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6月 的存档

报纸上、电视里、电台里都开始报道世界杯了,一个不属于你的节日到来的时候,不参与庆祝是否会落伍? 女人对于这个问题一定有点忐忑,因为世界杯是属于你不能忽略的另一半世界的魅力,但身边的大部分引起某个球队、某场比赛作为话头,世界杯变成了寒暄时的那支“香烟”,如果不能接过来,生分感可想而知。 听说有些旅行社开始安排不看世界杯的女士开始旅行,生意还不错;听说有些住宅在酒吧边上的人们不胜其烦,被吵得睡不着觉;听说有些球星赛前乱搞,被报料了.....负面消息肯定能缓解像我这样的没有参与感的人压力吧。 也不是没有试图了解过足球,中学里半夜熬着看世界杯的开帘卷西风幕式,结果开帘卷西风幕式到了却睡着了;大学里看到研究生们拥挤在小小的黑白电视机前争吵和欢呼、工作后跟着朋友跑到球场跟着大家呐喊,我就觉得足球是一场集体的感性发泄。自己喜欢的球队能否获胜、对于球队的了若指掌的高谈阔论,成为人们兴奋的焦点,进球不进球都成为以发表个人见解的由头,有点像股票,但没有经济损失的担忧,因此我就很难为了足球而疯狂的热情。因为如果要不想做个伪球迷,要补的课还很多,精力有限,对于集体狂欢的场面从来有点排斥,所以世界杯,对我是个很烦的话题。 昨天在出租车上,司机说有没有看世界杯吧,我敷衍了几句,总觉得打击人家的积极性有点不妥。想象自己在世界杯结束后很久,被人家问起时还不知道到底谁夺冠了,就有点恐惧——是不是老了,就是从不看世界杯开始了?

2006年6月11日08:00 | 没有评论
标签:

很小的时候检到一只被打伤的小猫,带回家路上被公车的人说“赶快扔掉”,到家了又被父母骂,仍坚持养着,后来3天后就死了。然后很难过,哭了一阵,写了篇悼念的文章,第一次感受到对一个生命无法救助的无奈,文章被小学老师评为优秀,在课堂上朗读的时候,忽然觉得很没意思了,也许从那次,就开始长大了! 中学里很穷,穿的都是人家送的旧衣裳。现在年轻人可能不会知道穿旧衣服的感觉——样子不错的就不合身,或者让你从背后看跟男仔或者阿姨没什么两样。有个同学问过我“听说你们家是捡破烂的?”,我没有辩解,但是恨了他很久。因为从来没有过青春期的靓丽,于是也免了那些让老师们担忧的早恋,只把书如同复仇似的要读好,直到走向社会时第一个念头是挣钱。努力+幸运,很快开始不再为养活自己和家庭而担忧,然后所有的奢侈从衣服开始。某天穿过那些名牌商店——在几个小时里把壹万元变成衣物和各类装饰品的时候,忽然发现不再拥有复仇般的快感。精神是高于物质的,但是缺乏物质的时代里,我不知道自己的精神是否如同自己以为的那样坚强。摆脱了那些纠缠着自己的不快乐记忆而衍生的物质挥霍的快感时,我终于知道自己是个精神至上的人了,所以我更快乐。 小时候没有兄妹一起分担贫穷和家庭成分的自卑,我尽量减少和人沟通来避免被伤害。因为说话太少,经常词不达意或者说错话被人笑,于是我很介意别人的不宽容。有次演讲课紧张说错话,造成大家哄堂大笑时背后的汗感至今还记得。没想到自己的工作居然现在要说这么多话,沟通成了重要的能力和经验,回头望来时路,当年的脚印都淹没在了记忆里。曾经努力把自己变得跟机器一样准确,也几乎做到了,然后某天突然发现说错话时,原来还能不介意变成佳节又重阳人家的快乐,我知道自己坚强起来了。 被别人误解,或者不能被别人理解的时候,总会委屈。 交代了别人如何做事,却发现别人不能按照自己的要求行为时,觉得自己不被尊重,总会愤怒。 非常努力,却不能达到目的,除了阿Q的方式告诉自己尽力了,总会觉得很无奈。 忽然有天,知道那些让我不快乐的现实背后,有我以为知道但其实不知道的原因,而探索那些我不知道的原因,能带给我更大的成就感和挑战时,我知道,我的人生上了一个新的阶段。

2006年6月8日08:00 | 没有评论
标签:

自从一月份因为那封让我作为中国人有点愤愤的学生来信,花费了我很多时间才勉强回信后,对方也终于在我已经以为他不想再回信时来了回复。 很巧的是,几天后接到当年Host过他做实习的计量学院老师的电话,没想到聊了一会,他也提起了Jacob。看来这个有很多想法、也很敢于批评我们的瑞典学生,也让他不安了。 是啊,作为一个中国人,虽然这个国家大得根本不需要我来代表,然而在这份很特殊的工作上,我们会常常被推到一个代表中国的位置,要和很多让我不能接受的评论来argue一下。 好像有个著名的英国人说——“爱国主义是流氓的最后庇护所”,我当时读到时心里一惊,觉得可能有什么很重要的point被我miss掉了,因为经常一边在维护着中国人名誉的时候,对于国人不排队、公共场合大呼小叫也很反感。爱国主义对我而言,感性上是不能改变的倾向,理性上还一时不知道应该如何检讨具体实施方式。 ------------------------------------------------------------------- Fanfan, This reply is months overdue, and for that I apologize. I didn't know, and frankly still don't really know, how to respond. After reading your story, I realize that you have been through more than I could possibly imagine. What you describe sounds like a nightmare to me; the [...]

2006年6月7日08:00 | 没有评论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