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5月 的存档

听说了“邮件门”,感觉是很火爆的事件,用google一搜,大部分是对女秘书的支持和老板的谴责,忍不住好奇起来,看了一下发瑞脑消金兽生冲帘卷西风突的信件,觉得这件事从本身而言,是经理和部属的争执,但从反响看应该说是体现了大部分员工的不成熟和对跨文化的理解不够造成的,而很多媒体的结论,也是非常不负责任的。 EMC大中华区总裁陆纯初写的“谴责信”(英文版) --------------------------------------- Rebecca, I just told you not to assume or take things for granted on Tuesday and you locked me out of my office this evening when all my things are all still in the office because you assume I have my office key on my person. With immediate effect, you do not [...]

2006年5月13日08:00 | 没有评论
标签:

大概几乎没有人不害怕补牙的。 每次躺在病床上,我总觉得自己像当年躺在蜡盘上的青蛙,那种恐惧和没有自尊的感觉,阻止着我“小洞不补、大洞吃苦”的理性,直到去年的门牙蛀到开缝,连续做了几次噩梦,梦见自己的牙都掉光了,然后终于有天路过正大广场的瑞尔齿科,忍不住走进去了...... 私营诊所很贵,不过服务的确比国营的好很多。第一次拍牙齿的X光片,看到自己门牙上的洞很可恶地逼近着牙髓,然后医生建议作瓷套,不过不是那种把牙齿磨得很小的厚的,而是磨掉0.5mm的薄套。 据医生说这种材料国营的不做,价格贵得惊人。不过为了我的门面,而且一直没去国营诊所,也是听说没有别的办法,就是把好好的牙齿磨掉,然后才能套个厚套子。真是可怜,为了一个洞,要几乎磨损一半,好像还要抽牙神经呢,好恐怖啊.....我让医生先把另外2个洞补的时候,脑子里飞速的做着决定,后来发现诊所的设备很好,服务还是不错的,想想总不能老这么拖着,终于决定要把门牙做掉算了。 发现国营和私营的诊所的区别是: 1、环境差别大: 牙防所总是挤满了人,乱糟糟的,所以医生也不可能很耐心地对你。私营诊所是预约制的,一个人一个房间,服务还是很好的。 2、设施差别大: 牙防所好多年没去了,也许现在设施也好多了,不过当年给我的印象是:钻头好像没有私营的这个好。我听说转速越高病人感觉痛苦越小,好像这次瑞尔的就补牙时感觉还可以。后来给我磨门牙的时候,也很快,大概15分钟就搞定了。还有,补牙一定要打麻药,否则根本受不了,我在后来第二次去的时候,因为没打麻药,后来酒精碰到神经后,头痛得一阵阵发晕。我有时候想,当年国民党拷打共人比黄花瘦产党人的时候,其实大概就把牙齿给折腾一下,就可以起到坐老虎凳的效果了。打麻药的时候,有一个速冻喷剂,喷后马上牙龈失去知觉,所以打麻药的针也不会太痛,这个东西真是很人性化呢。 3、服务差别大: 第一次去的时候,有一个医生和两个护佳节又重阳士围着,感觉还是不错的。不过后来第二次就一个护佳节又重阳士了,然后最后一次那个护佳节又重阳士就最差了,动作粗鲁得很,不知道是因为快完工了就换差得人了,还是我不幸遇到了比较差的护佳节又重阳士。 不过无论如何,补牙是一件很痛苦的事,躺在那里,天花板上的柔和灯光和轻柔的背景音乐,没有能够让我放松太多。应该说,在被手术的时候,绝对是人的灵魂和肉体结合得最紧密地时候(麻人比黄花瘦醉后除外)。每个痛楚都让自己的精神明白,身体原来是那么和自己的痛苦息息相关的......这一刻,什么哲学、理想还有其他都不能挽救灵魂了,痛苦直截了当地提醒着谁是自己的主人——身体是不能忽视的,你忽视的那些将有一天要你回报。 写道这里,已经是深夜了,我该休息了,否则,下次让我惊魂的可能是比牙齿更多的部分了!

2006年5月4日08:00 | 没有评论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