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 的存档

外国朋友碰到你的第一句问候,常常是How are you?How are you doing?How do you do?How is everyting——打电话的时候的第一句话会问,天天遇到的同事会问,Party上每个人都会问...... 中国人的回答常常永远是——I am fine, thank you. And you? 万恶的中国答案式教学啊,让我们在被问候时常常不知所措的背同一个答案,包括我自己也是这么过来的...... 其实人家这句问话,就好像北方人问的——你饭吃了吗?人家是希望跟你示好,开始一段small talk,而中国课本上这段Well known and only known的著名答案常常会close conversation,让别人以为你不想talk,就打个招呼就886........ 所以中国人去参加外国人的Party,会常常觉得自己被冷落,因为外国人跟你说How are you?你把这个答案背了后就不知道该说啥了,外国朋友会误解是你不想多说,就去找别人聊天去了........你看到人家聊天很开心,看到自己被招呼完了就Over了,以为你自己英语不好,或者别人对你不感兴趣.......其实我们中国人都是这句开场白的受害者啊........ 那么应该怎么回答呢?——在此摘录How are you/How are you doing的N种回答方式,供大家参考: Not bad, how about you? Thanks, very good. Massive!!! Teriffic! Fuzzy as a peach!!! Freaking Fantastic! happy becuase I learn [...]

2010年12月12日08:00 | 没有评论

嘉宾:刘  薇 雅诗兰黛公共事务及企业传讯总监 畅小璐 上海伊安陂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 吉明秋 尚街LOFT时尚生活园区运营总监 朱  洪 维鹏信息技术(上海)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崔文俏 Job36.com行业招聘上海公司总经理 郭涵芳 方方国际教育工作室创办人  主办: 《经理人》杂志社 地点: 上海市淮海中路1285弄56号底层“慈艺画廊”(Grace Collection) 时间: 2010年8月6日下午3:00~6:00 策划/撰文:郑晓芳 摄影: 三川(26PIC)    据调查,几乎所有女高管都经历过减薪、降职、甚至失业等职场“倒退”,有些是主动为之,有些是被动接受。这些表面看起来似乎“失败”的经历,却赋予了她们一种正向的能量,短暂的“倒退”之后,是事业或者心灵上更有力量的前进。 刘薇:当生活为你关上一扇门,总会打开一扇窗 大学毕业后,我在南京做了四年电台主持人,在当地有一定的知名度,同时经营一家小的广告公司,应该说在事业上发展得很顺利。27岁那年,我男朋友要去南方工作,我当即决定辞职,跟他结婚去了南方。随着先生工作的调动,我们一路从海南到深圳,又到了上海。那几年,我选择了相对比较轻松的办公室工作,生活重心完全放到了家庭。2000年,我来到上海,当时IBM计划在外高桥建一家芯片工厂,我成了第一个本地员工,参与了公司创立前的一系列谈判和员工招聘,重新回到了忙碌的职场。公司成立后我选择担任业务控制及合同管理经理,我以为我会在这个职位上一直做到退休,没想到,两年后IBM决定停掉上海这家芯片厂项目,我成了第一批被炒的员工。 在没有工作的那段时间里,我开始反思,难道我真的适合做业务控制经理?其实在被借调做了一个月的内部审计后,我的内心就很清楚根本不喜欢那份工作。我想到自己曾经有过四年的媒体经历,而语言能力、交流能力才是自己真正的优势。