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9月 的存档

2006年9月20日,被邀请参加徐汇区 “职业指导专家工作室”的专家组。会前被要求关于“如果做好年轻人的职业指导进行研讨”主题的发言,于是有了一个系统地思考如下,与大家分享: 我开始关注青年职业指导咨询,还是因为去年参加了上海市劳动局就业促进中心举办的“上海市十佳职场医生”的活动。 自2001年起,我担任国际大学生实习交流协会(爱因斯特)的中国秘书长。因为海外实习大部分是到全世界著名的高校和企业去实习,因此现在每年申请学生超过1000人,还都是成绩优秀、能力也很强的学生。同时,因为我每年要落实近500个中外学生的跨国实习,并且要对实习的质量和企业、学生双方的满意度负责,因此常常观察到的问题集中在: [b] 一、中外学生的能力差异 [/b] 中外企业经理人对于大学生能力差、沟通意愿差的批评都已经很多了,每年大学生就业率的降低和种种大学生找不到工作的惨境,也成了最近报纸和其他媒体的热点。最近还有些书出版——主题包括《为什么我不用大学生?》。 现在关于中国的教育制度批评很多了,我也觉得我们的教育体制一直是在给学生灌输知识而不是能力。很多教育体制内的老师专家们,虽然在跟我们讨论时也有很多不满和共鸣,但最后还是成为制度的捍卫者。 [b] 二、中国企业相对于国外,缺乏长远的人才培养理念和机制 [/b] 过去5年里,中国企业的管理、文化的弊病和不足,导致与外国学生发瑞脑消金兽生冲帘卷西风突的案例我已经积累了不少。更严重的是,相比国外,中国企业因为经营发展的压力,太过短视,忽视长期的效益,有时会把人才浪费了。 当初接到徐汇区 “职业指导专家工作室”的邀请,我同意接下这份责任,将来愿意花更多的时间来参与到网络咨询等一些实质性的工作中,并不是想加入到这些声音里去,而是因为在去年的“上海市十佳职场医生”活动的一个环节——公开咨询时,被一个大学生触动: 那天,有个大专毕业了一年,因为身体出了问题,不得不终止工作,之后就再也没有找到自己方向的学生,被自己的父母逼来咨询,他告诉我说有的经历让他觉得像在一团浓雾中,每次觉得四面八方都是门,但是最后都发现没有一扇向他打开,然后他就一直在这团浓雾中,非常无奈和难过,觉得自己是个没有未来的人。如果不是因为这种咨询,像我这样每天从事挑选最优秀人才的工作者,是不会知道这些没有任何优势、甚至迷失了自己方向的年轻人是这么绝望,我被触动的不仅仅是同情心,而是发现,其实这些人需要的只是一些指导、一些机会、一些思考的角度,这都不是很难的事,但现在我们的社会能提供却还做得远远不够,包括我自己,如果不是参加过这次活动,都从来没有想到过。 这个学生的案例,把我从批评者带进了观察者的角度。现在的大学生的能力正呈现出典型的马太效应,优秀的学生因为能力出众,赢得了越来越多的机会,而能力起点较差的大学生,则因为缺乏机会,越来越失去竞争力。中国现在进入了经济文明发展的全新时代,在快速运转的经济车轮里,有很多年青人就这么被甩了出去。[b]一个完成了大学学业的年轻人,刚走上了社会,就被证明是没有用、不被需要的人,即使他们有着强烈的成功、努力的意愿,这不仅是对年轻人巨大的挫折,也是对社会教育、家庭培养成本的巨大浪费。[/b] 当我选择不再满足于做批评家,而是愿意付出努力来做一个实干家后,才发现做一个实干家是远远难于批评家的。因为需要付出时间、精力,还可能因为经验不足犯错,甚至不能被理解。青年的就业问题是一个复杂而又艰难的专题,如果只是出于兴趣和责任心,能否坚持得长久,恐怕不能现在就下定论。中国是个发展太快的国家,也许不出一年,大学生找不到工作、企业不愿意要大学生很快就会成为老生常谈、变成政府/企业/高校不愿意看到、但又不得不接受的现实。 