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 的存档

《罗生门》是一部1950年出品的,黑泽明导演的电影。获了很多西方的奖项,因其影响之大,“罗生门”成了一种人性现象的代词: 因为人性出于自我保护的本能,于是当冲突发生时,各人出于自利目的曲解诠释,使得到事实的客观存在模糊不清,最后甚至抹煞事实和结论。 人性的强大,在于无论文明进步到哪个程度,人性依然不能改变初衷地抗衡真理,让客观世界被主观世界的需求蒙蔽。谎话重复了一千遍,就会成为真理,从开始只是为了证明自己无辜的辩解,到最终诬陷他人,甚至颠倒黑白,有人评价是人性的丑恶,我看来只是人性的虚弱而已。 我们从生下来,就是注定要被别人的规则和伦理约束的,囫囵吞枣的学习、缺乏反思的遵从,我们的个性被存在我们之前的规则束缚,打破它,也就成为大多数人的本能的一部分。无论在东方或者西方,无论是文明或者落后,这种打破与重建从来没有停止过,能够参与重建/新建并且受益的人成为强者,因为打破未成功最终遭受惩罚的人则成为弱者。不幸的是,因为人性的多样性和不一致,其实现存的规则和伦理是多年的大部分人性利益的均衡结果,所以打破的结果往往只是重建,而关于新建的企图更是需要极大的智慧、能力和勇气,因此大部分人成为遵守甚至维护现有规则和伦理的同时,给自己本性以一定空间的两面人,而在真莫道不消魂相揭露或是与别人发瑞脑消金兽生冲帘卷西风突的极端情况下,“罗生门”是唯一的选择。 武士不敢承认自己的贪婪和懦弱的本性流露与武士称号的差别 女人不敢承认自己在厌倦了婚姻之后的本能的性渴望与良家妇女的差别 樵夫不敢承认自己在他人落难时的落井下石的偷窃行为 连那挑起冲突的、不需要压抑自己本性的强盗,居然也不敢承认自己与武士后来冲突时的胆怯,打扮了豪气给自己 结局的婴儿,则象一个宿命论的标志,所有的羞愧全部回归于似乎从未发生,让大家还是继续过日子下去..... 每个人都是那罗生门下的孤独者,面临着现有规则和伦理与人类本性的两难,罗生门下的人们都是不高尚的、痛苦的,即使能够赢得判决,摆脱因自己的本性所该受的惩罚,良心的谴责也将永远让本该纯净的心蒙灰,并且因为这种自我的背叛的不可分享,孤独也是摆脱不了的结局。 如果不想成为罗生门下的孤独者,我的体会是: 1. 寻求更多经历,敢于更多探索,敢于面对自己的本性 我们最大的挑战不是世界,而是自己。我是谁?人性本善?人性本恶?关于人性的追问无法得到最终结论,是因为人是世界上最复杂、情感最丰富的一群。在社会现有规则和伦理教育下长大的人们,很多时候不敢面对自己的本性,这些对本性的压抑的张力,也是让人走进罗生门的原因。其实,那么多人已经把自己的人性勇敢地展开到艺术的层面,比如王小波、福柯等,很多人觉得那些大师可以张扬的,不属于自己的范畴,那是把自己作为人的平等意识也给丢失了。 2. 在现有规则和伦理的约束下探索最大的空间 要想突破现有规则和伦理,那么深入了解其背景是非常重要的。作为人与人共存的社会,现有规则和伦理是保持人类社会平衡的基础,尊重和遵守这些规则和伦理是必须的,但是明白它们只是过去的平衡的结果,不因为存在就应该永恒,也就不会被扼杀了自己的创造力和空间。只要不伤害他人的突破,我觉得都是可以接受的,当然,有时候因为缺乏一定的见识,让突破的结果还是对别人造成伤害,因此务必大胆求证,小心行事,方能寻找到最大的空间,此外跨文化交流经验对现有的规则和伦理的约束的探索是极大的帮助,东西方社会的巨大差异,对年轻人能够认识到这点,是最大的促进。 3.冲突发生时的勇敢面对,是为了长远的平衡,而不是短暂的逃避 真莫道不消魂相揭露和冲突发生时,没有多少人敢于承认自己的本性,谎话越来越多的欲盖弥彰,往往得到的是更坏的结果。陷入泥潭时最好的选择,不是挣扎,而是平静的接受和等待。很多人逃脱了现实的惩罚,却被自己的良心惩罚,也有人说自己做得到不被自己的良心扰乱,但是大部分人只是说说而已,清白是失去了就很难拿回的,又有谁真的能喜欢一个不真实的自己呢。 4. 不要成为现有规则和伦理的卫道士 如果你承认自己的人性,就不要成为约束他人的卫道士。很多两面人,掩藏越多、压抑也就越多,并且因为压抑,成为坚定的卫道士们的一员。如果你希望自己能够越来越自由,那就帮助大家一起获得自由,看到别人对现有规则和伦理的突破,应该反思这些规则的不合理性,而不是一味附和。我们的文明进步与否,不是卫星上天、大楼林立、商场鳞次栉比就可以推动的,而是人性互相的怜悯,当我们不得不生活在一起构成一个社会的时候,支持他人不伤害社会的自我空间,也是获得自我的空间的支持。 福柯说:发明自己吧(Invent then Discover) 萨特说:存在先于本质 王小波说:一个人只拥有此生此世是不够的,他还应该拥有诗意的世界 特立独行,本来就是我们的本性,让我们不再成为罗生门的孤独者吧.....

2007年5月7日08:00 | 1 条评论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