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7月 的存档

美国的讲遭遇中国的听,每每成立一场滑稽的对峙。 美国的讲者,把一个个试图启发的问题抛向听者,那热情随着屡屡遭遇中国的听者默然后渐渐低落,我不知道是讲者的质疑更有力,还是听者的沉默更有力,但是沟通,其实方式比内容更重要,是我作为旁观者最深的感慨。 我知道,讲者的挑战和听者的默然,心底里是一样的急切交流的愿望,但讲者的热切,因为得不到回应,变成了无奈时,听者的诚恳,也因为不知如何回应变成了压力,其实,美国的讲者,不知道是自己打破了中国听者来自传统的对师道尊严的遵守和现代的中国师生的合谋习惯。 中国的师生,传统就是不平等的,“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者也”,老师,在圣人的光环中,往往是不容任何质疑或者挑战的。师道尊严,甚至凌驾在父母之上。在我那个时代,常常看到父母对老师说“如果我的孩子不好好读书,您一定不要顾忌,随便惩罚,就算挨打也是活该”,在现在,听说小学的年轻女老师,还很敢于教训年长她的学生父母。“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其实可以为父之父呢。古代的师道尊严,往往是来自于大家的认可,诸子百家时代,蓬勃发展的思想大师中,能够被尊敬、得到徒弟拥护,全是基于自己的成就,《论语》——其实就是孔夫子的门徒收集了他的言行语录,那对师傅的尊敬,还有崇拜。古代的教师,很多是落地的秀才,虽然没有得到官位,倒也满腹经纶,不乏悲天悯人的人物。 现代的老师,大多没有经历民间大众的优劣筛选机制,却因着应试教育机制,把传统的师道尊严和现代的考试教育目标结合的完美无缺。老师的教育目标,就是帮助学生千方百计获得那些可以考试证书的敲门砖,老师把观点灌输给学生,学生把观点记录好应付考试,并且在考试通过后,以百倍于当时学习的速度进行遗忘。老师和学生,是关于一场持续近16年的考试战争的合谋者。 那美国的讲者,如同对牛弹琴,那不是牛的错,是弹琴的人错,然而,当符合现代新的需求的琴声响起,需要闻者起舞的时候,那些孺子牛们,怎么就成了真牛呢?

2005年7月9日08:00 |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