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 的存档

你的老板有没有大发雷霆扔东西像一个被宠坏的孩子在发脾气?你是否害怕在会议上提出一项烫手的议案,只是因为害怕被当众羞辱?你们公司的战略是否每周都在变,或者每日都在变? 这一切都是你们公司运转不正常的迹象,但是你知道吗?公司运转不会平白无故的自己不正常。是有人把它们搞成这样的。更具体地说,是那些管理人员:行政总裁,副总裁,中层管理人员,你的老板们。你知道如何识别他们不能胜任吗?这里有一个方便的指南,但有最后还有一个意外。 识别无能领佳节又重阳导的20条途径 1.像一个疯子似的咆哮。 2.让你去干你不愿干的事情,如果搞砸了,又开始批评你。 3.平时大惊小鬼的,但是当灾难袭来时,变得怪异的平静。 4.告诉你想让你承担责任,但却在公开场合否定你的决定。 5.通过恶意的字眼儿和姿态来恐吓你,但遇到更强的人,则表现的像个懦夫。 6.你给他擦屁股的时间,比他拉屎的时间还多。 7.口头上批准了新的申购案,后来否认,这又叫选择性记忆。 8.在不恰当的场合放声大笑。 9.闲谈中间就做了决定,还指挥你的团队,而你又不在场。 10.一条简单的信息,他就把整个计划的方向转了。 11.遇到绝境时很容易放弃,然后为所欲为,然后又被动又心存恶意。 12. 冲进入会议里,然后搞成一言堂。 13.在适合的场合发表很有创意的诅咒之声。 14.太私人化,一点官架子没有。 15.和他的私人互相斗争时,把你拉出去顶缸。 16.当要安抚员工时,无情的牺牲你。 17.迷恋细枝末节。 18.一贯正确:面对错误时,总是归咎于他人。 19.疯狂的保护宠物。 20.麻烦刚露头,就把盟友落井下石。 那么,这是我列出了20条,但我相信你自己也有一长串可以写。让我们来听听。 差点忘了,我说了最后会有一个惊喜。那么,你知道我是怎么认识这些不正常的经理的?嗯,不仅仅是看来的,而且有一半是我自己干出来的!至少我诚恳。 作者:SteveTobak 摘自© 世界经理人

