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 的存档

因为爱因斯特的工作,我接触了大量中国大学生,我个人发现,99%都是可造之材,无论他们的学校、专业、英语能力、计算机能力,甚至智力。大学生就业难的问题不是因为学生个人的就业意愿不够,也不是因为教育体系出现偏差后的个人潜力不够,而是因为现在的就业体系——或者说现在的雇佣单位——公司、事业、组织等各个单位的管理体系以及管理人员无法吸纳这些有意愿和创意,却没有合适的技能的大学生。关于大学生就业难的看法和探讨很多,我就不再论述了,还是从我个人看到的角度,来谈谈中国大学生就业问题解决方案的个人建议吧。 对于2009年应届生和之前已经毕业的,无法找到很好就业岗位的大学生,可以采取以下措施: 1、全国开展非营利性的大学生求职中心:课程+咨询+见习 90%的大学生都不会写一份合格的简历和个人求职简述,个人定位也十分模糊。作为雇佣单位,即使很需要人才,也不会雇佣这些连简历都写不好的大学生。从我个人经验看,只需要大概1-2天的课程,加上1-2次的个人辅导,就可以帮助大学生找到自己的定位,了解自己的问题所在。而在全国的企业、组织甚至事业单位,只需要5天的时间,也足以让一个学生充分了解自己的未来工作环境设想和人际交流的缺点。 目前很多大学、政府机关都在试图做就业辅导,但是事实上如果不是自己有商业、企业管理经验的人去做相应的辅导,基本上是效果不行的。中国大学生的就业能力是很特殊的缺陷,问题也出得差不多,很多企业的管理人员都不知道如何与这些8090的人打交道,更别提去改变这些大学生在近20年的教育系统里形成的巨大行为偏差。 目前也有很多商业机构试图做就业辅导,因为商业机构是以盈利为目的——中国较恶劣的企业生存环境,会使得就算是著名企业家开办的商业机构,也可能因为运作的压力,或者牺牲质量,或者就是收费高昂,结果就是或者学生根本学不到什么,或者就是没有钱的学生得不到高质量的服务。 在这种情况下,建设非营利性的大学生求职中心是最好的选择。为了保证非营利的大学社会求职中心是高效而且受益面最广的,这些中心必须向社会公开竞争参与。而且为了鼓励这些中心良好运作,应该采取政府补贴+运作者自筹的方式来做,政府补贴可以金钱、场地免费提供或者政策支持等一系列措施来实现,而运作者的经费可以从学费、企业赞助等方式来解决。并且这些中心必须构建监督反馈体系,即让参与的大学生和企业的反馈满意度,来实现未来的不断运作改进。政府也可以根据这些反馈来不断调整自己的资金投入。 目前每年大概有30%的大学生找不到工作,就是200万人的就业很困难,如果每个人补贴1000--5000元/年的培训经费,政府需要支付20亿到100亿的经费,在目前也不是很大的数字。但关键还是如何把投入落实到位,以及如何保证公开透明的承办机构甄选机制了。 2、鼓励帮助大学生就业的各类志愿者组织和机构的发展 现在的很多大学生就业中出现的最大问题是,缺乏责任感和社会经验和人际关系意识。因此开设周末志愿者活动,让大学生能够进入社会,做有益的事情是帮助他们看到自己力量的重要方式。现在很多的大学都有社会实践环节,但是据我观察基本上效果不大,很多老师也没时间和精力开展类似的活动效果管理和调研。 我觉得最好的办法,是让中国各个志愿者机构、包括政府的机构申报自己的志愿者的就业比例,一般对志愿者培训多、给出的机会多的组织和机构,是大学生应该优先考虑的对象。因此在这种方式下,估计更多的大学生志愿者活动开展,政府拨款奖励那些对大学生就业有极大帮助的组织,是非常重要的措施。