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9月 的存档

晚高峰,特指晚上9点半到11点间的市中心各商圈,然后很痛苦的就是在毫无规则的各商场或者地铁站门口等待或者抢夺回家的出租车。 今晚从静安寺地铁钻出来的时候,一路上找回家的公交车站,然后看见久光百货和马路对过,路两旁形形色色的男男女女,像蜡烛一样插在不同的间距,等着出租车的巡幸。还有一个穿西装的中年男人,在路边等车的时候大声打电话训人家,说“市场本来就是有很多麻烦的事情需要解决的,你们老是来烦我....”,那个台湾人的口音,让我在沮丧之余笑看funny的平民世界。 我也算去过不少的国家和城市的,上海晚高峰时间的交通状况,在哪里看来都应该是奇观了。奇观背后应该是巨大的服务,却因为城市的服务功能不能跟上,成了黑车的巨大空间,实话说,在那里插蜡烛等待的时候,只要黑车不是太宰人,基本上还会对黑车抱感激心理的。服务跟不上,还是因为管理没有跟上,出租车的牌照就垄断在几个大公司手里,他们有生意做就是了,也没法来得及跟上市场的需求来扩张规模,或者仅仅是因为晚高峰就增加车子,那又对成本的压力太大....市场之手不起作用的时候,让我们一起来做funny平民世界的看客吧,或者进入公车族吧!

2007年9月24日08:00 | 没有评论
分类: Fanfan随笔
标签:

一个刚下完雨的午后,一段压力有些大的日子,一些被忧郁主宰了的心情,读米兰.昆德拉也许是一起Touch人性的最好选择。 10年前看的同一本书,会因为自己的改变也改变。当年看米兰.昆德拉,更多是猎奇,这些年里,情节早被遗忘,但是那些印象在偶尔掠过脑海时,总能捕捉到一些荒谬的感觉。再次重读他的书,才知道自己当年的浅薄,也因为他对人性大胆的触摸,而感觉到一个作家的伟大。 无论在人性被尊重还是被践踏的时代,人性关于自由的探索从来都没有真正扼杀过。纵观人类历史,其实就是一场社会意志和人性意识的较量。封建制度、宗教、教条主义、大众道德观乃至现在对于商业价值的追求,人类社会一旦建立,那些维持平衡的任何规则,必定成为一部分不能够适应规则的追求个人自由的灵魂的束缚。人性关于自由的探索,在越大的压迫中越被焕发,米兰.昆德拉是这些被压迫的灵魂中伟大的一个,还有王晓波、萨特等,也受着爱戴。 而随着自由越来越多的现代,人性和灵魂的反省和萌动,反而不如那个时代。 《新周刊》最近的封面文章——“成功是毒药”,描绘了那些被成功学吸引着模仿着的追逐成功的人们;不时接触到的那些急功近利的大学生们,被世界500强、四大会计所、保研、出国牵引了全部注意力的让人悲哀的下一代年轻人...... 现代商业对人影响很强大,成功学的价值观给人压力也很大,但是在与众人一起在攀登那些用金钱、地位为标杆的山峰的时候,即使我们可以走在大家的前面,回头一览众山小的时候,在被羡慕的眼光中得到自满和肯定,难道我们追求自由的灵魂不会拷问自己,随之带给我们更多的空虚和荒谬感么?然后,又有多少人真敢于听从自己灵魂的指引呢? 这个午后,我与米兰.昆德拉一起Touch人性,科学是无国界的,其实人性更是无国界的.......

2007年9月2日08:00 |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