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 的存档

常常被人问——爱因斯特是什么?爱因斯特到底干什么的?我为什么要参与爱因斯特?爱因斯特有什么好处?..... 在此记录爱因斯特中国办公室的平凡一天——一个组织的剖面,终究不能完整,却希望帮助你了解我们更多。 今天起晚了,地铁没有平日那么拥挤。 ---------------------------------------------------- 拥挤也不一定是坏事---本周一我和venny在4号线上被人群挤得喘不过气,两个人在用英文抱怨时,对面不超过20公分距离的女生说:“你是爱因斯特的老师么?”....这份惊讶啊,谁都可以想象!脑子转来转去搜索内存记忆时,人家说“上次西门子搞活动的时候见过啊,我一直收到你们email信息啊,你什么时候去美国啊.....”第二天我就收到她的来信,是沃尔沃工作的young professional,说一直喜欢和关注我们的活动....爱因斯特也做了8年多了,以爱因斯特的网络之大,在任何地方碰到认识的人也越来越可能...常常听说来申请的大学生在我们这里碰到了中学同学、小学同学,爱因斯特的人缘可真是不经意间相逢的媒介啊....----------------------------------------------------- 地铁空空荡荡,到陆家嘴时在车厢门口碰到Lucas,我们两个在同一车厢坐了好多站居然也没互相看到。 很开心可以有人陪我走过望楼跑死马的陆家嘴绿地,听Lucas说周末准备去个他说不出名字的城市,来自波兰的Lucas是个学生老板,所以2个月里要好好玩遍中国。我纳闷凭他对中国的一无所知,怎么选择去往的城市——原来他还是听其他先来的爱因斯特实习生,周末要去南京、下个月去杭州、北京....他说跟其他外国学生结伴的好处多,坏处也有,就是大家总是意见不统一,像上次去苏州都最后只好6个人分成2个队分头行动。 --------------------------------------------------------- 外国人个个独立得很,去年在我们这里实习的英国学生Kelly跟我一起去杭州,我白天出差她自己跟英国来的同胞们去玩,晚上她气乎乎地回到宾馆,告诉我说一群人在咖啡馆关于去哪里玩争吵了一个下午,结果哪里也没去成....---------------------------------------------------------- 说话之间就到了华能大厦了,在电梯口捡到龚和应老师,爱因斯特忙碌一天就此开始.... 大厅桌上一片狼藉,记载了昨晚关于企业征集材料的brain storming的战绩....把昨晚由两个小朋友帮助下做出来彩页成果打印分享给各位同事——号角就此吹响,要为了今年爱因斯特企业征集开始努力了!在纸上列下中国最受大学生欢迎的名企名字:摩根斯坦利、摩立特、麦肯锡、拜耳、微软、谷歌、德勤、渣打、汇丰.....没有比我们更勇敢的挑战者了! 把企业征集的中文材料给了中国实习生Emma,让她跟哥伦比亚的Milena一起把英文材料做出来。MSN上问Milena今天不做漫画书做商业文件可以么? ----------------------------------------------------------- 来自哥伦比亚的Milena是个很敏感的艺术学生——第一周来就因为3个小时找不到住地、不会问路、不适应中国的忙碌包括不我这个有时候不够耐心的上司在办公室里哭过鼻子.....中国人都喜欢美国文化,其实全世界大部分国家都讨厌美国,特别是欧洲国家。 上周三美领馆搞文化夜活动,我们带了两个来自巴西和波兰的Lucas(碰巧同名)去看美国电影,大部分中国人包括Venny都喜欢那个电影,而波兰的Lucas问Venny能不能问美国领馆官半夜凉初透员——如果奥巴马当选了white house会不会更名为black house,被Venny阻止后,巴西的Lucas则侃侃而谈说巴西的民瑞脑消金兽主制度比美国的优势....