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 的存档

方方工作室发起的大学生公益培训营简介,参见人人网内简介http://blog.renren.com/GetEntry.do?id=431603281&owner=245821975

2009年11月30日08:00 | 没有评论

很多人的职业规划和人生目标立项,设立为实现自我。现实中我却看到凡是进入这个误区的人们,非但不能实现自我,还常常人生遇到下面的困扰: 虽然非常努力却饱受挫折不被人认可,于是感叹人生无常 虽然富有才华却处处得不到赏识,于是感叹自己怀才不遇 虽然取得成就却仍被人说长道短,于是感叹人心叵测 虽然是团队核心骨干却屡屡被排斥,于是感叹嫉妒伤人...... 这些感叹大家肯定常常从周围的人甚至长辈那里听到吧?其实这都是把人生目标设立为自我实现者常常会遭遇的。希望实现自我的人们,心中有一幅未来蓝图,那个中心就是自己,在这幅蓝图的实现过程中,会发生: 1. 自信不断受到打击,被迫不断调整自己对自己的预期,对自己容易高估或者低估 希望实现自我的人,其实是想在他人眼里获得一个更圆满的自我,这种想法其实是没有一个坚实自我肯定的自信心建设体系造成的必然结果。中国人的自信心,在长期被教育系统、家长和中国文化要求谦虚压抑个人主义发展的环境下,大部分都很弱,高半夜凉初透考更是每年谋杀大批落榜年青人的自信心,就算考上大学的学生,也被名牌和非名牌大学系统深深影响着。大部分中国大学生,都是根据自己的成绩、竞赛表现、身边他人的外在肯定来建立自信,判断自己是否优秀,所以中国大部分大学生都觉得自己是nobody,少部分精英觉得自己是somebody,还有少部分跟不上体系的就彻底放弃了自己,沉迷于那些让自己感觉良好的电脑游戏或者其他玩乐。于是树立人生目标为实现自我,成为大家羡慕的金字塔尖名人,或者至少是身边人羡慕和追随的对象,成为大部分学生必然选择。 然而现实是:社会是人的构成,既然实现自我者选择了要和身边的大部分人PK来获得自信,他们的自信心就必然不断经历遇强则弱、遇弱则强的过程。社会又是个互动的环境,选择了身边人PK,意味着也会激发身边人的斗志和不安全感来对抗,于是希望实现自我的人会很容易招致身边他人的打压和不满,因为比他们厉害的身边人会觉得他们能力不如自己——态度也许还好些,而输给他们的身边人就会努力争取再下次战役中获胜,甚至也许采取厚黑学暗算他们,毕竟没有人喜欢输掉的感觉。可以说希望实现自我的人对团队基本上起了破坏的作用,因为他们试图在团队中分出胜负,这其实是破坏了角色合作的团队精神。 实现自我为目标的人如果证明为团队中最优秀的人成为leader,也会失去了团队的喜爱和尊重,因为团队的成员没有人会喜欢自己做输家的感觉;实现自我为目标的人如果证明只能做团队成员不能做leader,也一般是团队中破坏人物,因为他们常常不断试图利用团队leader的错误机会来给自己找感觉,或者永不放弃自己努力来证明自己会更强更成功。这些人甚至不在乎团队的业绩,是否能够生存,而只在乎自己能否赢,团队精神和这些人的人生目标其实是矛盾的:如果团队需要这些人牺牲来成就更大的事业,这些人是不可能做到的,因此以自我实现为目标的人从来无法真正融入团队,他们常常是指挥不动员工的老板,或者是在老板背后说坏话的员工。 我今年去美国培训,在明尼苏达州参观了一个大学校园多年历史的服务组织,负责协助这个州全部大学学生的就业培训和交流服务。这个组织做得很好、获得政府很多的拨款,他们的Leader是哈佛博士,当我问这个Leader:美国的每个大学都应该有自己的协助就业和交流的部门,如果他们都做的很好不需要你们的服务,那么会不会成为你们这个组织的竞争?这个Leader说: 如果那样的话那就太好了,那就证明我们这个组织不需要存在了,我们可以去做其他社会需要的事情。其实每个组织并不是一定需要存在的,他们的存在就是为了解决现在的体系不能解决的问题,如果没问题了,那就证明这个组织的使命完成了也不需要再存在了....... 