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 的存档

2003年,我在做IAESTE秘书长的时候,交大成立了第一个学生圈,第一届Leader很优秀,毕业时推荐给了我一个男生,叫周立强。印象中是个很少年老成的人,很努力地在实验室和IAESTE志愿者工作之间穿梭,还做了不少学生会的事情,我发现学生会的事情大部分是他做,可是头不是他的时候,为他打抱不平时,他就说没关系的,我当时就以为他有点软弱...... 2004年,我做首届跨文化夏令营,带了一群很优秀的大学生Leader们在40℃酷热里从上海前往杭州,开营前3天他们在没有空调、没有帮手、各方面匮乏的情况下辛勤劳动。但开营第一天,有几个Leader带着营员们去附近的网吧打游戏半夜才回,严重破坏管理规定,其中就有周立强。在决定要临时开除这几个Leader时,30岁以上的管理人员都为他们求情,因为都是一起辛苦工作,觉得他们没功劳也有苦劳,不该对这些大学生如此严厉,而我听从了青年Leader们认为应该严肃纪律的决定,第二天谈话时,让我意外的是,周立强主动把错揽到自己一个人身上,默默离开了杭州,没能参加这个他为之付出很多工作很想参加的跨文化夏令营。谈话那天,我知道这个决定是多么不讲人情,我想大概就此失去一个优秀的志愿者了...... 2004年秋季开学,周立强又到了我们志愿者队伍,开心地分享我们的夏令营照片、Vedio成果,没有任何抱怨和回避,我想这个学生还是挺有勇气和胸襟的,应该会有出息...... 2004年11月,我带着周立强和另一个浙大同学参加美国Rice University发起的青年领佳节又重阳导力会议,和来自美国、韩国、日本、中国、德国的优秀学生们在新加坡和日本参观交流,现在想来,应该是他非常开心的日子,因为他拍了近1000张照片....... 2005年,周立强参加海外实习申请,我推荐他去瑞士诺华并且被录取了,就在即将启程前,他被查出得了淋巴癌,他得病后是爸爸来办的退出手续,他父亲问我们是不是就不能退回申请费了后,我把费用全部退给他,还在一个月里募集了几千元叫人给他家送去,他爸爸走的时候在办公室流泪了,我一直记得我当时的难过...... 2006年,周立强在与病魔抗争的时候,一直没有停止参加社会活动,还入围了当年的ACCA就业力训练营选手(他的review参见文末),有时候问他生病了在医院里闷不闷,他说还好还好,从来没有不开心的样子,我叫志愿者们轮流去看他,他也说不要太麻烦大家了...... 2007年,周立强被汇丰银行录取了,工作地点居然就在我办公室边上,我们会偶尔一起吃个中饭,那时候他病情稳定,一派欣欣向荣的样子,有过去被他推荐成了我的志愿者的交大同学海外实习之后直接在海外工作了,回来一起看我们的时候,会一起聚餐聊天,我从来不敢问他病情进展如何,只跟他说保持心情好最重要——因为癌症都是心情起了大作用的,他会常常在msn上聊一会工作、情况,然后谢谢我的鼓励,然后说时间不早了,因为身体原因要早睡..... 2008年,某天上msn看到周立强,问他最近看啥股票的时候,他说淋巴癌复发了但是不严重,我听担心的,后来听说又好了,就跟他说,这些都是考验,如果熬过去了也许就是大成就啊....... 2009年,我自己处于动荡中,没了心思关心太多别人,但在msn看到他的时候还会彼此打个招呼,我总觉得一个年轻人能够经历这么大的疾病,没有一句抱怨的话,真是不容易的,他也会因为工作生活的困惑来跟我请教,我想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了,也许我都是过虑,只要他能坚持治疗和疗养,应该会好的...... 2010年初某天,周立强跟我说病情有复发了,但是能控制住,说一直病,工作不能保留了就辞职了,我还劝他如果还好的话,那就去海外吧,那里空气好而且医疗技术好...... 2010年8月,突然收到他的短信,说他做了干细胞移植手术了很成功,也许可以根治,我也很开心就问能不能去看他,他说还在隔离阶段不行。