幸运,找到一个很负责很认真的美国大学生做老师,我自己也是英语不错的,所以也听得懂课程内容。到今天已经上了4次课了,我终于从我自己的下一代身上观察和体验到中国教育的基本问题所在了.......

2012年3月18日14:50 | 没有评论
标签:

转自:http://news.cn.yahoo.com/yhxt/luoji/ 序:中国人为什么不用逻辑讲道理? 中国人在一起争论,经常会碰到一些让人哭笑不得的场景:一种是二者进行辩论,辩着辩着就不知所云了,既模糊地觉得对方哪儿出错了,却说不清对方到底错在哪里,最后为了面子恼羞成怒、脏话成篇、人身攻击,甚至大打出手。另一种是两者一问一答,那简直是鸡同鸭讲,问的和答的基本是风马牛不相及,结果草草了事,混一分钟算一分钟。 在争辩的过程中,我们往往过多地重视了道德性和讲话人的动机,而忽视了讲道理的过程。“革莫道不消魂命小将”太多,理性人太少;口水太多,道理太少;结论太多,证明太少。 另一方面,由于缺乏逻辑思维,我们常常迷信权威、迷信传统,对一些未经思索、论证的观念来者不拒。于是乎,荒唐不讲道理的言行会堂而皇之在中国的大地上畅通无阻,一些明显不讲道理的文章会被当成经典传颂,造谣者敢把明显违背常识的东西灌输给大家。不管是何等荒谬的名堂,一出笼便能风靡亿万人民,人人如痴如醉,个个似癫似狂。 每个人都应该懂得怎么讲道理,懂点逻辑思维,避免成为“什么都懂,什么都会,什么都敢信,什么都敢说,什么都敢骂”的愚昧、幼稚、狂热的人群。 那些不讲道理的道理 一、剥夺发言权 “自已都没有做好,你有什么资格说别人了。“——这句话好像逻辑性很强,其实是荒谬的。 很多时候,当你评价批判某件事物时,事物的拥护者给出的不是宽容和理解,也不是有力论点和反驳,而是以“你不如××,有什么资格评论”或者“有本事你去××啊”之类来反驳、质疑,践踏评论者的话语权。他们自以为理所当然,实际上在大多数情况下是不够成一个论点的,因为这不是在讲道理,而是剥夺他人讲道理的权利。 主观的批判美丑,好坏是人人都有的相同的权利。在世界上大多数国家是有宪有暗香盈袖法保护的,叫言帘卷西风论自由。即便没有法律保护,这也是人类在自然法上的共识。 【示例】你不需要踢球踢得比国足队好才有资格评价国足踢得烂。 你不需要歌唱得有多好,才能评价别人歌是不是好听。 你不须长得有多好看来评价这个明星是否好看。 我患了感冒病,就没有资格给别的感冒患者开处方了吗? 我是文盲没读过书,就没有资格要求孩子读书了吗? 二、以权代理 “我爸就是王法”;归真堂:“反对我等于反对国家”。 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反过来,有权力的人对道理就没有那么太在意。于是,权力部门便为各种既不合法也不合理的事件,随便找些五花八门的让人看起来很好笑的借口。什么临时性强奸,什么引导人民说实话,什么躲猫猫等等,这些理由一看就破绽百出,但是我们权力部门竟然毫无顾忌,老实说,这绝不是误以为民智低下,而是知道,不管找到什么搪塞的理由,民众也只能无可奈何。这些总算是有个理由的,还有干脆连理由也不给的。 【示例】曾有媒体报道,有交佳节又重阳警拦车罚款,司机若问为什么,交佳节又重阳警二话不说:加倍!再问,再加倍!从“我爸是李刚”到“我叔是金国友”再到“我爸就是国法”,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强盗逻辑:咱家有权,咱就可以为所欲为... 三、对人不对事 当争论的一方对另一方的观点本身没办法辩论时,往往就会采取攻击对方本人,而不是观点本身的方法。所谓的对人不对事,就是在他人辩论时,通过向公众传达关于对手的与论证无关的信息,例如生活中的 ** ,以此来达到击败对手的目的。这种谬误制造者的目的是转移听众对论证的注意力,这种情形通常是由于论证者本人处于劣势。 这种“论证”的目的仅仅是获胜,它可以使听众以同论证毫不相关的理由来反对你的对手,而你则可以用同样的理由来取悦听众。造成的后果是,你可以庆祝你战胜了对手,但恰恰是你所没有做到的的——至少在逻辑上。