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7月 的存档

很多报告要写,很多idea要想,很多事情需要安静地想想........早上,有时候比较惬意的是可以偷偷溜到附近的starbuck,在阳光和咖啡的香味中用功。 离我办公室最近的那个星巴克是在汇丰大厦的底楼小隅,比起陆家嘴西路江边的同类,景色逊色了很多,但是因为交通的关系,就成了我可以常去闭关的地方。 然而,今天早上,就在我想事情的时候,一个高大的年青保安,冲到我边上,跟我说“请你把插头拔掉,因为这是大楼的清洁工专用的”,他那么严肃地命令我的时候,在阳光斜倾的惬意里,我有点眩晕,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我想我当时一脸茫然的样子促使他更加坚定地继续命令我“这是大楼清洁专用的,你没有资格用,请你马上拔掉插头”.....我反应过来后,问他“为什么”,他说那是“规定”。我告诉他说有的星巴克都有这样的插头,而且我不认为他有资格这样来命令我,并准备再继续想跟他论理的时候,星巴克的服务员来了,她也很诧异有这个命令,把这个保安拉到边上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以后,那个保安就没再来烦我了。 过了一会,星巴克的服务员过来了,她也表示不能理解这个保安的行为,然后我问她并得到答复说他不会再来骚扰我的时候,我转头看见那个保安和一个年长的保安在不远处窃窃私语,那投来的眼光,肯定不是对一个顾客和业主该有的尊重。 就在我写文章的时候,那个星巴克的服务员又过来,告诉我大楼的保安还是要求我必须拔掉插头,她很为难的样子,那个保安站在稍远的地方,看我很生气的样子,就只好走掉了。 如果我是一个粗暴无礼的顾客,那么我就要跟他们大吵,然后直到把经理叫出来,最后逼他们道歉,那么我的付出就是至少2个小时的无谓争执和气力。 如果我是一个懦弱无能的顾客,那么我就马上收拾东西离开,心里想,下次再也不来这个鬼地方了。 如果我是一个讲道理、而又很不满意的顾客,我又该如何对付这件事呢? 事实上我根本没有办法,所以我能做的,就是把我的身份从顾客转变成一个观察者,来探讨一下是什么原因,造成这类事件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让每个中国人那么地怒气冲冲,越来越缺乏修改,让大部分中国公司的员工提供只会让你难受而不是周到的服务,让整个中国经济以每年超过10%的速度飞速增长,而中国人的生活质量却每况愈下,包括我自己。 浦东陆家嘴地区有包括金茂在内的多姿高楼,还有更多地在崛起,我在做佳节又重阳爱因斯特的工作,就发现经常找不到建筑或者Civil Eng的学生,因为这些专业的学生,或是跟着导师,或在公司兼职,在中国这片热火朝天的土地上忙得不亦乐乎。2005年参观浦东新区政府的时候,才知道15年前,我所在的这片不逊于纽约曼哈顿区的土地,居然根本是片空白,那时候连地图上都没有浦东这个区,所谓“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如今,从我一直居住的杨浦区,到现在的陆家嘴,也就不超过20公里的路,这片土地如同雨后春笋般从农田变成让每个外国人来时诧异的地方,是伴随着我自己成长起来的,然而我因为就在每天这样的变化中,觉得一切都那么自然,也就没了那份诧异,直到在外国人的严重的诧异中感觉到骄傲时,才会感觉到自己正在经历的这个时代,对于整个中国,都应该是非同凡响的时代呢。 人的平凡之处,在于会漠视身边那些惊人的变化,拒绝自己的改变,固守那些18岁前建立的观念,然后在30岁后,就开始埋怨改变的时代给自己带来的不适;人的不平凡之处,也在于惊人的变化中,能够把握住自己想要的快乐,不能漠视自己内心的感性需求,在所有物资的纷扰中,越来越向往真诚地回归。 那么我们这些成长在这样一个时代中国人的心里,真的完成了与这些大楼和现代化的表象的转变了吗? 很多人是有的,比如星巴克的服务员们,我就很喜欢他们真诚的笑容和对人的关心,我想他们都是很快乐的,在一个不错的环境里,拥有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来的顾客大部分是喜欢西方的咖啡文化的彬彬有礼的白领。到星巴克消费的时候,那一轮又一轮的端茶送新品,让你觉得这里的文化不是计较而是分享,门口经常推出的希望工程捐款,让你觉得推行的文化是关注世界而不只是自己,所以,每次到星巴克,就会平心静气下来,不再计算自己付出的钱和拿到的产品之间的成本价差,所以星巴克的价格可能比大多数中国茶室高很多,但是顾客永远那么多。 很多人也是有的,即使没有精致的产品和优雅的环境。去出差的时候,如果越往北走,常常会在某个小饭店被感动。北方人的粗糙和豪放,会让南方人不那么适应,但是老板娘问长问短的关心,甚至服务员会自作主张,但是你会发现你没有因为出钱就变成了高高在上的皇帝,倒是那些不计分寸有时候有侵犯嫌疑的好意,在你的最初怀疑和抵抗,直到最后感动和接纳的过程中,让你反思是不是在现代化的成长中,我们丢失了中国文明悠久的厚道和与人为善,并为此感到可惜。 那么还有更多人,就如同那个保安一样,是被这些转变扭曲了内心和对人的关怀意识的。我不想责怪他,也许他是出于警惕,害怕因为没有阻挠我,就被上级责备,也许他是出于节约,认为我的电脑占用了不属于我的资源,因此能够这么义正言辞地来屡次干扰我。然而所谓文明,除了物质进步,人类关怀意识的进步、人际关系的融洽等等,都是文明更重要的组成。 这几年,外国学生来实习的3个月中,基本会发生:从惊诧---不能理解---试图探索/沟通---放弃---得出利用中国发展而不是尊敬中国发展的结论。于是我必须常常解答以下问题: 1、中国的车为什么从来不在乎人,可以这么横冲直撞? 2、中国为什么有那么多穿制半夜凉初透服的人,他们在管理什么? 3、中国的公园为什么有围墙,是为了防止公众享受绿地? 4、中国人为什么自己都不知道传统是怎么回事,对自己的很多节日都不再在乎? 5、中国人为什么总是辩解,而不是积极讨论需要提高的方面? 。。。。。。。。 一个物质进步的中国可以引起世界的尊重,但是一个不能保持巩固住自己文明、体现对人关怀的中国,会挫伤这份近代史100多年第一次真正赢得的尊重。而中国这个概念,不是那些高楼大厦构成的,而是一个个中国人组成,无论他们来自城市、乡下、白领、民工任何不同的身份和背景。 今天早上,看到一个穿衬衣戴领带的人在路边拿着手机以80分贝以上的声音讲话,就觉得,学了西方那么多的皮毛,其实如果能够保有中国的文明——温文尔雅、对路人的诧异眼光有收敛,那么哪怕是现在还穿着长衫、马褂,中国人也是文明的。 而刚才,被一个保安和他的同事们屡次来干扰,要跟我确认是否有资格用电,或者是否超时了,汇丰大厦的管理上有那么多需要改进的地方,严格的训练使他能够注意到一个安静寄隅的我在把电脑插上了30多分钟,就敏感地要来拔掉我的插头,却不能拿出一份文件或者冠冕的理由来证明必须这么做的时候。就更觉得,哪怕以后全部变成机器人,严格执行那些考虑到汇丰大厦厕所、大厦的电梯、灯光都不会被任何人多用造成浪费,那么这个世界包括这些耗散精力的管理方式也不是进步了而是彻底堕落了。 套用一句老话:以人为本 再套用一句时髦话:和谐社会 我们做到了吗?中国继续造房子、建设漂亮的大楼和道路就一直真的进步吗?我们意识到我们做得还不够吗?那么我们如何能够改变呢? 现在我要拔掉我的插头离开了,我想那刻那个保安会松掉一口气,而我也没有那么多的愤怒了。 谨以此文与有志者共勉: 屈原说过: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这几千年过去了,终于在这样一个巨变的时代,把自己的能力和精力,用在促进那么缺乏的人性关怀上,是获取快乐的重要方向之一。希望每个能够有能力的中国管理者,无论是在政府、企业还是其他位置,反省一下,我们自己的人生意义,是不是也被这在些疲于奔命的无聊细节 ** 了。