甚至包括大学生本身,也可以鼓励发起这类志愿者组织,进行同学之间的互相救济,政府可以在各地设立专门允许这些志愿者组织登记和考评的机构来申请参与,并且鼓励这些组织和机构提升自己的管理能力,让大学生以积分方式进行参与,也让其中对社会贡献大、对大学生就业能力有帮助的组织得到有效的支持。 3、大学生创业模式的国际资源和风险机制引进 大学生创业是现在各地的热点,一般是政府出资+学校推进的方式在做。从目前的教育实际情况看,大学生创业能力较弱,主要是源于商业意识和社会经验的不足,即使大学生只是有创业意愿,拿了政府和学校的钱最后失败,大部分还是毫无效果,还是大学生自己的瞎折腾。 目前大学生创业能做的也就一般是科技发明应用和商业新idea的实践,中国大学生目前所处的环境,并不会真的有巨大的发明创造容易产生,也不会有很多深刻的商业意识创新,所以要帮助中国大学生创业能力提高,让创业成为解决就业的问题,应该引导他们进入新的服务业,这方面的提升,应该依赖国外资源的引进,因为国外的服务业创新和运作理念是比较成熟的,很多现有模式也完全可以引进中国进行开拓和发展。从这个角度而言,中国政府可以设立外国专家基金,专门鼓励外国的企业家和公司到中国来开设和中国大学生而合作的新型服务企业,据我了解,因为经济危机,现在很多国外公司和企业家,都开始关注中国的经济增长热点,但是苦于不了解中国的政策和语言不同,造成他们不敢贸贸然进入中国。作为大学生,在衔接国内外的信息交流和新的商业模式探讨、实践,是最合适的人群。 鼓励大学生创业的国际资源引进,必须鼓励国外的中小服务企业进入中国,因此中国大学生可以在这些企业的前期进入中国时,帮助做好大量的调研和沟通工作,也成为未来这些企业进入中国的第一站。关于引进资源促进就业的实践方式的建议包括: 1、联系海外对希望招募中国大学生的高校,帮助他们构建中文网页,这些需求是非常巨大的。 2、联系海外的非营利组织和商业服务机构,帮助他们收集中国的信息情报,作为他们的企业进入中国的前期决策使用。 3、联系海外的政府机构,建立合作关系,鼓励大量企业家到中国来看创业环境,让大学生做接待,也可以促进很多商业模式创新的开始。 4、政府出经费邀请大量国外的企业家志愿者(刚退休的最好)到中国来做大学生的就业指导顾问。 引进大学生创业的风险机制也很重要,现在很多政府的拨款是审批制,风险有资金管理人员而不是大学生本身承担,在这种情况下,很多创业最后没有真正发展学生的企业家意识和精神。还有些拨款则是要求学生自己拿钱出来匹配,那么也造成很多根本没有钱的学生没有创业的机会。建议应该是让大学生领取贷玉枕纱厨款的方式获得这些资金,并且建立信用逐级扩大的方式,即先只批小额贷玉枕纱厨款,运作成功后的第2年开始组建放大额度的方式,这种才能真正扩大受益面,减少大学生创业的风险。这种小额贷玉枕纱厨款的模式在联合国的很多非营利项目里都证明是很成功的,但是政府必须要培养一批有经验、负责任的放贷员,这个可以和把这些权利和风险绑定后,交给银行或者企业来运作。这种方式也可以交给外资银行来做,目前外资银行是非常鼓励小额贷玉枕纱厨款的,而且外资银行的成熟评估体系,能把海外的一些好做法运用起来。 4、定期设立大型公益就业讲堂、书展和企业/个人界面的交流活动 现在校园讲座非常多,五花八门,讲课的人有企业家、专家教授等,大学生听到的信息非常杂乱,不知道该听谁的,也不知道该遵从那些。从这个角度而言,帮助大学生屏蔽无效信息,提高自己的分辨能力,对大学生提升个人的就业求职能力非常重要。 