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12月 的存档

这次年会去遥远的哥伦比亚,在此之前,Jeff跟北京哥伦比亚领馆的MM多次通话,从陌生到认识,从认识到熟悉,从熟悉到尊重,Jeff在与哥伦比亚领馆的中国工作MM结下了良好的关系,这点我在12月27日前带Jeff去拿签证的时候被证实。 12月27日早,我和Jeff摸索着北京的交通系统,终于找到了光华路的使馆区,几乎所有的驻京领馆都在那个区域集中着。有点搞笑的是,因为一开始不太熟悉,Jeff在远远看到一个挂着很像哥伦比亚国旗的地方就开始跟司机说那应该就是我们要去的地方。北京的路很宽,司机疾驶而过,Jeff大叫过头了过头了,然后在车窗里向站岗的北京解放军大喊“这里是哥伦比亚领馆吗?”时,我们终于看清原来是贝宁的领馆,很遗憾至今我还是不知道贝宁是哪个国家,不过当时所有人,包括司机都笑出声来! 哥伦比亚领馆在日坛公园的东侧,门口没有一个人排队,不像我们看到的新加坡领馆,在冷风中排着长龙。门口的解放军弟弟检查完了我们的护照,就放我们进去了。中国办公人员腾MM在办公楼门口迎接我们,非常友善,收了我们的证件后,问了一些问题(完全是兴趣性发问,而不是盘问),就告诉我们大使不在,中午12点左右才能回来,让我们留下证件,先去吃饭后再回来拿。还叫我们把带得很多不贵重的东西放在她那里,回来拿签证时再拿。 中午12点半,我们返回时,正好遇到大使的车驶入,然后在等了一会后,就顺利地拿到了所有去参加爱因斯特年会的人员的签证。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Jeff了解,原来的哥伦比亚的商务签证办理非常麻烦,除了公司执照要做公证的双认证外,每个人还要做无罪公证的双认证,另外签证费极高,每个人要1300元。而此次开始我们按照哥伦比亚的商务签证办理,在和爱因斯特哥伦比亚谈到签证的费用之高和手续之繁后,爱因斯特哥伦比亚的秘书长Bernard告诉我们,我们可以拿一种礼遇签证(Courtesy Visa),是免费的,也不需要办那么多手续。所以在Bernard给北京的大使打过电话后,我们就这么容易地、免费地、礼遇地拿到了签证,而当时我们原来化钱办理的所有双认证文件还没有拿到呢。 另外,根据哥伦比亚的商务签证规定,签证期只有1个月,而我们的年会因为要到1月28日才结束,所以现在签证的时间还不对,而这次的礼遇签证上给了3个月时间,签证上都是西班牙文,看不懂,但是可以看到IAESTE的字样。 哥伦比亚签证,是我在办过那么多国家后所经历的最轻松、最愉快的,很希望明年有同学会去哥伦比亚实习,我想我可以保证那时候办理签证还是不会刁难你的!

2004年12月28日08:00 | 没有评论

在跨文化的环境中工作,经常听到中外学生因为语言的差别闹些笑话,包括自己也有过,因此决定开始正式记载与此,欢迎评论和补充。 一、Chinglish用法记录: 1。::em25:Linkman; 出品人:Arthur Liang in IAESTE office 2004 联系人: 正确说法 :em222:Contact person 2。:em25:What's your father? 出品人:Fireium Zhou in IAESTE Summer Camp 2004 你的父亲是做什么的?正确说法:em222:What's the job of your father?What does your father do? 3。:em25:You can ring me, my mobile number is *** 出品人:IAESTE training chinese applicant 你可以给我电话,我的手机是***。正确说法::em222:You can call me..... /ring--铃声,不用作打电话的! 二、Cross Culture笑话: 1。:em25: Fiancee [...]

2004年12月24日08:00 | 2 条评论

最近看到某周刊封面居然是《保卫张艺谋》,十分愤慨,忍不住翻出当年看完英雄后的文章,再批判一下! ----------------------------------- 我们是从《红高粱》、《菊豆》、《大红灯笼高高挂》等系列电影认识张艺谋的。张艺谋把他视觉中的中国推向海外,曾有人评论他是用中国的落后愚昧来满足外国人的喜好,于是这一次我们这位成功的导演推出了——《英雄》——中国人在2000年前的秦朝演绎了一场家恨与国仇、个人与天下的认识与争论,最后几位“英雄”用自己的牺牲换来了中国的统一和长城的建成。秦始皇——这位历史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暴君,在电影的最后,眼里闪动着因刺客无名用生命死谏的”天下要和平”的感动,先是大义凛然地抛剑给那个为了“给予他统一天下的神圣使命”的、不再想杀他的刺客,再是感叹着知音原来是最理解他的敌人。 于是在张艺谋的《英雄》里:暴君与刺客在天下统一的问题上达成共识,交流着对统一的美好意愿,在互相理解中推动了中国历史的进程。 就像电影结束时王菲的歌声中“总有人需要被歌颂....我们需要英雄”,著名的张导演这次用中国人擅长的人海战术和不怕死的传统,演绎了他理想中的英雄。 当我看到最后字幕里打出“秦始皇统一天下,护国卫民....”时,我倒吸一口冷气,张导演敢从如此独特角度来看待这位中国历史上第一大暴君——这位杀人如麻、焚书坑儒的残忍之人,并将要把他推向海外的时候,我想问一下大家——这就是我们这些自由的、文明的现代中国人要展示给世界的英雄吗? 我知道张导演有钱、有手段、有影响力,更有英雄情节,但是今天我才知道张导演的英雄是几百年前的封建时代的英雄(其实这样说还辱没了那些当年真正的刺客的生命)。 生错了时代的张艺谋对封建时代的向往,我们早就可以从《红高粱》、《大红灯笼高高挂》这些电影里感觉到了,这一次,是他对所有封建时代的向往和热爱的总爆发,只可惜,这只是他自己的“英雄”!