2006年7月26日08:00 | 1 条评论
标签:

在中国的社会混,想要自由,是件很不容易的事。 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和,而这总和靠彼此的忍让形成了既有的关系。想要自由时哪怕稍微动一动,就会有很多人来压制你,因为你乱了规则和秩序...... 还有,别人把设计好的自由方式塞给你——也许设计的比自己能争取到的还要好,但是却因为不属于自己,那就不再是真正的自由,而只是别人自由的附属而已。那个别人,青春期是父母,工作中是老板,成家后是老公,最后也许是你的孩子,理性的自由被感性真实地反感的时候,自由,突然成了自己的负担,和别人认为的不识时务。然后,就扪心自问,随着自己的感性走,真的对吗? 我看到大家都在说:不对!你想要不同的自由——那就从这不属于你的群体中出去!追求一份不能被世俗接受的自由,那群体里每个牺牲过的人都会愤怒起来,因为大家的忍让是习惯约定,那个打破约定的人,就该被排挤。你的自由妨碍了大家的顺从,你要那除了对自己、其他人都不以为然的自由,是你不成熟的表现。 我在社会里的角色,原来不是我自己能够定义的,那么我到底是谁?我在替谁扮演那个不自由的角色?我知道会有很多人来抢着回答这个问题,并且把他们的个人体验加上,证明他们的意见是多么的正确。 然后,我明白——自由还是顺从,是生存中必须考虑的问题,我清醒地知道,我被要求扮演好那个角色,而不是乱了这一台计划好的美好演出,而我这个角色扮演地是否快乐,是大家不会关心的,因为这个群体,本来就建立在每个人都不快乐的基础上,要自由和快乐,是自私和奢侈的要求。 这一刻,我深深为中国社会感到悲哀,因为没有自我的活着,已经是一种方式和习惯,而中国人的自我,是没有足够空间的。所以,要自由和快乐,就将付出生存的代价了,然后就看你是否有能力和勇气为自己要的自由买单了。

2006年7月20日08:00 | 没有评论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