从这个角度而言,政府如果能够推出一系列对于大学生就业有贡献的企业家、专家教授来讲课,而不是只是请名人、名企业家来做讲课,是对这类人群的肯定,也会帮助名人、名企业家把精力放在做公益而是展示自己的方面上。政府应该建立一套评估体系,根据这些名人、名企业家对大学生的接触数量、做过的公益事业的总量进行了解,一般而言,也只有经常和大学生接触的企业家才能真的给出有效的措施。此外,这些专家可以采取大学生推荐制度(如规定必须是50人以上推荐),以保证能够给出真的有效讲座。 在讲堂同时,政府购置评价较好的大学生就业丛书进行赠送、并且举办企业的自我形象展示会也很重要。现在的大学生都好像没有谈过恋爱就得结婚的人们,所以大部分就业后都不大幸福,企业和学生的交流界面目前就是直接的求职招聘,也造成学生无法了解企业真实需求的情况。因此大学、政府应该推动开设公益的就业需求展,让企业展示文化、用人需求等等内容,让企业的经理人和学生在一个友好的、非甄选性质的状态下进行平等交流,这有助于减少招聘的巨大浪费现象。在这种交流会上,设立分会场进行企业人才需求的讲座,应避免功利化的招聘接触,也有助于减少大学生的就业恐慌心理。 大学生就业是个很复杂的工程,其实做好了,其中也会有很多商业机会,因此从这个角度而言,如何合理引入系统机制,把政府的投入变成有效的人力资源的质量和数量增长,也是非常重要和长期的工程。 打破垄断、引入市场反馈机制的非营利组织、引导政府资助投入,已经充分引用国内外资源,才能把危机变成商机。

2009年1月9日08:00 | 3 条评论

教育和医疗,是中国投资、垄断的最后两个领域了。我的个人经历有幸让我涉足了这两个有关民生的重要领域。教育系统的问题跟医疗不同的是,医疗出了问题容易被发现,而教育出了问题,却是慢刀子割肉,等你发现自己的孩子被教育体系糟蹋得找不到工作、出现心理问题以后,你还不见得知道是教育系统的问题。 地球平了、中国要国际化了、竞争走向世界了——这一切美好的愿望,没有合适的人,都是白搭! 如果你问问现在人们中国的教育系统到底是什么不好,无非听到:教育不公平、教育投入不足、应试制度不合理等等,而我深刻认识到中国教育的问题在于: 1、扼杀人的自由精神 作为一个进入全球化再也不能独善其身的国家,我们需要大量有社会责任感、富于创造力的人才。承担起输送这些人才的教育体系,却成了一个庞大的机器,只负责把人压成一个个相似的模块——没创造力、缺乏实践精神。 我们的教育系统再也不在乎学生是否成才,而只关心学生考试是能否通过,未来能否找到工作; 我们的教育系统再也不关心老师是否授业解惑,而只关心老师能够做好考试辅助工具,能否帮助学生通过考试; 我们的教育系统再也不关心管理者是否积极进行教育理念的体系探索,而只关心体系内的学生教师能否完成既定的考核指标; 教育系统里的每一方都是受着扭曲压力的不快乐一方,学生没有学习的兴趣;老师没有教书的乐趣;管理者没有管理的乐趣。 没有自由的教育体系里,教师和学生之间不再是启蒙者和学习者的关系,而是捆佳节又重阳绑在一起通过从小学、中学到大学无数考试的伴侣,用无数的试题互相折磨—— 引发大量的作弊现象,成为反抗不合理现象下的品质两难:如果遵守体系,将是彻底扼杀学生的自信心,如果不遵守体系,就得放弃学生的诚信品质; 引发师生间的隔阂,成为青少年在成长历程中的人际关系两难:如果尊重老师,将要求学生作出大量应试时间的牺牲,如果不尊重老师,对青少年的成长历程何其艰难,本该互尊互爱的师生关系,成为很多师生的心头痛,学生把长期压迫的心理宣泄,造就了一幢幢杀师的恶例; 引发大量的协调管理浪费,成为学校管理宗旨的两难:如果不管理,学校在各类风险下不堪一击,声誉岌岌可危;如果管理,学生、老师和家长的怨言,让管理者成为众矢之的,每个出来的好意的管理措施,都成为攻击对象。 