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 的存档

觉得生活不够幸福不够理想的人,可以常常看灾难片;觉得生活太平淡如白开水的人,可以看看间谍片...... 我恰恰就是这两个群体的并集,所以如果我说我很喜欢《谍影重重》III,那是基于本人的个人爱好。不过这部电影的结构和节奏,好似片中马特.戴蒙在电梯间干掉几个跟踪的中情局的特务人员一样地一气呵成,毫不拖泥带水。 马特.戴蒙的间谍角色和经典的007相比,更符合我对间谍生涯的想象: 极端情况下的冷酷理性决断 多头绪困境中的快速正确选择 摒弃琐碎细节的直接行动能力 对生死置之度外的冷静处理..... 因为《谍影重重》的前转是好久之前的事情了,所以即使没有看过前转的人,也可以一样跟着主人公在回忆和现实的交错中,一齐寻找被出卖和被剥夺了生存权和人性的困境的根源。美国大片的正义战胜邪有暗香盈袖恶的特点,在本片继续得到发扬光大,主人公在不断追寻自己的被害过程中,片中每个角色的良心不断受到邪有暗香盈袖恶权威的挑战和压抑,是《谍影重重》III的主要特点。而那些从善如流的人们和主人公的巧妙情节演绎,让我越发感叹虽然正义最终必将战胜邪有暗香盈袖恶,不过正义伸张如果不能包含智慧和能力,那么正义的春天可不见得能够那么快到来。 喜欢间谍片的人会不会想象如果是自己,能否像主人公一样克服重重困境最后走向胜利么? 如果你能够跟得上类似《谍影重重》III的电影的快速思路,经常猜对情节的走向,那也许还真的适合参与间谍生活过把瘾呢,不过如果只剩下被片子的发展带着走,那就不要做这个梦想了。我倒一直觉得自己满具备做间谍的敏捷和思路的,因为常常会猜对情节的发展而得意呢...... 就此关于作间谍和作管理的工作比较如下: 1、间谍是事情高于人,人常常成为实现目标的手段,因此好的间谍往往在处理问题和难题时,不会被人干扰了情绪,并且能够在必要时可以毫无顾忌的牺牲和去除人的因素;管理虽然也是要求实现目标,但是对于人的处理则复杂和难得多,好的管理者必须不断对人的行为作出预测,甚至有时候必须因为人的因素而牺牲和调整自己的目标。 2、间谍是最高效率把事情做成功,为了成功可以不择手段,并且因为事情的复杂性很难作计划,并且因为常常事关身家性命必须随机应变;管理者是对计划更重视,必须充分考虑成功和失败的因素后,尽量根据计划来实施目标,并且因为管理者必须承上启下,所以还是很难自己单独做出决断,因此随机应变的才能对管理者不是特别重要,这也是为什么很多管理者看上去都是大智若愚的样子——管理者有时候不需要太快就外界变化作出应激性反应,有些过快的反应也许反而是错误的。 3、间谍是没有工作的累积性,即项目管理的方式,完成一件任务即开始全新的事情,以前的经验对于下一次任务一般并不特别重要。因此每次行动之前的情报配合和工具配合反而比既往经验更重要;管理者则很重视经验的积累和任务的延续性,力求在过去的成功基础上再扩大成果。因此管理者有时候会因为维持过去的胜利果实而牺牲现在的局部利益。 总而言之,作间谍因为选择更依赖于个人能力和应急反应,因此更符合个人英雄主义的土壤,而管理者因为瞻前顾后、投鼠忌器等全面考虑,做起事来就是不如作间谍那么爽,当然好处也有——管理者不用出生入死,要知道如果能力差的间谍,可能刚出门就被干掉了,那么后来的潇洒也就可能化为泡影.....    