结果venny说再也不带他们去美领馆了,吃了人家的批萨还要跟人家捣乱.... 我们崇尚美国文化的简单、直接、经济高效的同时,却没意识到在人际界面的这种简单化常常很容易伤害人——爱因斯特的经历让我越来越意识到在人际界面,作为大部分经理最喜欢的美式简单指令方式,其实很容易造成对员工的情感伤害....你可以说我不在乎——因为我面临压力必须高效交流,但是也会无法了解不能适应这种简单方式的人的丰富内心的机会——也就失去了影响和改变这些下级的机会....----------------------------------------------------------- 11点,中国计量学院国际交流处带队的吴老师一行4人拜访。计量学院是爱因斯特进入中国时第一批合作的高校,彼此保持着很好的关系,却因为双方各忙各的,没有真正把计量学院的学生交流推动起来。计量学院的爱因斯特校友孙君冕在纽约联合国工作,也算是我们双方的共同骄傲成果吧!这次来的国际交流处、教务处、量新学院的不同部门负责人,与理事长Richard和副理事长Chachi深入交流,彼此表达合作交流的意向。这两天正好在制定2009年的高校合作政策,这次拜访也是很好的参考。 拜访刚结束,就有计量学院的学生在海外实习群里咨询,而且正好是亮星学院,半小时内就设立了爱因斯特计量学院群,这个网络、信息高度发达的世界——真是快得不可思议,我让那个同学去邀请班里的同学参与——下周回来上班时我会转给今天拜访的老师,呵呵,相信她一定会对我们的工作效率大吃一惊! 派去采访接受外国实习学生的标准件公司的Allen和小龚回来了,说很被外国学生的业绩感动。 去年来实习的瑞士学生Lorenz Käser在标准件,企业没有对她期望很多,她一个人联系了很多海外的客户,为企业建立了海外客户数据库。结果去年联系的瑞士企业今年联系中国雇主时,她今年都已经毕业了,却马上为中国雇主请假帮助联系业务,结果帮助企业完成了150万的业务单子。企业非常感动,还要发给她提成。Lorenz实习结束的时候还写了近30页的介绍,告诉企业瑞士、德国文化和中国人的区别,还把全部和国外的雇主联系的email记录刻成光盘交给企业。Allen说,外国学生很多是为了自己的存在意义而努力,而中国学生会为了别人的期望才努力,他自己感受到差距真是好大。 ------------------------------------------------------- 除了Lorenz,还有Pablo、Zhangzhang等外国学生,我在过去8年里也不断遇到这些让企业经理、包括我自己肃然起敬的人才。这种人才虽然年轻、跨文化知识和专业技术都不是很高深,却有坚定清晰的原则:为了自己做好自己的工作——他们从来不像很多中国学生或者员工那样给自己找借口:沟通不顺、经理没空管我、不了解中国国情、同事不配合我、大家都太忙没人给我信息、没有人告诉我应该如何做、工资太低.... 我从来没听到他们说过这些理由,他们从来也不缺乏动力和勇气,从来不是为了别人的赞许才努力。他们具有非常犀利的观点,很愿意讨论和探索他们从来不熟悉的领域,也不会因为你的职位大小而不知道如何交流——等ONNEXT做起来后,我真的很想分析一下这样的人才是怎么培养出来,不过从这些人才身上也可以清晰看到——价值观是多么重要的决定了一个人的动力和潜力。 在大部分人为了是否要努力?为什么努力迷惑时,这些优秀的年轻人从来就不考虑这些问题,而是全力以赴做好被交付的每件事、创造没被交付的成绩。这样的人才从来不怕被别人辜负了自己的努力——他们永远可以和同事、上司构建双赢的合作关系。这些最优秀的人才把自己改变和优化身边的环境作为使命,他们不断赢得他人尊重和个人能力的提高,如果这些人5年后带着极高的成就回来看我,我真是不会一点意外。 