之后2周的凌晨6点,他给我打了个电话,醒了后才看到,就回拨但是没人接,然后发了短信问也没回,我好担心,跟allen说周立强是不是出事了啊,allen笑我多想,说他有事了也不会急着给我电话啊,后来几天我继续发短信再没回过,想allen说的是对的,我毕竟不是他最亲近的人,应该是我多想了,等他好些了我再找个时间去看看他吧..... 今天是中秋节,接到小葛电话,他跟我说了中秋快乐后,我问他怎么想起来给我电话,他说我跟你说个不好的消息啊——我想nnd是不是我哪里遭殃了还不知道,他说“周立强去世了,我今天给他发中秋祝贺,他父母告诉我明天是告别仪式.........”,我当时觉得挺蒙,小葛让我帮着通知下周立强的朋友们,我发了短信给认识他的人,每个人都是跟我一样shock..... 我们都知道淋巴癌是最凶险难治愈的癌症,我们都是学生物的,但是我们都假望周立强只是被这个恶疾困扰、折磨,而不是被夺去生命——于是死亡让我认识到:人生有些事情也许怎么努力和坚强都不能战胜的,但是周立强让我认识到,有时候一个年轻人在困境显示出的勇气和意志力,是如此值得尊重,即使他最后失败了...... 一个年轻人在与疾病独自抗争的6年里,偶尔也会跟我诉苦和告诉我他的担忧,却是常常就说没事了,也让我觉得真没事了,然后就这么走了...... 所以我很想把记忆里的周立强记录下来告诉大家,我并不了解这个把我一直当着导师的年轻人太多,但是我知道他是一个坚强的80后,疾病在过去6年里没有把他压倒过,反而是他越来越愿意帮助人、充满希望。当我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出乎意料的难过,才意识到这么多年的互相关心和问候,让我觉得失去了一个朋友而不只是学生——所以我真心希望他一直活着,活在跟他认识的朋友们的心中...... ------------------------------------------------------- 以下是周立强的review:   众流汇合 涛声如潮 - 2006我的ACCA JHC之旅 作者:周立强 交通大学 2006入围就业力训练营选手   思绪飞扬 准备申请材料时的挑灯夜战,公开面试前的忐忑不安,DISC行为分析带给我的阵阵赞叹,案例分析时小组的群策群力,走上总决赛台前的最后鼓励——我们是最好的……萦绕心头的思绪如一首曲儿,正要划上休止符时,长号却响亮地吹了起来,开启了下一乐章的序幕,于这精彩的一幕幕,回首三个月的辛劳,紧张,赞叹和兴奋,眺望我未来的职业之路。 当刚刚开始准备ACCA JHC2006申请表的时候,我难以设想这三个月的经历将会把我引向怎样的一个未来。每一个阶段的比赛结束后,周围总是有人急切的问我收获了什么,我常常是笑而不答。我想我懂了一些东西,却又引出了更多的疑问。公开面试以后就想,如果不能进入下一轮,一定要好好总结一下自己的心得体会,那段时间我一直在思考JHC给我带来了什么,想着想着就觉得很有意思,总觉得有很多话可以说出来,很多思索可以写下来,可开始动笔却发现,一切是那么模糊而不确定。直到参加完了ACCA提供的培训和最后的决赛,以及这几天同Jason和Henry的交流,我才发现以前那些模糊的东西渐渐清楚了起来,而且越想越激动,想到这里,我——就乐了。 认识自己 做完ACCA JHC的报名表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这不是因为完成了一个大任务,可以骄傲的在日程表上划去一项,而是因为更多的了解了自己,了解自己在这几年里参与了哪些活动,做过哪些工作,从中又有什么体会和收获。三个开放性问题,让我认识到应该怎么正确对待别人的批评指责,如何站在对方立场上设身处地的思考,自己职业规划的未来之路以及最重要的是,在我自己的心目中我是一个怎么样的人。这些问题看起来简单,可真的思考起来发现内涵非常丰富。可以说,完成了这个报名表,简历加开放性问题,我对自己的认识又加深了一步。 翱翔的鹰 顺利的通过了报名表筛选,我能够参加ACCA提供的博思职业英语能力测试和逻辑测试,对于英语考试还是很有信心的,而逻辑考试,也有以前考GRE的功底,所以只是在考前看了一下博思和SHL的样题,通过这轮测试,基本没有悬念。 