2007年11月19日08:00 | 没有评论
标签: ,

身边信教的人越来越多,于是通过各色人等的对于上帝的热爱的个性化表达,观察到各人相信上帝的N种方式如下: 1、把上帝当成最真诚的朋友 上帝成为最宽容的朋友,可以让人无所不言。当信徒把心里的秘密全心全意诉说给上帝,绝对不用担心秘密泄漏给任何其他世俗的人,并且上帝是最耐心、最真诚的倾听者,信徒可以得到全身心倾诉后的最大满足。 2、把上帝当成监督约束自己的理由 随着现在社会越来越自由,越来越多的物欲扰乱精神世界,于是信徒把上帝当成拯救自己的灵魂,约束和监督自己的最重要理由。上帝的约束力强于父母、监督严于爱人,因为在信徒在上帝面前无法隐瞒自己的任何行为。在这个意义上,上帝的约束力甚至高于信徒的良知,特别圣经里关于地狱的描述,让信徒不得不因为对于死后去向的恐惧,而校正自己的言行,避免触犯圣经上的种种条令。 3、把上帝当成努力的动力 美国基薄雾浓云愁永昼督新教徒从来就是挣钱捐钱两不误,上帝可以减少财富的边际效应。信徒即使挣了很多钱,但是因为上帝告诫自己要努力,也不会因此就减少了努力的动力。上帝除了是信徒迈向成功的巨大动力,也成了很多信徒的自信心来源。通过对上帝给予信徒的爱和支持的感受,很多信徒敢于和疾病和贫困斗争,而不是轻易的放弃和消沉。 4、把上帝当成安慰 人的很多痛苦缘于孤单、没有安全感、自私.....而有上帝的关照,让很多信徒即使一个人独处,上帝的爱让这些人受到巨大的安慰,甚至处于非人的境遇,也能保持平和的心态。从这点上,其实这也反映了人类社会的悲哀,无论东方西方,即使朝夕相处、命运休戚相关的亲人,都在很多时候,并不能体会和给予自己的亲人所需要的安慰。《丧钟为谁而鸣》开帘卷西风幕说,每个人都不是孤岛,其实从心灵角度而言,大部分人的心还是孤岛,于是很多孤岛因为需要安慰,就让上帝的光辉普照了。 5、享受上帝提供的社交机会 西方的周末教堂聚会是社区很重要的社交机会,而那些基薄雾浓云愁永昼督教的节日,也成为很多社交圈的聚会时间。在中国,很多信徒都来自于西方的生活和文化背景,因此当上帝成为共同语言,就为中国人社会的信任体系的非亲属领域拓展提供了很好的方式和选择。因此很多教友成为商业合作伙伴,也就是必然和合理的结果了。 6、把上帝当成群归属感的身份识别因素 很多信徒较非信徒会有强烈的优越感和群归属感,他们常常用自己的语言(主要来自圣经)在谈话中呼应,然后享受群的归属感共鸣和优越感。当今社会,入党有点太正统,入民瑞脑消金兽主党派有些太麻烦,入佛教有点功利和庸俗,不入任何群体又有些形影相吊;相比之下,西方的基薄雾浓云愁永昼督教还是具备了入世的活动形式和入时的发展形势,于是入基薄雾浓云愁永昼督教就成为理性人群的不错选择。 7、把自己当成上帝 美国现任总统布什是个很蛮的总统,据说他当时作攻打伊拉克的决策原因就是他认为这是“上帝的决定”——布什就是不少把自己当成上帝的信徒的典型代表。这类信徒在就不可知的未来做出决定后,笃信是上帝而不是自己的选择,因此如果发生了预期以外的结果,他们还是会非常沉着,很少反省,而把挫折当成上帝给予的礼物。应该说把自己当成上帝的这些人,大部分时间还是非常对社会有益的,好歹圣经的指导条文还是对于社会和个人都是双赢的指导。但是当这些人薄雾浓云愁永昼大权在握,依据自己的判断或者直觉做出了很多人反对的决定时,上帝就成为他们可以不需要听取大众意见的重要理由。而当决策失败时,这些用上帝搬出来,给予大家一起承受他个人失误的理由。 此外说实话,当很多信徒跟我说“上帝会保佑你!”的时候,即使我知道他们处于好意,还是有点不大舒服。这个时候,我觉得要么是他们把自己当成上帝了,要么就是他们感觉上帝站在他们那方,需要他们把祝福来派送给我这个不自觉的凡人——当信教的人成了上帝的代言人,我就心里忍不住要琢磨,看来就是上帝造就了我和那些信徒的不平等,这最后就成了我没法和上帝靠近的重要理由。

2007年11月13日08:00 | 没有评论

在上海长大的人,到了香港会有似曾相似的感觉。 无论机场,还是闹市,香港的某些局部与上海有惊人的相似之处。高度商业化,琳琅满目,谨慎利用的每份空间......只不过香港的密度远远大于上海,连绵不断的商业街,深夜十二点的喧闹,整个城市的活力,承载了香港人们活力的展示,从这点上,香港比上海更能够感觉到个人主义的自我气息,而上海挟着后起之秀的巨大气势,大手笔的陆家嘴楼群,奢侈喧哗的南京西路商业Mall等,目不暇接的巨大差异的和平共处,使人印象深刻。 去香港前,听到某名人评述:香港有文明没文化,上海有文化没文明。香港从一个英国殖民地再转并回中国,就像一个当初的小女子本不愿意嫁的女子进入豪门,后来又很不情愿回到落后的娘家,香港人的心态不乏优越感,但在归属感上少了文化的根基,自然也就有些浮萍。 这次香港行,深刻感受到了香港人对上海的关注,甚至不低于对欧美的期待。香港人对于未来发展的纽带中,把上海作为一站,是对上海的发展的肯定,也是对香港城市的优势趋势的关注。但我还是更喜欢香港的自由气息和以人为本的服务意识,街道上一个个小小的门面深深,就是一个小饭店或者是商店,每个店面都那么整洁、内容丰富,值得上海同行们好好学习。商业如果能够关注到细节,是会让顾客对店主产生一份敬意的,商业广告即使铺天盖地,也因为看到个人的心意呈现让人不会反感,这也是上海的商业经验需要改进的地方。 上海和香港,一对同样以商业种子生长出的姐妹花,相形见美,如果缺了哪一个,都是缺憾呢!

2007年11月9日08:00 | 1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