你的胜利并非源于观点的价值,而是源于你扰乱听众视听的能力。 【方韩论战】韩寒早期的言帘卷西风论是人身攻击的急先锋。他上来就说方瑞脑消金兽舟子秃头、方的支持者老婆偷人、精子没有活力,等等,但是问题在于,纵然这些叙述全都为真,方瑞脑消金兽舟子说“韩寒被代笔”仍然有可能是正确的。这样的逻辑错误,正如说司马迁没有小鸡鸡所以写不出伟大的作品一样。 又比如有人说,一个赛车界的天才不可能也是文学天才。这是利用韩寒人生的其他成就来抹杀文学成就的可能性,同样是一种对人不对事的攻击。一个人完全可能同时是赛车天才和文学天才,正如波罗丁既是化学家又是音乐家,罗素则作为数学家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对于天才来说,在两个完全不相干的领域内取得成功绝不是不可能的... 四、绑架情感 “我爱你,所以你要听我的”;“他在这件事上七分功劳,三分错误,功过相抵,还是功劳多” 前者是我们社会最典型的一个爱的谎言,父母们用这个谎言控制孩子,老师们用这个谎言控制学生,男人用这个谎言控制女人,女人也用这个谎言控制男人。对于后者,我们不能因为一个人伟大就无条件支持。对就是对,错就是错,不能用他的功抵他的过,应该一码归一码否则就是和稀泥,什么事情也谈不清楚。 绑架情感发生的表现为,故意忽略或低估手头上的问题,只是把焦点放在论证的外围问题,或者无关的问题上,通过这样来直接影响听众的情感,试图赢得他们的同情。强烈的情感和清晰的思维是成反比的,一旦情感超过一定界限,引导论证正确进行的机会就随之归零。于是,受众受情感的迷惑放弃了合理辩驳的权利,强词夺理获得通行。 【方韩论战】某“韩粉”:在具有同等影响力的公众人物里,只有韩寒愿意讨论这个国家和民族的未来,只有他不愿意活得像一个畜生,这就是启蒙,人不是有名有利就可以满足的低等动物。就凭这一点,我就支持他,哪怕韩寒最后被证明有代笔的过去,我也支持他。 五、以暴易暴 “因为他做了坏事,所以我也可以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我们所讨论的这个谬误,可以用如下最简单的方式表示:“因为__已经完成,所以现在应该做__”这些空格的选项可以是人类的任何行为,从善意举止到丑恶罪行。这个推理的依据是:先例是未来行为合理性的来源。实际上,先例不能为未来的行为提供有效的支持。已经完成的行为只有历史意义,我们应该依据事物本身的性质来确定先例的意义。 “他们先做了,所以我们应该以牙还牙。”但是,如果他们所做的是错的,我们的行为就成了一种报复,双方都是错的也不能使这种行为立刻变成对的。一旦谬误出现,接下来人们都将拜倒在非理性之下,以至于非理性的推理和行为是如此显而易见。历史的篇章写满了这种谬误的例子,而且常常以最宏伟的规模出现。 【示例】1、韩寒在回应代笔指责的文章中用了“他妈的”。方瑞脑消金兽舟子指正时,韩寒回应称,他也用了“我他妈的”,以此来寻找行为正当性... 2、我们恨贪官,又拼命报考公务员;我们骂垄断,又削尖脑袋往高薪单位钻;我们讥讽不正之风,自己办事却忙找关系……这是当代中国人的心理写照... 那些不被识破的诡辩术 一、偷换概念 “整天说咱们官半夜凉初透员和政府的不是,你到底还爱不爱国?” 在古代西方,有一个诡辩论者曾问对方:“你没有失去的东西就是你仍然还有的?”对方答:“是的。”他又说:“你没有失去你的头上的角,是这样的吧?”对方答道:“是的!”他继续讲:“那么,你头上还有角!”在这个诡辩论者的议论中,就是典型的“偷换概念”的逻辑错误。因为他前一个“你没有失去的”的内容中包含着“你原来所有的”这个关系,而后一个“你没有失去的”的内容中没有这个预设,说的是“你根本没有的”,因而也就没有可能再“失去”。由于议论中的有关概念是有歧义的,所以得不出来“你有角”的这个结论。有意地偷换概念和命题的做法是诡辩论常用的一种手法,诡辩者常常在你不经意间偷换主题,让你无法捍卫真莫道不消魂相。驳斥的关键是要能准确地指出其偷换的概念和命题。 【“买一赠一”的陷阱】商家“买一赠一”的促销广告,玩的就是偷换概念的把戏。