一同参加的三位同学都在这一轮铩羽而归,心里自然也有了点小小的骄傲。总觉得同周围大多数人相比,自己很多方面已经做的很不错了。而以后ACCA JHC之旅证明了我的这种想法是多么的狭隘,世界很大也很小,仅仅满足于做一只跳出井底的青蛙是不够的,我们还应当成为一只翱翔的鹰。 他山之玉 没有很正式的找过工作,也几乎没有什么面试经历,所以在得到通知要求准备公开面试的时候,很有些紧张很慌乱——穿什么衣服,坐在台上最好的姿势,没有听清问题怎么办,碰到回答不出的问题又该怎么应对?一切的一切对我来说都是tough questions。那段时间,疯狂的搜索有关面试的经典问题,疯狂的和参加或者观摩过去年比赛的同学交流,甚至疯狂的花了大半天时间去上外观摩那里先举行的公开面试。一切的一切,就为了在6号那天能表现出最好的自己。 公开面试的过程自不赘言,如果自己给自己评分的,可能是勉强及格。有太多的理由为自己开脱,准备基本上都是中文而没有想到自己碰到的都是英文问题,典型的一个墨菲定律;台上紧张到连“SARS”都忘记怎么用英文说了……这次面试也让我认识到了自己是多么的井底之蛙,面前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正如Jason后来和我说的那样,在台上我太不会“营销”自己。我想,这个绝不是我唯一的不足。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现在,我需要的是他山之玉。   迷途的信鸽 公开面试结束后的Work Out Program是今年ACCA JHC的新增环节,目的是让那些没能参加公开面试的选手也能有机会接触各个公司的高层经理,了解各个行业的发展近况,不同公司独特的企业文化以及不同职位的主要责任和作用。这样一个活动,对于我这样还没有很清晰Career Path的学生来说,显然非常有意义。平时和已经工作几年同学的交流,听到最多的就是抱怨所从事的工作的乏味和所处行业或公司的不满。我想,在清楚了解自己特长和爱好的基础上,多了解一下不同的公司和行业,对于以后找工作时的Mix and Match肯定大有裨益,所以也向ACCA争取到了参加这个活动的机会。 尽管所学的专业在外人看来非常的“高科技,有前途”,就我来说却不是那种愿意在实验室做重复劳动的研究员,倒不是对甘于寂寞的他们有什么反感,只是觉得这个不是我的兴趣所在。以前有人问我为什么选择这个专业,我的回答往往脱口而出“年幼无知”。至于现在为什么急于摆脱它,则多半是发现自己喜欢和人打交道胜过和机器沟通。 由于对金融行业和快速消费品行业都比较感兴趣,所以那天我就像赶场子一样楼上楼下跑了几个来回。从荷兰银行到百事食品,从杜邦中国再到法拉利,我努力捕捉每一位演讲人的用词和语气,为的是发现选择背后的故事以及支撑成功的必备因素。半天的活动不可能对参加活动的每个人都有多大的启示或者帮助,但良好习惯的养成,思维方式的转变,则在于每天的点点滴滴。有时候发现,成功,其实很简单,所需要的知识就是我们在幼儿园所学的——谦虚,认真,知足,助人为乐…… 都是暴人 借用一个非常有名的描写未来投资银行家的文章的题目来做小标题,说明我参加ACCA培训营的感受。非常意外的接到了参加训练营和决赛的通知,这次心里却平静了许多,基本上没有做什么准备,只是早早的收拾了一下东西,提前回家了一天。毕竟,能走到这一步,已经感到非常幸运了,下面的,就随他去吧。 两天的培训是在欢笑声和赞叹声中度过的,Henry教会了我们很多,更让我们认识到了正确的思维方法,所谓“授之以渔,不如授之以渔”,我想每一个参加了这个训练营的同学都会有和我相同的感受。细节不必赘述,过程也不必详说,只是想由衷的说一句:“谢谢Henry,谢谢ACCA”。 能参加最后决赛的同学们都很厉害,也都有自己独特的经历,能认识这么多优秀的同龄人真是幸运,也更加加深了对自己先前井底之蛙的判断。学生们对于那些“厉害”的人,总喜欢说一句“大牛,暴人”,我想,正如Henry说过的:“Everyone is [...]

