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 的存档

今天是复活节,一个基薄雾浓云愁永昼督教很重要的节日,为了让儿子感受一下气氛,在Richard的推荐下,我去参加了复活节的聚会和晚上的一个团契。 我一直反感被任何宗教教化,但是我倒不反对去教堂过圣诞节、周末去听那些优美的歌声,而这次团契,是我第一次有机会近距离观察一个虔诚的宗教团体。 作为一个观察者,我觉得宗教缓解精神的痛苦、增强人的自信,是个很好的工具。在他们分享经验和自己对神的感恩、存在的体验时,我觉得宗教的需求来自人类自身无法克服精神困惑和痛苦,包括: *对爱的缺乏和渴望——神offer的爱是那些信徒的巨大安慰 *对将来不确定性的无法把握——神的庇护让信徒们缓解焦虑,大大增强对未来的信心 *对困难无法克服时的无助感——相信神的存在是信徒不会被困难压倒的支柱,并且让信徒因为信心,不会陷入更大的因为困难产生的焦虑感和压力 *对得到的回报不能满足预期时的悲伤和愤怒——神让信徒不要计较得失,对于自己的得到感恩,因此也缓解了因为付出没有得到相应回报时的巨大失落,以及对造成不能回报的人和事的失望甚至愤怒 还有更多,如关于人生存在意义的追求、人际关系和谐的共建、情绪的控制等等等等,信徒们试图在圣经的只言片语中,找到让自己获得快乐、避开痛苦的指示。总而言之,宗教旨在缓解非理性情绪在现实中不能得到满足时的一切不快和愤怒,因为这些情绪在现实中,除了对人的伤害,对客观、理性的结果毫无疑问的于事无补。 但是,我在信徒们分享那些美好的人性体验的同时,看到关于神的存在与否、如果能够与神更接近、关于圣经某段教义的诠释的争论的时候,我发现那本小小的《圣经》其实是非常沉甸甸的...... 自人存在以来,如何寻求精神和现实的平衡,从远古的图腾崇拜,到现今的宗教分化,都从来没有停止过。其实,人类一直处在一个不断追问什么是幸福的过程中,现代的生活生存环境的改善并未带来更多的幸福感,让宗教应精神需求而不断丰富起来,关于《圣经》,2000多年来信徒们不断相互沟通分享,进行着理解的更新,使得其教义和内容能够紧跟时代的需要,我在团契中看到了众人如果相互磨合思想的这个过程。应该说,这个过程是真实实现了众人平等、自由分享的凝聚力的,因此这个分享对很多信徒而言,是一种聆听和被聆听的幸福的过程,然而因为理解的不同,在沟通中出现的理解的争执,也是我的体会的由来,即[b]人的神性的复活比神是否存在更重要![/b] 人是有神性的,比如牺牲精神、比如宽容、比如不求回报的给予、比如对人生意义而不是金钱的追求、比如面对困难的自信心......那些因为现实不能表现的神性,是信徒们先赋予了神,再试图追寻的品质——其实是人创造了神,但是因为经常无法维持住的宝贵品质,最后人类归给了神,以减轻对自己的良心和适应现实的压力。但是,如果不能领悟这点的信徒们,就会常常就神的表现应该如何?关于神的体验是否能够共享等等带来很多损害人的神性的分歧,比如: [b]1、关于基薄雾浓云愁永昼督教和佛教、伊斯兰教孰优孰劣的争论[/b] 所有的宗教本质都是激发人的神性为出发点的,但是互相因为不够了解就攻击别的宗教不够好,我觉得是一种狭隘的宗教观。佛教的现在因为很多信徒的功利行为的表现,使得基薄雾浓云愁永昼督徒会认为其不够宽宏,只是以恩惠来笼络信徒,不如基薄雾浓云愁永昼督徒的虔诚,但其实据我所知,佛教的得失观、禅机的棒喝以及关于来生和今世的想法,是不会低于基薄雾浓云愁永昼督教的。我没有研究过伊斯兰教,但我相信那些把伊斯兰教妖魔化的想法,也是因为缺乏了解的结果。 [b]2、关于神的信的程度的争论[/b] 有信徒说,我愿意把自己的困难自己尽量解决、不要要求神的帮助,而别的信徒说,那是因为你的信不够,如果你交付,就不应该有所保留。我认为人对神的信可以体现的神性包括了信任、奉献的美感,因此一个愿意自己保留苦难的信徒所获得的神性,绝不比一个无所保留的信徒有所不如。那个获得了勇气,敢于自己挑起困难的信徒,是一种积极意义的信,并不因为自己的保留,就让获得的神性逊色。 [b]3、关于神的体验方式的冲突[/b] 有的信徒追求的是信仰的美感,愿意让神来激发自己的平静和控制力,有的信徒则把自己的非理性进行宣泄,于是产生了关于神的体验方式的冲突,让我觉得很可惜,因为宽容——这种神性,是人类很难得的体验。我记得圣经里有个故事说,有个妇人犯了罪,按理应该拿石头砸死,而耶稣说,你们谁没有罪的,可以拿石头去砸,于是没有人再可以下手。其实关于人的宽容的神性,就是来自于人对自身的反思,别人一时的虚弱、失去控制、非理性宣泄等等弱点,没有谁自己不会有的,因此不够宽容的信徒,其实是自身对方式的追求高于神性的表现,有些偏离了宗教信仰的本义。佛家说慈悲为怀,也是这个道理。 我知道我终究无法选择任何宗教来安慰自己的灵魂,因为我不愿意在和众人的讨论中丧失了自己对神性的特殊、自我的追求,我不愿意让任何人来教导我神长什么样、我应该如何放弃自己,但我时时会提醒自己——我现在心灵的平静、对自己的神性的复活的追求,才是我所要的。基薄雾浓云愁永昼督教教导的谦卑、不骄傲、不贪婪等等,是我从很久以来就一直追求的品质,并且我知道自己虽然永远无法彻底做到,却应该始终追求,可惜我这个 ** 的经验,是无法和任何宗教的信徒来进行分享的,不过我从他们的旁观者身份,来验证自己的幸福感,是我最大的收获了!

2007年4月8日08:00 | 没有评论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