两个“一”的概念内涵大不相同,“买一”的“一”是你要买的东西,比如一件西服,“赠一”的“一”,如果你也理解成一件西服,那就太幼稚了。这个“一” 有可能是一根领带或一个精美的袋子而已,决不会是一件西服... 二、循环论证 论证是用几个真实命题确定另一命题真实性的过程。论证有一条重要原则,即论据的真实性不应依赖论题的真实性。论题能否确立依赖论据的真实性来论证,如果论据的真实性反过来以论题的真实性为依据,那就等于什么也没有论证。违反这一规则所犯的逻辑错误,称为“循环论证”。 循环论证具有强大的欺骗性,反驳起来需要进行一番思考。常见的循环论证是用来证明一个难于找到论据的论点的诡辩手段,比如,在堕胎是否合法的问题上,赞成方会说:妇女有权决定自己的身体,所以她们有权堕胎;反对方会说,一个胎儿的生命的生命也是生命,不能剥夺,所以不能堕胎。严格意义上来说,这些都是有谬误的论证,因为这两个论证的论据和论点在本质上是一个概念,而如果在论点未得到证明时,将论点换一个说法来作为论据,用于证明自己,这就是一个逻辑谬误。 【方韩论战】“一个天才可以取得多个领域内的成功”并不是说,韩寒就一定能够取得这些成功,因为这只能建立在“韩寒是天才”这一判断的基础之上,而这恰恰是方瑞脑消金兽舟子试图确证的东西(如果韩寒的文字的确是他自己写的,那他无疑是一个天才)。既然如此,“韩寒是天才”就不是一个前提,而是一个需要证明的结论。那些试图通过“韩寒是天才”来证明他完全可以写出那些文字的论证,实际上是另一个更富于技术含量的逻辑谬误,(或者往往成为一个诡辩的一部分),那就是循环论证... 三、立场先行 这种习惯在中国人身上尤其突出。我们习惯于在各种论争中“站队”,只要出来混,就必须表明态度。骑墙派和逍遥派也是一种选择,但这种选择意味着你根本没有在这个社会中参与PK,偏安一隅或随波逐流罢了。 立场先行是我们的一种陋习。面对一场争论,我们总是以价值判断的标准取代事实判断的标准。在各种事件中,很多人喜欢不分青红皂白地同情弱者、 ** ** 。 【方韩论战】一个好的论辩,只有“和方瑞脑消金兽舟子就此事意见相同或相近的人”和“与韩寒就此事意见相同或相近的人”两方,而不应该有以某个人为对象的集团,比如“方瑞脑消金兽舟子集团”或“韩寒集团”。论辩的主题只应该是“这件事是不是这样”,而不是“韩寒是不是个好人”,或者“我们要不要深究韩寒”。这是中国人根深蒂固的“站队”思想的延续。我们很容易在冲突的两方中选择一方去支持,却很少有人想到,我们应该选择的是两个意见之一,而不是两个团队之一。论辩的目的在于争论“何对何错”,而不是“谁对谁错”... 四、陷入诡辩的辩证法 中国式逻辑还有一种“辩证”式的逻辑,譬如说,专人比黄花瘦制社会固然是不好的,但是民瑞脑消金兽主社会也不见得都好。既然都有优点都有缺点,那么就没有好坏之分了。 这种思维在中国其实很普遍,有人甚至称之为辩证法,美其名曰看问题全面,其实是不分轻重不分主次的搅混水。这种人的嘴上经常挂着:世界上没有绝对的事情,因而什么都无所谓。这句话的潜台词就是: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公平,因而就可以不公平。世界上没有绝对的正义,因而就可以不正义。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平等,因而就不必要求平等。既然没有绝对的真理,所以,明辨是非就成了伪命题等等。 在他们眼里,任何他们不喜欢的结论都是靠不住、走极端的。 【示例】玩“辩证”是一种常用来攻击对手的宣传手段,目的是将对手于陷入左右为难的境地。例如,英美有同样的外交政策,就说英国是“随从”;如果两国意见不一,就说:看!连美国最亲密的盟友都不与之为伍了。要么斥之为狼狈为奸,要么嘲笑是众叛亲离。如果美国介入中东,就说是霸权的表现;如果不介入中东了,就是不负大国责任... [...]

2012年3月13日11:58 | 没有评论
分类: 网络文摘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