2010年9月24日08:00 | 1 条评论
分类: Fanfan随笔
标签: ,

本文摘自http://r.book118.com/files/article/info/27/27533.htm 本书导读 引言     作出明智的抉择     人天生具有美德,而美德的完善却需要通过某种训练才能达成-     圣托马斯·阿奎纳     本书的构思产生于20世纪70年代,就在作者受到诱惑差点作出不符合伦理决策的那一刻萌生的。当时作者罗纳德·霍华德正担任决策分析顾问,有位国防承包商曾要求他帮忙分析一下,美国空军会选择哪种战斗机来装备其飞行舰队。这份巨额合同利润丰厚,非常诱人。     这位承包商客户说:“我们当然都知道分析结果是怎么来的。”     霍华德扬起眉头,一副吃惊的表情。不,他不知道分析结果是怎么来的。承包商的飞机很可能就是最佳选择,但他必须首先进行分析。然而,客户毋庸置疑的肢体语言表明,霍华德会接受诱惑,不作全面分析。霍华德只需巧妙地将结果进行处理,点头同意,合同就可以签订了。     霍华德从未意识到,技术和财务分析会在某些情况下影响明智决策的作出。他拒绝了国防承包商提供的机会;他不能禁不住诱惑而欺骗他人。但是这一事件却向他提出了一个发人深省的问题:一个人在作出正确无误、符合伦理的决策之前,应如何系统地分析情况呢?     多年以后,即霍华德从事伦理教学25年之后,他与克林顿·科弗尔合作,在本书中对这一问题作了解答。其主旨是:我们必须掌握伦理上的差别,以便进行明确的伦理思考;我们必须事先记住各项伦理原则;我们必须运用学过的决策技能作出明智选择。     换句话说,只有学会一种新的思维方法,我们才能作出巧妙的伦理决策。这就是本书的中心思想。 本书导读 写给初学者     写给初学者     我们的伦理行程从认识人类共同的弱点开始。所谓人性的弱点就是:为了爱情、金钱和其他“合理”的理由,我们往往会违背伦理原则。我们撒谎、欺骗、偷盗甚至伤害他人,其原因通常是相同的:错误的思维方式。如果我们没有养成正确的伦理思维的习惯,就会对违反伦理的行为听之任之,而且我们还会形成一些坏习惯。当我们在伦理问题上踯躅不前时,随之而来的往往是不愉快的意外遭遇。     打破坏习惯,养成好习惯,我们就能修正这一缺点。我们要学会面对明星梦的诱惑也能把握自己。我们不仅能够判断是非,而且能有意识地做正确的事情;我们应该能够将诱惑转变为对我们有益的事情,并且为我们周围的人带来益处。     我们努力的目标很简单:我们不会放弃那些容易让我们作出伦理妥协的缺点,我们要学会克服这一缺点。     本书首先让我们重视伦理妥协问题。通常伦理妥协是我们对轻率行为认识不够造成的。甚至诚实的典范亚伯拉罕·林肯也会隐瞒真莫道不消魂相,任由通俗历史书写。1858年当他竞选美国总统时,他是赞成还是反对奴隶制尚不明了。无论在北方还是南方,他的演讲内容总是依听众而定,因而他的观点似乎是自相矛盾的。     最近,军事历史的代表人物史蒂芬·安布罗斯被举报至少有五本书剽窃他人的作品。他的畅销书《平民军人》(CitizenSoldiers)和《狂暴的蓝天》(TheWildBlue)最初令他名噪一时,尤其是描写第二次世界大战的那些书更使他名利双收。他成了德高望重的教授,因巨额版税而跻身富人之列。然而,据说他因剽窃而结束了自己的写作生涯。他似乎由于投机取巧丧失了自己的个性。     如果安布罗斯和林肯都会为了个人利益而作出伦理妥协,还有谁能够不受这种缺点的影响呢?事实上,我们大多数人都是易受影响的,很多次都是为了微不足道的理由-为了避免尴尬,为了给朋友留下深刻印象,或者仅仅是懒得用心思考。我们对在日常生活中稍微作些有背伦理的行为往往会毫不在意。我们不知不觉地会这样想:实际上,我们在道德上是无可指责的-至少我们几乎是无可指责的。     