我当时很震惊,我在中国看到那么多企业和NGO,个个Leader都是要把自己的事业变成全世界、全行业第一,如果发现市场需求收缩了,少数能转型,大部分却是商业技巧花样百出来试图振兴自己的组织。我第一次看到一个组织Leader有这样的价值观:他们根本不在乎自己的组织是否知名、历史悠久、影响力多大,而是目标在于了解和满足的社会需求,把自己使命定位于满足需求,甚至很高兴如果自己的使命就是结束自己的事业.......我想这也是希望实习自己为人生目标的人们需要反思的,我们都知道历史上多少平民百姓努力实现自我成了皇帝,最后也没几个能够维持住超过500年的王朝,我们也知道又有多少精英不择手段曾经名利双收、权倾一时,最后也只是身败名裂或者是很快被淡忘,但是我们现在却跟他们一样把实现自我变成自己的目标,我们中有多少人能力能超越这些曾经的枭雄?我们就算取得跟他们一样的自我实现成就,他们难道不应该我们的反面教材,应该让我们思考是不是我们从一开始就立错了目标么? 2. 不能真正尊重他人,乃至变成势利者   人生目标设定为实现自我者,心理永远藏着一把尺子,通过比较自己和他人的差距,来形成自己的快乐和动力的源泉。西方有句谚语说:一个人的幸福就是比邻居多赚一元钱,可见这个问题是东西方共存的。 我常常参加一些重要的社交商业会议,一般我不大喜欢参加特别是中国的社交会。在那个寒暄的片刻,在互换名片的时候,我看得出很多商人用心里的那把尺子量着他人地位、权势、资源和金钱,然后根据他人与自己的比较结果来选择应该奉承还是应该倨傲,虽然我在很多时候能够赢得奉承和尊重,却很不喜欢这种感受,我想不止我一个会不喜欢这种社交,还有很多大学生肯定是被量得低到了尘埃里去,就更是自信心被打击到。当参加一个很多希望实习自我者的社交仪式的时候,那就是典型的名利场了,很多人为了让别人更看得上自己,还要开始吹嘘自己,于是一个虚假的怪圈形成,人人之间很少有真正的互相尊重,而是互相利用的势利关系合作圈形成。 一个本着实现自我者,会非常乐于和比自己成功的人打交道,并且全心全意追逐和成功人士的接触机会,认为这才是帮助自己走向成功之路的捷径。我就看到有若干大学生,非常勇敢的追逐成功人士,把人家的话奉为金玉铭言,还拿来炫耀给身边那些没机会接触的同学。还有甚者,就是每天听到名人的不同言帘卷西风论,不思辨来分析对错,而是根据名人背景好坏来取舍。这类年轻人在遇到名人时表达出的五体投地,让我替他们感到惭愧,一个人的灵魂精神自由,那么容易就输在了名利地位的面前,是人性悲哀。而且事实上,那些成功者也不见得会尊重这些附庸者——品行良好的成功者本来也不期望别人投诚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品行不好的成功者身边早围满了附庸者,一个学生对他们而言也是无足轻重。我在此鼓励各位同学,不要和这类追逐名利者的同学多打交道,他们沾沾自喜的那些名人关系、联系机会其实对每个人都是很容易做到的,而他们试图来跟你炫耀的成就,更是对你精神毒薄雾浓云愁永昼品的诱惑,让你未来也走向势利之路,而大部分自我实现的势利者,也很难守得住自己的成功。 我觉得自己很幸运,在工作早期就看到过不少那些金字塔尖的人昨日风光无限,明日成为阶下囚或者身败名裂,这些不断促使我反思,应该如何和他人建立合作和交流关系。我也看到很多开始默默无闻什么都不是的大学生,如何在数年后成为行业精英,让我更坚信,人的力量应该不是靠现在拥有的资源和地位来决定的,而真是取决于心灵的力量和执行能力。(待续)

2009年11月28日08:00 | 没有评论

