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 的存档

一、关于爱情 10岁:    爱情就是男孩女孩一起过家家到永远 20岁:    爱情就是王子和公主克服艰难险阻,从此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30岁:    爱情就是所有房产即使是一个人买的,还能够写上两个人的名字,生了孩子有了家庭,粗茶淡饭也可以恬静生活相伴一生 40岁:    爱情就是对方出轨被发现后,能够痛哭流涕祈求原谅,让伴侣知道心里最重要的还是你 50岁:    爱情就是越过金钱权利容貌的巅峰后,在遇到更好的选择时还能念在旧情不离不弃 60岁:    爱情就是失去健康后,久病床前仍能有人相伴 70岁以上:爱情就是被死神带走前,回忆时能够不后悔这一生的选择 二、关于职业理想 10岁:    职业理想被社会主义或者父母教育的科学家、艺术家、军事家等正派偶像的生涯引领 20岁:    职业理想被四大、著名外企等三高性质(高工资、高社会地位、高福利)的企业引领 30岁:    职业理想被独当一面、自由自在、事半功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等有尊严的职业引领 40岁:    职业理想被有安全感、有股份、被需要、被推崇的感觉引领 50岁:    职业理想基本根据现实中的实际情况进行调整,很多人会走向阿Q贬低他人成就的自我满足方式来替自己一生做个不差的注解 60岁:    职业理想是不会太快被遗忘,能够被雇为兼职或专职专家,发挥个人的余热同时,不会太快被社会抛弃 70岁以上:职业理想是如果条件允许,能够开辟人生第二春或者第二技能,有任何从未被发掘过专长(如画画等)的人们此时最幸福 三、关于人际关系 10岁:    人际关系的核心就是如何得到老师的表扬拿个班干部职位,或者如果不被爱拍马屁的大中小队长们压抑 20岁:    人际关系的核心就是如何被大部分同学认可或者喜欢,并且尽量少受到父母的干扰 30岁:    人际关系的核心就是班级聚会、同事聚会、单身聚会、驴游聚会..... 40岁:    人际关系的核心就是家长联谊、重要客户关系、单位内部关系和道听途说、疑似谣言的传播关系 50岁:    人际关系的核心就是退休前后的权利/资源的再分配 60岁:    人际关系的核心就是不断提醒自己提拔、造福过的人回报自己的付出 70岁以上:人际关系的核心根据生活环境不断转移,包括晨练关系、病友关系、儿孙亲戚关系的重新恢复等等 四、关于自我认识 10岁:    我就是我,“自我认识”什么意思啊? 20岁:    我思故我在,自我就是我的表现 30岁:    开始怀疑选择的生活是否真的满足自我的需要 40岁:    因为被各种束缚的难以挣脱,开始出现自我的两面性 50岁:    自我=被人认可的优点+不能改变的缺点 60岁:    自我就是被人喜欢的需要 [...]

2008年2月26日08:00 | 2 条评论
标签:

每个民族都以自己的不同方式庆祝自己的新年。在现在的中国,因为东西方文化的交融,从每年11月份开始,圣诞、元旦一直到春节,新年的气氛一直要拖到2月份。2008年50年一遇的大雪,又将中国人归家的强大意志力和行动力,震惊了全世界。 “中国连续大范围的雨雪也带来了前所未有的麻烦。毫无疑问,经受最严酷考验的就是中国的路网,因为这次降雪恰逢中国每年最大一次人口迁移——春运。法新社的报道中特别提到,春运时间里,中国通过铁路运送的乘客将达到创纪录的1.786亿人,这相当于欧洲一个中等国家举国出动。”——《环球时报》 在历史长河中很难淡去,并且能够被保留下来的,那就是所谓的文化了。 中国式新年较物质贫乏的上一年代,已经有了很多物质程序的精简:餐桌上不大再有年糕、猪头等传统食物;很多城市也为了预防火灾禁止了烟花爆竹;宾馆餐厅年夜饭的火爆,也证明中国人进入了服务外包的时代......而对返乡与亲友的相聚的期待,是中国人对分享、回顾、修整、放松的期待,这是来自于中国人举国出动的行为文化背后的深层原因。 中国有10多亿人口,其中有近2亿的流动人口,即从老家前往繁华的城市打工、寻求发展的谋生者。生于斯养于斯的家,却不是能够给予平等机会的地方,而背井离乡后的归属感缺乏,无论对于民工还是成功的白领甚至老板,都是平等的。中国经济发展中,人际关系的变迁速度远远慢于GDP的增长速度,于是中国式新年里,亲友相聚的幸福感,是大部分外出发展者的人际关系归属感的巨大补偿。这种感受,是任何其他的欧洲、美洲的发达国家的人不能理解的。 中国式新年中,可以在充满小时候成长回忆的街道上闲逛,可以与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可以从外面拼搏的游子做回父母膝前的孩子......如同飞走的蒲公英种子,即使已经在其他地方扎根,却忍不住怀念自己来的地方,即使春节中的活动常常是贫乏得有些无聊:不停的吃、瞎聊、看电视......此外,能够外出者,也是守家未离者眼中的成功者,于是分享来自中国甚至国外最前沿、最发达地区的信息,也使归家者成了家乡人探索世界的介质,这也是归家者幸福感的另一个由来。 人渐渐老去的时候,那对家的想念,其实也是把自己的起点和现在的成果的反复估量后,给倦了拼搏的自己一个退休的理由。只是,很多人真的回家后,却再也不能适应起点的生活了,成了悬在两点之间的游子。 中国式新年,是不理性的,却随着我们的感性整整继续了几千年。 也许在数年后,当大多数中国人不再把离乡作为人生追求更多机会的途径,或者因为家的富足使离乡的理由不再那么充分——于是城市里会更多些我这样的候鸟,因为不知道自己从哪里飞来,就在春节里在冷冷的高楼里,写写有家的候鸟的观察文章,然后发现不无聊的自己,也不一定能比那些无聊的人们快乐多少,省起原来我还是中国人...终于免不了想过个非理性的无聊春节.....

2008年2月10日08:00 | 没有评论
分类: Fanfan随笔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