2010年2月26日08:00 | 没有评论
分类: 网络文摘

2010年2月5日,方方工作室引进的荷兰建筑师Sybren来上海实习已经快满一个月了,周末主动来找我们吃饭。 吃饭时Sybren突然说上周六在南京东路一个人逛街,偶遇一热情女子,说自己是大学生,要跟他学英语,热情地把他带到南京东路一咖啡厅聊天,期间冒出另一女子,开始点威士忌,聊天后结账时,店主给了RMB7000的账单。Sybren当时只点了一杯咖啡,然后这2个女子就跟Sybren说这个店有问题,就跟店主争论压到RMB 2000,然后自己主动拿出600元,还一直跟Sybren说Sorry不小心进了这个特别贵的店,实在没钱了,于是我们老实的荷兰小伙子Sybren就只好拿出RMB1400元付了帐。我一听这个故事就说,奇怪了以前南京路不是出过这类骗子冒充女学生宰外国单身客人的事么——大家可以看看2007年上海新闻:"真锅"咖啡店雇“女大学生”拉客专宰外籍游客,没想到还有发生,也就发生在我们自己的学生身上啊!我就跟Allen,陈粱,Sybren说:我们饭后就去南京东路帮Sybren跟骗子PK去!Sybren还把那个骗他的女孩子的手机号码给我了,我打了几次,不是忙音就是不接。 饭后近22点,一行4人在Sybren的带路下,很快找到了他被骗的咖啡厅——位于南京东路585号上海旅游商厦7楼的景观咖啡厅。我们上了7楼,发现咖啡厅没开门,一片黑暗中门口的凳子上坐着个伙计。我问他是不是咖啡厅的工作人员,他说是的,我问他要老板的电话,他问我为什么要,我就明说我是来替被宰的外国人声讨的,他说跟他没关系,他只是看店的,然后也不肯把电话给我。我们一行人就跟这个伙计说:你要是不给电话,那我们只好报警了,他还是不肯给,于是我就拨通了报警110。 110让我报所在商厦的具体地址,我在楼上不知道号码,这个伙计当然也不给我们,我就让Allen和粱仔看着伙计别让他跑了,然后我和Sybren下楼去看具体地址。在楼下看清了地址继续报警后,等了10多分钟2个男女警薄雾浓云愁永昼察姗姗来了,女警20多岁年轻些,男警大概50多岁。等警薄雾浓云愁永昼察期间Allen给我电话,说发现咖啡厅老板其实就在里面,已经出来了,所以我看到警薄雾浓云愁永昼察很高兴,就跟他们说赶快上楼去找店老板,别让他们跑了。可是这两个警薄雾浓云愁永昼察一开口就泼了我们两个一头冷水,女警薄雾浓云愁永昼察说怎么过了这么久才报警啊、如果有问题应该找黄浦区工商局反馈、外国人买单应该看菜单价格是否相符.......男警薄雾浓云愁永昼察则说好好的外国人干嘛去跟不认识的人喝咖啡啊、没有凭据没法管的.......总之,这两个警薄雾浓云愁永昼察对我们要赋予他们的麻烦推卸出去意图非常明显。我就马上打断他们,说老板就在,你们来了难道不想去了解下怎么回事啊? 从进店到电梯,我就一直在和这两个警薄雾浓云愁永昼察斗嘴,Sybren看得一脸迷惑,男警薄雾浓云愁永昼察又在电梯强调没有凭据是没法管的,我说:我又不是找你打官司,是有人诈骗,要什么凭据啊,而且就是因为是诈骗,所以才当时没给凭据。Sybren当时付的是现金,所以基本没法证明事实,但是他就是被骗了才来报警,你们起码应该来调查下吧?然后我就抬出世博会来——问他们世博会到了,是不是觉得这种事没什么了不起的?还好电梯很快就到了,否则恐怕我跟警薄雾浓云愁永昼察们在电梯里就PK起来了。 上了7楼,这次咖啡厅不再是黑乎乎的,老板殷勤出迎,警薄雾浓云愁永昼察们走进去,老板一伙人们明显比较慌乱。然后我看到警薄雾浓云愁永昼察只是在转悠啥也不说,我就马上说:你们干嘛骗我们外国人,宰他1400元,没想到老板一同伙做贼心虚,自己主动说上周六也就一笔账是1400元,然后就把账单交给我们看了。我心中窃喜,两个警薄雾浓云愁永昼察也很诧异的样子,他们在看单子的时候,我看到老板已经在数钱了。这个时候老板就试图要跟我套近乎了,叫我去坐着谈什么的,我们断然拒绝了他,我就问他你干嘛宰人,他就拿出自己的菜单来,证明自己都是明码标价的。当我问他是否有经营酒类的权利时,他就拉下笑脸,质问我有何权利要跟他索取营业执照看,我当时也马上就沉下脸,说:“你给我少来这套,现在两个警薄雾浓云愁永昼官在,你自己有没有猫腻大家都明白,你想赖么,这种宰外国人套路谁不知道啊?又不是南京东路第一次了!”,那两个警薄雾浓云愁永昼察就一声不吭在那里看着,等我们自己私了的样子。那个老板也有点慌了,就问我要什么,问我如果把1400元退给我是否就算了,我也不答应,就说我不知道要什么,我就听警薄雾浓云愁永昼察的。那两个毫无正义感和职业道德的警薄雾浓云愁永昼察们就一直不啃声,结果我看现场不可能指望他们支持了,就让Sybren拿了钱签收了,期间这个老板一直试图跟我们和解,问我是否满意,能否不要继续追究?我就一直说——我不知道,我听警薄雾浓云愁永昼察的。Sybren收钱后,女警薄雾浓云愁永昼察就跟那个咖啡厅老板说他们不是管这个片区的,让他周末到警局去备案,也轻描淡写地警告下该老板,说已经快世博会了,不可以再这样干了。我心里当时就琢磨想,这警薄雾浓云愁永昼察都tmd是不是警薄雾浓云愁永昼察啊?是不是跟这老板有啥猫腻啊,怎么对明明白白的宰客老板这样宽容,明明发现他做了违法事也不抓去做个笔录啊。我就偷偷叫粱仔记下他们两个的警号,做好日后申诉的准备。 从楼上下来,Sybren对于自己失而复得的钱很开心样子,我们3个人也都觉得很有成就感,都没想到事情这么容易解决了。 记录这个故事,因为有如下莫道不消魂体验:1. 对于解决问题要Be persistent:这件事看来很顺利,但是过程中其实麻烦很多:见不到老板、没有证据、警薄雾浓云愁永昼察不配合....解决问题,特别是比较难的问题,必须能够坚持住,不被那些看来很negative面所化解,那样才能真的获得最好的解决方案。 2. 对于逻辑不符事宜要自己检查:开始看到伙计坐在电梯口黑暗中,我就觉得不正常——一个人没事情坐在门口干嘛,当时因为伙计说老板不在,就在犹豫是否下次再来找老板,但我心里暗想,既然已经打草惊蛇,就不能在马上撤离。事实证明那个伙计坐在门口是很不正常的事情,所以只有搞清楚逻辑问题,才能真正发现机会。 3. 对于比较麻烦的事情最好群体大些,帮手多些: 试想我们要只有2或3个人,我们就没法同时协助看住伙计、报警等事宜,所以如果是预计比较麻烦的事情,鉴于一个篱笆3个桩、一个好汉3个帮的原理,人多些总归好很多,起码气势上也强很多。 以上Story仅供大家参考,欢迎转载。此外曝光下南京东路上冒充女大学生的骗子手机13472585026,欢迎大家协助调查。

2010年2月8日08:00 |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