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7月 的存档

如果牙膏里用了二甘醇,我在若干年后的健康问题,会是因为长期以来对于牙膏生产厂家的盲目信任的结果么? 如果早餐的油条,是用了多次沸腾的油烹制,虽然诱人却充满了致命的癌症诱发成分,那么我们熟悉了多年的食物文化,是不是就为我们的癌症打开了通途? 如果我在一个个惬意的早上,正按照交通规则穿越绿灯,而后面快速试图穿越我的汽车,在多次尖锐的刹车声中,终于某天向我扑来,那么我是不是就此成为上升的车祸百分比中的一个? 如果在陪伴我的青春的工作多年后,我被告知已经不被需要,然后落入深深的失落和失业中,我是不是将开始后悔我的轻信和所有的付出? 如果被爱情和终身托付的家庭,丈夫或者妻子开始各自寻找快乐,日子在一天天的似有若无的欺骗中平稳行驶,突然在一个荒唐的时刻被揭穿的真莫道不消魂相让家庭的存在毫无意义,我们是不是应该开始质疑爱情和婚姻的因果关系,颠倒全部关于幸福的既有理解? 好多好多如果,因为没有信任,所以不能把握,然后人人必须以杞人忧天的时代到来了,我们像蜗牛一样,把自己的壳越背越重,在人生的道路上,相遇时用触角打个轻轻的招呼,然后就背着重担,各自走向沉重的未来。 人之初,性本善或性本恶? 带着不同眼镜者,看到就是你以为的那个世界。如果你愿意,身边的每个人,都可以看到性本恶的一面,然后让你从此变成一个不能放下所有武器和负担的蜗牛,感叹人生之苦。 而如果要总看到人性之美,是需要敢于乐观面对伤害和背叛的,这份勇气,大部分人给了上帝和佛祖,宗教的优势就是给了很多人相互原谅和激发美好的人性的理由,比如上帝要人谦卑,原谅包容那个打你脸的人,因此宗教,让每个人匍匐到上帝的面前,来不再计较自己的付出和得到,上帝给的一副悲天悯人的世界观眼镜,帮助成就一个更美好的世界。 中国人会说,如果国外呆久了,人就变傻了,然后回来就被人家来骗。其实那是放下了戒心和负担的傻,那种幸福,没有去过那些陌生人也让你觉得温暖的世界的人是不能体会的。于是,在工作和生活中,我常常被问到“为什么要信任你?”或者因为些工作的不够完美,造成那些“再也不会相信你”的抱怨,然后还有更多时候被揣想成恶劣的动机和居心,不想解释的人们——各行各业那些给人很坏脸色看的人们,大概都已经和我一样,因为反正也没有trust,就选择让自己和别人变成loser。 幸福,原来就不是一个人的事,没有trust的社会,人人都是失败者....

2007年7月17日08:00 | 5 条评论
标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