但那几年的工作经历让我的简历看起来“杂乱无章”。我当时去面试一个世界500强企业时,人事总监看了我的简历后,给我的评价是:一个家庭型的女人。不久,我加入eBay,从高级公关经理做到公关总监,那是我公关事业的开始。四年前来到雅诗兰黛公司,我觉得很幸运,能在一家喜欢的公司里从事自己喜欢的事业。 职业的发展当然顺利一点好,但是,当你遇到不顺的时候,你会有紧迫感,会反思,这些深层次的思考会对你未来发展有帮助。经历了事业起落,我的体会是:人的一生中,无论是生活还是事业,一定有起有落,顺境时不得意忘形,逆境时不自惭形秽,相信上帝为你关上了一扇门,一定会为你打开一扇窗;要永远保持好奇心和求知欲,不断学习,你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用到。 畅小璐:活在当下 我是一名心理咨询师,目前辅助几位心理学家经营一家从事专业EAP(员工帮助计划)服务的公司。 2006年我正式进入这个行业,此前一直从事房地产业,见证了中国房地产波澜壮阔的发展历程。之前的十几年里,职业发展比较顺利,得到了我想要的所有,但是,似乎并不快乐。我曾经多次问自己,怎样才能快乐?赚很多的钱,有一份体面的工作,自由与事业?好像都不是,要达到快乐的境界首要是从事喜欢的工作,每天做有意义及有价值的事。当我想清楚后,从03年底开始,利用业余时间去华师大读心理学,在此期间,做了大量的义工工作,去社区及学校帮助需要的人。这个过程中,我尝试了各个领域:社区、政府、企业、学校。到底哪个领域比较适合自己?摸索了二年之后,我才找准了新的方向:根据我之前的企业服务经验,我认准从事心理领域中的“EAP”行业!这是一个助人且能让我燃起激情实现快乐工作梦想的新型行业。 在2006年的中国,EAP服务行业还在萌芽状态,因此转行伊始,遇到很多困难,但一路走过来虽然艰难,我和我的团队还是觉得很开心,很快乐,很有激情! 说到职场发展中的“倒退”,女性可能更多地关注于自我感受。当我从事一项工作时,我最在意自己开心与否,也希望通过我的努力能够帮助周围的人。我的经历不能说是“倒退”,更多是一种“转换”。虽然我现在有了自己经营的公司和品牌,但是未来哪一天,假如我需要重来一遍,我还是愿意去尝试,因为在那个当下我是快乐的,有激情全情投入的。 吉明秋:关注内在成长 大学毕业后,我被分配到浙江省中国旅行社担任董事长秘书,应该说职业生涯的起点比较高。随后在UTStarcom和携程做了几年品牌管理和市场营销方面的工作。《浙江日报》改版,他们看中我在IT行业的经历和文字能力,邀我担任IT版主编,我欣然接受。这份媒体工作让我获得很多积累和成长。同期又受中国茶文化研究所之邀改版一本和茶有关的杂志,从此生活和茶有了不可分割的联系。2004年,为了一份感情,我去了广州,在一个陌生的城市里,像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那样重新开始。感情无疾而终,而我得到了别的收获:其间我在香港大学完成了IMC(整合营销传播)硕士学位。 硕士毕业后,收到不少工作邀请,但那时我更渴望自己创业。和朋友在上海浦东开了一家茶馆,并做好了长期培育品牌的心理准备,希望将来这个茶馆是承载自己梦想的美好之所。但是,因为世博会的原因,城市改建,修路封路,政府规定茶馆两年内不得营业,所有投入的资金和精力全部白费。现在,我在一家大型国企负责一个时尚生活园区的整体运营工作。 回忆我早期的职业经历,无论是在UTStarcom、携程、还是浙江日报社,在外人看来,都是很“顺”的,但我每次都离开得非常坦然。我总在反思,公司的发展和个人的成长是否一定有必然的关系。任何事物都在得失之间,有得必有失。我可能是比较注重内在成长的人。我问自己,在这里努力工作5年,我能得到什么?又将失去什么?我想所谓的“顺”,更多是一种内在的感受。只要遵循内在的声音,自己与自己和谐了,那么不管在怎样的环境下,都能做好。