在中国经济高速发展、需要大量人力补充的时候,我们却存在着大量企业发展缺乏人才、大量大学生毕业找不到工作的两难境地。被中国教育系统标准化生产出的不合格的产品,是家长、社会大量成本的巨大浪费,中国制造可以成就对外贸易经济的繁荣,在全球经济发生时,却不能赢得全球化人才的竞争。 作为一个人走进社会,受教育不仅仅是让她/他会写字、默诵知识,而应该是赋予其探索社会并且为社会贡献价值的能力,没有自由精神的人,不能思辨、不会富于社会责任感,他们只是社会的高级工具,不能成为国家的栋梁。 2、扼杀人的学习能力和兴趣 如果你看到很多学生对学习没兴趣,只喜欢玩游戏、网络聊天,你不要觉得世风日下、年轻人缺乏家庭责任感、对家长不够体恤。 如果让你从小学1年级开始每天大量反复抄写、背诵类似的语文词,小学3年级就要数那些大人也数不清的方块面积、数量,还有每天背诵大量自己都不知道干嘛用的英文词句,你会比他们更渴望能够打打游戏、聊聊天散心的。 现在的教育系统把学习变成了恐怖的意义,学习等于大量背诵+默写+练习+考试,把一个个活泼可爱的孩子变成惊恐的考试工具,考试成了悬在老师和学生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分数是获得老师表扬、家长赞赏的唯一重要的手段。无论成绩好还是坏的学生,都在一次次比拼中逐渐丧失了对其他人生中丰富多彩事物的个人兴趣。应试体系因为是非开放式的考试方式,大部分学生脑子里被塞满了固定的答案,变成一台台不会自己思考和探索的电脑反应模式——存满了各种答案,却永远不能解决生活中那些从来没有最佳答案的实际问题。 现在老师、家长常常说——我们知道教育体系有问题,但是我们也没办法,只能指望学生能够尽快通过这个难受的过程,早点进入大学就好了。这种对终端的不现实期望,是一种掩耳盗铃的态度,当一个有巨大潜力的人才被长期压迫成没有用处的人后,再重新指望启发个人的潜力,是非常难的,委屈一个人的生命来成全一个扭曲的体系,是何其的残忍,更别提是数千万的生命的压迫和扭曲呢? 学习就等于把知识背出来在写到纸上么?真正的学习能力来自于人的兴趣、探索和总结的循环,一个婴儿从环境中获得语言表达、行走的兴趣,用自己的嘴、手和脚来探索未知的世界,是极大的乐趣,而一个学生,被剥夺了学习的兴趣,就是剥夺了灵魂,没有思考的乐趣,没有多样化的价值观,即使拥有MBA、博士的光环又有什么意义呢?作为人,被剥夺乐趣太久之后,未来也会成为剥夺他人乐趣的工具,受过教育的人不能让世界更美好,不能以让更多人活得更好为自身责任和乐趣,是中国教育的巨大失败。 3、扼杀人的批判思维能力 应试教育不仅仅存在现在数十年,也是过去科举制度的延续。应试中正确答案至上的教育原则,在经历多年应试教育之间PK后,让现在的应试教育迫东篱把酒黄昏后害能力更炉火纯青,也更荒谬。我听说现在的大学考试,学生即使观点正确,因为句序错了也不能拿到分数,而我的儿子在小学考试后纠错时,我问他为什么要这样纠错,他不知道为什么,却强调是老师的要求。 中国人的英语学习现状更是这方面的可笑结果。每个中国学生自小学起就开始学习英语,10多年大学时学习了大量词汇、语法,却很少能够有人真的和外国人对话。大部分中国人从来只是记忆大量的英语词和句的表达方式,却不知道如何探索合适的自己的学习方式和检验语言学习能力的方式。 从古至今,从中到外,社会从来不是靠考试来进步和发展的,我们却培养了一代代热爱考试也只会考试的人。