这就好像一位行政领佳节又重阳导没有准时赴约,却羞于承认实情,只好告诉同事他生病了;一位经理虚报出差费用,给自己“艰辛”的旅途以补偿;一位老板为了晋升将下属的工作业绩据为己有。     似乎一切都合乎伦理,但却不完全如此。我们会对自己说:“这无伤大雅吧?”问题不在于伦理错误本身的大小,而是因为它采用了扭曲的思维方式,养成了自欺欺人的习惯。     我们在培养自己更加有效的伦理思维时,无论作为个人、领佳节又重阳导、父母、教师还是别的什么人,我们的思路难免会模糊不清。但是,我们要养成良好的习惯,划定明确的伦理底线,让它始终如一地指导我们采取正确的行动。 本书导读 几点见解     几点见解     作为教师和顾问的工作,让我们积累了许多按照伦理标准作出正确决策的见解。有几点自打一开始就值得提及。首先,人们往往是反射性地作出伦理决策。我们身处进退两难的境地时,可能没有时间和精力对棘手的问题进行认真思考,这时诱惑便会乘虚而入,于是我们仓促地作出令我们懊悔的决定。     其次,我们为自己的反射性决断辩解时,对来自伦理上的反对意见漠不关心。我们会作出小小的妥协,这就有了第一个先例,接着会有第二个、第三个……最后,我们完全无视自己正在违背的伦理原则。我们的辨别能力变得迟钝。最糟糕的是,我们将自己置于严重违背伦理原则的危险境地。     第三,我们违背伦理原则的行为与我们当时的觉悟相悖,这使我们很长时间都忐忑不安。在第一天的伦理课上,我们要求学生讲述亲身经历的一种注重伦理的情形,因为这些学生大多有几年的工作经验。许多学生都谈及自己深感懊悔的一件事情,比如撒一个小谎或者小偷小摸等。最令人讨厌的是诸如此类的过失破坏了人际关系。     言外之意就是我们往往把伦理看做是对人格的塑造,然而伦理对人际关系的影响要大得多。伦理妥协就是在人与人之间竖起社交和情感的屏障,这种屏障极为顽固,难以超越。性格上的缺陷是非常有害的,人际关系紧张就更糟糕。而伦理妥协就会产生这两种后果。 [...]

2010年9月18日08:00 | 没有评论
标签:

NGO是和商业社会共存的一种组织形式,NGO不比商业高尚,商业实现供需交换价值,NGO是某个群体代言组织,替群体申请主张,所以社会有好NGO,也有存在问题NGO。 因此想投身NGO的人首要不见得是具备责任感、做事踏实、品格,这些要求企业也同样重视,NGO合适面向群体应该是那些重视价值者,不见得一定是人类价值,但必须能替自己组织代言,因此NGO工作者必须具备民瑞脑消金兽主意识,先理解自己在替谁服务,体现了什么价值,否则也许一腔热情被利用了也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评【梦想是一种责任---写给想从事NGO事业的年轻人们】 http://blog.renren.com/blog/230295876/458851651

2010年9月18日08:00 | 没有评论
标签: ,

Yesterday during the conference organized by USA consulate in USA Pavillion in Expo shanghai, I met and argued with a guy who is an Chinese expert in international relationship so that I am writing to ask for help from people who know USA policies and politics very well.  As people knows, USA and Korea are having Joint Military [...]

2010年9月6日08:00 | 没有评论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