有个著名的故事说,有个老人在海边把一条条搁浅的鱼扔回大海,别人问他,那几万条搁浅的鱼,凭你一个人的能力怎么能够救得过来,老人说我不能救所有的,但是我凭我的能力救了那些本来不会被救的,所以我的行为是值得的。中国目前有1600万大学生,年平均就业率已经下降到了70%,最近我收到北京就业指导中心的邀请去参加中国大学生实习论坛,邀请我的老师说,现在就业有困难的学生至少有100万人,那凭我有限的能力和精力,难道就学那老人,价值就在能够救多少就是多少吗? 每个像我这样的,希望给大学生们提出实习、就业指导的各行各业的人们,都会有一样的问题——我们应该如果有效发挥有限的人力和物力,避免我们最后变成一群拾鱼的老人呢?我给出的建议如下: [b] 第一点:现在是一个多任务批处理的时代,大学生就业、实习的指导工作应该要致力于寻找最佳的杠杆和支点[/b] 中国的教育体制顽固但又有着巨大的影响力,大学生的就业问题好像一批流水线生产出了一批相似的次品。但就业问题是人的问题,产品出了次品可以打回工厂重新加工,人呢?肯定不能打回学校来重教育。 9月19日晚是复旦大学的社团秋季招新活动,我正好去参加一个活动,看到某个能容纳大概1000人的教室坐满了人,连窗外都拥满了人。我很好奇,过去看了一下,黑板上的标题是——如何学习500强企业的面试技巧,[b] 我认为这就是现在青年大学生就业指导的最大问题——重技巧不重原理、重概念不重思辨。[/b] 我自己查过,关于如何纠正大学生问题的有效思考和指导仍很少,所有愿意思考如何帮助大学生就业的专家,都跟我一样,拥有丰富的经验和活跃的思考。现代是个多任务批处理的时代,而中国教育体制的弊病造成大学生的就业问题有极大地相似,这就为我们奠定了一个应该能够找到批处理方法的理论基础。如果我们从这些共性的问题中寻找到支点,那么我们就能够事办功倍。 关于这个支点的寻找,我接触到的解决方案大致包括: 1、由政府、企业或者高校组织的培训:包括就业技巧、成功学培训、沟通技巧、职业培训等等。 2、专家咨询:包括讲座类和邀请专家座谈、写主题等等。 3、增进企业和学生之间的沟通的辅助:包括各类人才市场的组织等等。 我因此想到了美国的STW教育 自1960年前后,美国政府就观察到了学校教育因为跟不上企业技能的需求改变,造成年轻人毕业即失业的问题,因此自1970年起开始推行STW教育的国策。STW是School To Work的缩写,即从学校到就业的补充教育。完整的教育体制,不仅仅是学校,而是包括家庭和社会环境在内的全部教育,其中缺失一块,就像社会健康就业的DNA基因有了缺失,使年轻人的失业问题不可避免。除了美国,其他国家的协助学生就业的指导都很多,像德国,甚至已经细化到了具体执行的方案,但中国与美国、德国等发达国家的国情差异很大,STW的概念适用于中国,但实际的培训政策和内容照搬来中国,因为中国高质量的指导人员数量有限、中国企业岗位需求变化太快,也不能适用。 [b]我个人认为,中国大学生的STW教育,大致包括三个重要的模块:“工作伦理块”、“行为模式块”和“基本能力块”。[/b] 就业问题的另一方是企业,我们的现代企业制度,是通过自己摸索和向成功企业学习后,由企业和企业经理在自觉或不自觉中,运用的原理和规律,这些规律也就是企业的人才要求的依据.这三个模块种: “工作伦理块”------指的是现代企业内部的工作伦理; “行为模式块”------指的是现代企业内部普遍有效的基本思维和行为方式; “基本能力块”------指的是与知识相区别的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 显然,在我们的教育体制中,这三部分或者缺失,或者与现代企业对人才的要求脱节。 [b]有了支点,还需要杠杆,我个人认为杠杆应该是——如何与(1)政府的政策层面(2)人力资源的市场化层面相结合。