当然,茶馆被关闭,对我来说是一种“退”,在自己无力改变的时候,一定要积极正向地自我调节,生命是种经历和过程,尽力而为,尊重自己的生命。 朱洪:从追求“最优”到追求“适宜” 我工作了20多年,说实话到现在也并不清楚自己到底要什么。但是,我很在意的事情是:做每一件事,是不是已经尽了全力,是不是已经没有提升的空间。我每过一天,都不让自己有遗憾。未来会是怎样,我觉得不重要,最关键的是,当下的每一天都让我无怨无悔。我不喜欢犹豫,做任何一个决定,都不超过24小时。因为我觉得任何事情只要你用心去做了,你可以把一个错的选择做成一个好的结果。 但最近,我也在思考“退”的问题。我所谓的“退”,是一种思想上的整理。在维络城处于开拓阶段时,我事事力求完美。公司里的人会说,只要朱洪想做的事,没有做不成的。现在,企业进入成长期,我在想自己是不是应该调整一下,不要期待将每件事都做到最优,在合适的时间做合适的事,把事情做到合适的程度,可能会更好。这样对自己,对周边的人可能会有不同的结果。 当然,“进”与“退”,都要顺势而为。强行扭转,最终都不会有好的结局。 崔文俏:“进”与“退”都要顺势而为 和打工的感觉不一样,在创业的过程中,我每天都会遇到“进”与“退”的选择。 最早的一课,是在大学毕业时,无知者无畏,把基于互联网的创业看得过于简单。结果,在创业之初短短两三个月内,被一个所谓的美籍华人骗走了15万元。坚持了很长时间,我告诉自己必须要停止了,退出桎梏,认清被骗的事实,重新出发。这件事让我瞬间长大,开始认识到社会的复杂和“进”与“退”中选择的艰辛。 由此事起,“进”与“退”的抉择常伴左右。JOB36的创业不是一个人的事,是一伙人洒下的青春,所以每个阶段每个决策都充满无处不在的争论与妥协,进与退的选择题常常是考卷上纠结的得分点。 我觉得自己并不算内心强大的人,一路走来,重要的是顺势而为。举个例子,早在几年前,我们就看到了国内汽车行业、医疗行业的前景,因此早早开始布局这两个行业的网络招聘平台。事实证明,我们顺应了国家经济发展以及政策的趋势,目前中国汽车人才网和中国医疗人才网稳居业内翘楚。当我们有七八个非常优秀的平台时,别人可能不知道我们已经否决甚至中途夭折了十几个“out”的平台。当逆势搭建一个行业网招平台,整个发展势态会在过程中给你很多信号,方向错了,及时停止,这也是一种进步,和浅尝辄止有区别。如果遇到逆流,那我索性就顺流而退,去看看别处的风景。 从企业经营的角度来看,当我们走投无路,那只能另谋出路;经营良好的时候,我会拒绝诱惑,专注地把眼前的事情做好。 郭涵芳:尊重价值观 绝大部分的“退”都是被迫的。事业发展不可能一帆风顺,如果坚持下去对自己没有好处,就必须退,这是做大事的人必须具备的气度。人有很多角色,自然人的角色、社会人的角色、老板的角色。当很多角色挤压一个人的时候,人会偏离他作为自然人的角色。大学毕业以来,我放弃了很多,但庆幸的是,我坚持了一些东西,在某些方面,比如好奇心、勇气,我不比大学生差。 刚毕业时,我从事制药行业,收入非常丰厚,毕业第二年月收入就两三万了,不用为钱发愁。但是,医药行业的某些阴暗面让我没有办法心安理得拿着高薪。当你做的事情与你的道德伦理相违背,你一定要懂得退。 曾经在一家公司做第三把手,但当我发现这家公司创始人的价值观与他宣称的不一样时,我就退出了,放弃了股份。现在我做国际教育工作室,刚开始也不习惯,整天跟大学生接触,觉得很烦,但是慢慢发现了它的价值,就一直做了下来。 在这个市场上,有很多事情能赚钱,但如果不符合你的价值观,就一定要退,不然你会很痛苦。作为企业家,敢“退”是很重要的品质。但是,退让之后的目的是什么,需要明确。另外,在工作中,能帮人的地方一定要帮人,这等于给自己留了退路。  本文摘自http://www.sino-manager.com/201097_18893.html

2010年12月8日08:00 | 没有评论
分类: 网络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