我一直认为:一个国家最重要的两大民生,一是教育,二是医疗。 教育是一个国家未来可持续发展的基本要素,国家是人的集合,只有人通过教育提升了素质,国家才有真正的竞争力。少年强则国家强,但中国大学生每年近30%失业,大量中国企业找不到人才,每天中央在抓经济转型、可持续发展,却没有做好教育——教育不能帮助人才的观念转型,何来经济的顺利转型?所有努力都只会变成口号! 如果我是新上任的教育部长,我要首先解决以下三个重要问题: 1. 厘清教育的目标到底是什么? 现在的教育参与主体——学校、老师、家长和学生,在教育的目标根本不一致: 学校追求的是升学率、学校形象、产业化提升(不少学校居然还有征地办公室); 老师追求的是学校考核成绩、个人升职、少些差生对自己的拖累和麻烦; 家长追求的是自己孩子的成绩、能力、毕业后就业赶超其他同学,甚至不少也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 学生追求的是考试不要太难、成绩不要太差、功课不要太多、老师和学校不要管太多...... 教育本是教书育人的根基事业,本该是帮助一个懵懂的孩子成为一个有梦想、有潜力、有学习精神的文明人,但是现在的教育参与主体,无论是学校、老师、家长还是学生,都已经偏离教育的初衷,只为了自己的利害关系而努力追求,在这种体系下生存的学生,最后变成没梦想只爱利益、没潜力只爱投机、没学习精神只爱攀比的功利人,也是必然。 中国的教育参与主体们,怎么会齐心协力造就一个扼杀人才的系统,这是值得教育部反思的重要问题。现有的高校评估、高半夜凉初透考体系、分数考核体系,推行的素质教育、思想道德教育,都已经证明在人才培养方面是个失败!这些体系非常不能帮助学生成为人才,还造就了中国学生的几个通病: 1)没自信: 在一个从小就被比来比去的体系里长大的中国人,会因为经常被老师和考试给予的挫折变得很缺乏自信。表现在害怕尝试新事物——因为害怕犯错,很难团队真诚互助——因为害怕批评他人和被批评缺乏深入交流。 西方人从小就被教You can be whatever you want,被鼓励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中国人从小就一直被问你是班里第几名,没人在乎你喜欢什么。高半夜凉初透考制度更是一把可怕的尺子,把一半的中国高中生量出个人生分水岭,甚至扼杀一个人一辈子对自己是个人才的信任,还居然一直有人认为高半夜凉初透考制度不错,因为发现名校学生素质比普通高校好,其实我发现就是因为赢得高半夜凉初透考的学生就是比较自信,能够敢于尝试和犯错而已。 2)没创造力: 创造力不是靠考试背书能得到的,而是需要兴趣培养和out of box thinking。创造力不仅是种能力,更是一种敢于突破现有体系约束的思维和行为习惯的必然结果,所以创造力不能被衡量,而需要被松绑和积累。一个功利的教育系统,必然会扼杀学生的创造力,因为这个系统需要的是可以比较和管理的指标,而不是无法衡量的创造力。 3)缺乏批判思维: 批判思维是一个人学习能力的基础,从小被填鸭子考试的学生,已经在大量的知识填塞中丧失了逻辑分析能力。如果允许学生质疑,恐怕我提出的这些问题,早就被提出和解决了。不允许学生质疑,维护住了教育部的权威堡垒,代价却是中国没有批判思想的人才,看看那些花了很多钱和资源造就的被普遍嘲笑的中国大片,就知道知道什么叫荼毒无穷。精神从来不是靠物质进步来推进的,而是靠批判性思维人才来推进的。 4)缺乏学习精神和社会责任感: 现在很多企业和职业人都说大学生能力不行、没有学习精神和责任感,其实建议让这些社会人在大学里待个一学期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你会被淹没在一大堆毫无意义的知识中,或者是被淹没在一大堆毫无意义的考试或者其他学校规定的事物中。还有如果你有点什么事情需要学校帮助,比如开个成绩单、做个什么社会活动,基本上得不到支持还有很多麻烦。所以在现在的大学里,没有逆来顺受的心态,你会根本呆不下去,最后硬是把一个个精英变成了缺乏学习兴趣,跟着老师变成对社会责任感麻木的人们。 中国是13亿人口大国,虽然现在成了全世界的经济第2大实体,但如果和欧美人比较下:同样的劳动付出,我们的收入只有他们的不到1/5,就知道我们还落后得太多。