只追求正确答案、没有思辨能力的大量人群,即使可以把古文倒背如流、谈古论今知识渊博,却不会成为人才,只是暴有暗香盈袖民的基础。中国有句古话——谣言止于智者,但是中国的网络和社会却非常喜欢传播谣言,也是大部分人缺乏思辩能力的结果。 那么教育系统如此糟糕,为什么却是越来越坚固呢? 家长角色的缺位使得对教育目标的社会共识没有达成 教育的目的是教书育人,把人培养成才,因此教育的目的绝不应该是让学生成为考试的机器,这一点应该是社会的共识。 目前教育的终端——大学人才的就业问题越来越严重,越来越多用人单位更看重能力而不是文凭,目前大部分企业还把学生所在的大学、文凭作为甄选依据的状况必然会很快改变——职校生目前比大学生更容易找工作就是现象显现之一。教育体系剥夺的人才个性,还将在未来重新显现,马云是当年的高半夜凉初透考落榜生,相信这样的企业家也不会把成绩看成唯一。对教育系统的不满很多来自这些用人单位,也是社会对教育目标的共识构建的重要推动力量。 但指望陷于承载了教育应试体系数十年的学校做自我变革是不现实的,要一个扮演压迫体系太久的角色来做自我变革,更是不可能的,因为这么多年来学校从来没有试图探索一个考试标准以外的人才培养方式,体制的怪圈是学校的生存方式,我个人认为——家长对教育目标的共识没有达成、家长作为教育的主要投资者和监督者,其角色缺位是目前教育目标歪曲的主要原因。 在目前教育体系如此糟糕的情况下,如果你问问家长,大部分是心情无奈却又迎合学校的。因为教育不像医疗体系,家长没有看到自己的孩子立竿见影的压迫问题时,总是觉得既然大家都被压迫,自己也被压迫过来的,应该不会太糟——这种普遍的侥幸心理,造成了教育的主要投资者和监督者的缺位。现在的家长会,大部分是老师训斥家长,或者要求家长配合学校的考试体系,大部分家长敢怒不敢言,因为每个家长都认为——自己的孩子好不容易进了个好学校,如果得罪了老师就麻烦了。 虽然教育不应该是消费关系,但是很奇怪的是,这么多年教育投入不断增长的家长们,中国文化下为了孩子愿意投入一切的家长们,却在教育舞台上没了自己的声音。可以说,大部分家长应该是对自己的孩子最负责的,而这个一言堂的教育体系,剥夺了家长们的发言权,才是变成失去制衡的怪圈的主要原因。 在这个教育体系糟糕的时代,最先被需要启蒙的家长们: 如果学校老师说——你的孩子考不好试就完蛋的时候,你们应该学会说不——如果我的孩子只会考试,那才完了; 如果学校老师说——你的孩子没有学习兴趣,你们家长该操心一下了——你们应该学会说不——我的孩子第一天去上学的时候是非常开心的,学校是怎么把他们变成了憎恨学习的人? 如果学校老师说——所有的学校都是这样的,这种应试教育是没有办法的现实,你们应该学会说不——告诉老师这种不是教育是摧残,学校应该变革,否则我看到其他好的学校马上转学,或者送孩子到国外去,也许我现在是没有办法,但是如果有可能的话,我就一定要救救我自己的孩子....... 学校、老师都不能替你的孩子松绑的时候,作为家长,你必须醒悟、挺色而出,才能引导那些同为家长的老师、教育管理者开始改变。孩子就是我们的未来,教育系统怎么会忍心下手摧残未来的,其实就是家长的委屈求全开始的! 所以当教育系统开始出现问题的时候,应该反省的不是教育系统本身,而应该是那些使得这个系统可以生存发展的人们。2008年我在为教育系统默哀的时候,也想为中国的家长们默哀!

2009年1月3日08:00 | 5 条评论
标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