这种使命感使得这些优秀人才都有着一份特别的从容和淡定,他们非常愿意理解别人的困难、乐于尽力给予帮助,对自己的未来有着非常坚定的信念——我记得Zhang Zhang在饭桌上说:5年前facebook创始人也是跟我一样的学生,中国同龄人也经常说出类似的话,但是他的神情和中国同龄人完全不同,没有一点张狂和热切,而是从容和坚定。 很遗憾我在接触了上千名中国大学生后,却还没有看到一个类似的人才! 中国泱泱大国,却没有培养出这样优秀的人才,缺乏正确价值观的大环境是罪魁祸首——很多智商、技能不亚于这些海外学生的中国人才——没有这份勇气放弃个人利益的计较,无法拥有豁达的世界观。中国现在的优秀人才往往走向两个极端: 一个极端是关于自我利益的画地为牢:在为了自己的努力获得最大产出的计算中,丧失了不断探索自己潜力的机会,变成庸庸碌碌的为五斗米折腰的白领一员。 另一个极端是反东篱把酒黄昏后社会化的自大者:对社会不断批判,却从来没看到他们为了社会的进步作出任何努力。他们把优越感建立在反东篱把酒黄昏后社会化的态度上,更多时候是个破坏者而不是建设者。 快速变革的中国,我们丧失了对价值观的重视,也造成了一代人才的缺乏——如果不能改变,中国的未来堪忧啊!------------------------------------------ 今天是周五,照例是体验周的学生们总结的日子,正好3个校友也来看我们,Office里充满了来来往往的爱因斯特国际人: 刚从美国回来的李,刚从英国回来的蔡,刚从波黑回来的龚 要去日本的张,要去美国的施, 来自波兰的lucas,来自哥伦比亚的Melina,来自印尼的Venny、来自美国的Dr.Wu和Dr.Ou 从澳大利亚回来后被我们拦截了职业生涯的Allen..... 还有我这个被某些学生认为拥有全世界最幸福的工作,其实要老跟全世界人讲道理的Trouble Shooter 参加体验周的MIT说觉得结束了爱因斯特的体验周觉得自己的Life好像都结束了一样——因为没有一个地方能那么exciting了.... 然后今天的Awareness培训——关于责任感,更是体现了爱因斯特跨文化的梦幻氛围.... 要到爱因斯特来,才知道跨民族的民瑞脑消金兽主讨论会是多么有意思——关于责任感,完全不同背景的人都可以告诉你完全不同的理解 主讲人Venny提出:责任感是一种能力,必须通过意识来培养、行动来实践,如果总是给出很多做不到的理由,就是没有责任感的体现。 波兰Lucas认为:责任感是上司和下属之间必须交流清楚的概念,有时候上司觉得下属没有责任感,其实是上司自己没有界定清楚责任。在任何一个团体,一个人有权利按照自己的理解把事情做好,只要是这个人全心全意做事,那就是尽了责任感,也许短期看不到作用,时间长了就会看到对团队的作用。 哥伦比亚的Milena认为:责任感是上司给你工作后,你选择一种你能做好的方式来完成。你不该变成一个机器,而应该有自己的智慧来完成工作。 校友小蔡说:其实很多时候,大家都觉得自己不是老板,所以把责任推给同事和老板.... ...... 讨论从百花争鸣、到谁也不服谁、到大家开始保留各自意见有些沉闷的时候,Venny扔出Case: 如果男生让女生怀孕了,却没有能力养育未来的孩子,这个时候如何看待男生的责任感.... 然后讨论继续走向白热化...我们的很多讨论,其实是没有结论的,但是责任感的Awareness却能通过这种讨论开始焕发。 于是半夜我在这里写Blog的时候,收到MIT的短信——“那个活动一点都不熟悉,没有进一步的资料,我无法完成,这是责任感的另一种变现”.....虽然与优秀海外人才相比还是差很远,但是至少也是开始重视责任感的开始了,这也是我们的培训成功之处吧! [...]

2008年9月12日08:00 | 2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