中国不缺人,却极度缺乏有自信、有创造力、有批判思维、有学习精神和社会责任感的人才——中国教育部如果不能起到这个作用,还不如改成卖电脑的,给每个学生一套终身题库,让大家按时学习、考试就好了,何必让所有体系内的人都那么辛苦呢,其实现在教育的效果还不如电脑教育呢。 2. 厘清教育资源该为谁服务? 温莫道不消魂半夜凉初透宝总理一直在说要让所有学生上得起学,并且政府和社会都在努力互助地推行救助政策:大学生助学贷玉枕纱厨款、修建希望工程小学、民工学校......可现实是,没有钱的学生也许还能上学,但总体在新技术和技能的学习方面肯定不如有钱的学生,比如英语学习、电脑学习,这两项都是需要一定经济基础支持的技能,却因为没有合理的教育资源分配,让很多穷学生到进了大学都不敢开口说英语,因为他们所在地的老师都不会说英语,也让很多穷学生更容易沉迷于电脑游戏,因为心理学规律是:青少年越晚接触电脑越容易上瘾。 中国教育部1998年就全年教育投入近3000亿,根据教育部的数字1998年教育人口约3亿,人均教育投入每年1000元。中国教育部网站上到目前只公布了1998年的总教育投入,2008年多少数字还很难查到,肯定远远多于1998年的1000元,那些投入落实到每个学生头上又有多少呢?看看全国到处兴建的大学城,还有每年不断增长的学费,你就知道大概了!我就来拿985大学拨款来举例: 1998年国家985拨款:清华、北大各18亿。清华总学生数有3.3万人,每个人平均可以分到5.5万元,如果这些钱大部分能用来帮助学生,清华的每个学生都可以得到免费的食宿、电脑,加上海外交流一段时间都够了。不止清华,每个985大学都是如此。如果我是教育部部长,就该调查下自己每年的拨款有多少直接用于应该被资助的学生呢?如果有人反对说,学校、老师都需要用经费啊,那就应该让教育部重新考虑下,你是为谁服务呢?难道学校、老师乃至教育部都不该是为学生服务么?难道把钱给老师、学校来使用一定好于让学生和家长自己来使用的效果么?每年庞大的财政补贴,应该通过审计公布在教育部网站上,不应该连查个2008年的教育投入都根本查不到,所谓透明就产生公正,否则无论是胡东篱把酒黄昏后主席还是温总理,怎么关心、鞭策、加钱都是没有用的! 3. 厘清教育参与主体之间的关系,促进教育和谐? 现在的教育参与主体——教育部、学校、老师、家长和学生之间非常不和谐。教育部的考核让学校怨声载道、学校跟老师之间起矛盾、老师被学生追杀、家长和学生之间不能理解,所有教育的参与主体,都是站在自己立场上的利益矛盾体,所以教育系统非常不和谐! 根据第1条:厘清教育目标后,教育参与主体——教育部、学校、老师、家长和学生本来就是一个团队,本来就该有一个共同的目标:为中国的未来更多培养人才、减轻家庭的负担、提升中国竞争力持续发展,那么教育部就该义不容辞地承担起统一教育目标、促进教育和谐的任务起来,就需要好好研究下: 教育部的目标是怎么会变成只为统管好学校了? 学校的目标怎么是会变成只为统管好老师了? 老师的目标怎么是会变成只为统管好学生和分数了? 学生的目标怎么是会变成只为混个好成绩了?家长的目标怎么是会变成只为孩子有个好工作了? 厘清这些问题,不只是再让专家相关人员开会解决得了,相信之前的教育部开会也够多了,过去的体系和工作方式也证明了没法解决这个问题。中国是个太大的国家,很大的问题就是作为教育部官半夜凉初透员,往往没有通道去真的了解和体恤现实问题,所以建立一个反馈机制也是非常重要,现在的web 2.0社区那么发达,作为教育部官半夜凉初透员,建立一个反馈体系,并且能够不断促进最后受益者——学生人才的参与,也是非常重要的。所以作为管理人员,更重要的是去outreach那些没有途径和信心来反馈的声音,而不只是继续听身边附和的声音,最后让这些问题存在从来没法真正解决。 虽然我还不是教育部长,作为一个在教育行业旁观很久,也作为一个家长,真心期望新任的教育部长能改变现在的教育现状。教育系统积疴已久,正是变革的好时间,让我们拭目以待!

2009年11月1日08:00 | 1 条评论
分类: Fanfan随笔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