[/b] [b](1)政府的政策层面:[/b] 政府的促进劳动就业政策,是基于过去的问题给出的解决方案,而现在的新问题,包括企业招不到合适的人才、大学生就业难,这些问题已经从单纯的人力资源市场问题,变成了一个复杂的社会工程,直接影响社会和谐和稳定,并且还会影响到教育体制的改革、企业效率、产业竞争力、外国直接投资和投资回报、新产业的发展等。政府的政策提出,不应该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需要专家们给出经过探讨的建议作为参考,这应该是所有希望为大学生职业指导作贡献的专家着眼的要点。 [b](2)人力资源的市场化层面:[/b] 关于这点,我们应该认识到,STW归根结底,还是谁承担STW教育成本的问题。 在短期内不可能指望政府给出太多经济支持的前提下,真正有效的解决之道,应该是,也只能是市场化的解决方案,也就是在有限的财务物力的前提下,创造性地开发出为社会效益服务项目的商业价值和经济效益。比如目前企业找不到人才、招聘成本高效益低,也许可以通过一种新的服务机制,促使企业积极参与到这种项目中来,最后使STW教育的大部分不能靠政策层面来解决的成本,通过市场的资源配置,良性地、持久地得到解决。 阿基米德说,给我一个支点,我可以撬动地球。如果能够通过这些的探讨,理清青年人就业问题的解决支点,并且在政策层面和人力资源的市场化层面创造力矩,那我们可以撬动的就是一个意义非凡的大学生实习、就业市场。 [b]第二点 大学生就业市场、就业需求、职业指导等概念需要科学地、富于创造力的重定义[/b] 我们这个时代很特殊,沟通成了越来越困难的事。有一个最近很红的管理大师曾仕强,机场到处看到他的书和演讲,写了比较东西方管理差异的书,他提出的一个观点——中国人是不能沟通、只能商量的,他观察到中国人经常是越沟通越糊涂,他总结是中国人不买别人的帐,所以他建议与其跟中国人浪费时间作无效沟通,不如以商量的方式,就把事情完成了。我开始觉得他的观点很有趣,也有一定的道理,但我在和外国员工的沟通中,也发现不能沟通、只能商量的情况,就开始反思——[b]据我的观察,关于中国人沟通能力差的大部分抱怨,是因为各种用同样词汇表达的概念,在由来自不同的文化背景和教育背景的人使用时,包含完全不同的意思。这种不一致的定义,最后造成了沟通的困难。[/b] 比如说人才,现在中国的大学、企业和政府关于人才的概念都没有一致起来,每个人都是按照自己的理解在定义,那么这些大学生——又怎么可能明白自己该怎么努力变成佳节又重阳人才呢?大学生在找工作、做研究、出国深造的需求目标中,只可能按照自己的理解得出结论—— 1、能够被500强企业录取的就是人才,所以大学的考证族、面试族千方百计地装扮自己的技巧,忽视了自我的价值观和能力的培养;2、能够保送研究生、博士生、留校的就是人才,所以学生成了书呆子,或者忙着弄虚作假、抄袭论文,忽视了真正学术能力的培养;3、能够被国外名校录取的就是人才,所以出现了某些学生盗用自己同学的信箱发信恶性竞争,或者考托考G,大学里每天琢磨着怎么出国,忽视了自己的真正职业生涯的展开。 除了人才,还有能力、价值、职业目标、企业需求等概念,都需要通过充分的讨论后重定义,我们不能追求绝对正确的重定义,但是在社会各界通过这个讨论并且重定义的过程,也是彼此互相沟通思想、看法和行为,给出合理有效的大学生实习、就业的必须。这些符合时代需求的重定义,能够帮助就业困难的青年群体改变原有的错误观念,理解我们所处的特殊时代,从而走向顺利的就业乃至成才的道路。 第三点 寻求创新的合作方式,使企业积极参与到社会救助里来 [...]

2006年9月21日08:00 |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