2004年12月20日08:00 | 没有评论
标签:

昨天来了客人,闲聊中试图在我和母亲之间建bridge,结论是很难,因为虽然只有一代的差别,但是截然不同的世界观使双方无法互相妥协和理解。 晚上我试图比较两代人的差别,发现根源其实可能就在不同体制概念的教化结果。 母亲这代,被太多理想化的公有制观念束缚,他们的幸福需要替别人来服务,需要能够被别人认可自己的价值,太在意别人的评价,害怕因为自己的私利而伤害别人,于是尽量避免任何冲突,即使要付出吃亏的代价。 我这代,在中国这最大的商业化都市长大,在人际关系和利益中试图寻找自己最舒服的位置,因此对契约看重,希望通过维护契约的方式来维护自己的利益平衡。 那么谁更容易获得幸福呢?谁对或谁错呢?

2004年12月20日08:00 | 没有评论
标签:

  Fanfan---是个法文名字,正确的读音是芳芳....... 今天第一次注册blog,很好玩啊,现在已经是凌晨2点了,但还是很开心得没有睡意啊!希望大家捧场啊.......

2004年12月18日08:00 | 6 条评论
分类: Fanfan随笔
标签:

沟通的方式包括:语言、表情、肢体语言、文字等等,很可惜的事大学们一般在这些方面都非常差。对于中国的教育应该到了反思的时候,中国想和平崛起,如果我们人群中的精英被培养成木衲、或词不达意、或废话、或空话、或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不仅是大学生们个人承担工作能力差的直接后果,其实企业、社会也要承担这些后果。 事实上,我观察下来,很多学生进入社会时的挫折很多来自不会沟通,包括不会跟领佳节又重阳导沟通、跟同事沟通、跟外面的客户沟通。常常有些同学理解力很好,就是不能确切表达自己的意思,而国外的同学就较中国同学好得多,这与中国的填鸭式教育的关系非常大,大部分学生根本在课堂里得不到锻炼表达能力的机会,而唯一本来可以自己锻炼的写作表达能力又被语文的教育方式扼杀。最后,沟通能力的差别会影响学生的生活,包括谈恋爱。 有效的沟通方式对于个人建立良好的人际关系、幸福生活都非常重要。

2004年12月18日08:00 | 2 条评论

关于外国学生常常询问的,我在国外时也切身体会到的,中国人喜欢在公共场所喧闹、插队、乱穿马路、不顾别人自私自利的行为,让我困惑过很久?难道除了跟别人解释这只是少部分人的行为后就只有承认中国人的素质普遍不如发达国家吗? 后来有天,突然醒悟其实这些问题,还是源于中国在这过去的几十年物质进步太快了,快得超越了文明进步的很多造成。 很多发达国家的人到上海,看到比美国一些大城市还漂亮的摩登大楼,感叹中国的先进时,并不知道这些物质文明是在过去的30多年里巨变而成的,而社会的精神文明,也不是领佳节又重阳导们喊喊话就可以马上进步的。于是这鲜明的物质与精神文明的对比,使中国人的精神文明上的缺陷格外鲜明起来。 比如随地吐痰,如果你在乡村看到一个老农这样做,即使有些厌恶和难受,也不如看到一个老农在浦东金茂大厦的门口随地吐痰的感觉触目。其他的问题一样,比如人车相混,骑车人旁若无人的乱穿马路,都是因为就在20年前,马路上还没有那么多车,而人们也不觉得这种行为那么过分....... 所以,文明,是一种历史进程,需要培育,而不是城市以暴发户式的增长就可以解决人与人间相互尊重的问题的。现在,允许城市人口的流动,是非常重要的进步,如果像原来,把农村人隔在外部或者郊区,而城市人趾高气扬的鄙视乡下人的感觉,其实建立在人与人因为物质的差别就可以轻慢对方的基础上,那文明,非但没有因为物质进步而进步,其实还退步了。 所以,在城市的生活日益恶劣、拥挤不堪的发展下,物质发达的商业社会越来越面目可憎时,我们终于开始向往另一种生活方式。让大家不要憎恨乡村人口的进入,而是憎恨起物质过度造成的精神丧失,才是真正的进步趋势。

2004年12月18日08:00 | 没有评论
标签:

问题1:缺乏目标性 大部分学生不知道自己的生活目标是什么,无论是短期还是长期。即使有也常常是比如考好某个考试或者找份不明确的工作。 我想这个问题出在学生对社会非常缺乏了解,只有在迫近毕业时甚至毕业后,因为现实的挫折才开始认真考虑起这个问题。但是那时候往往已经晚了,第一份工作对学生是非常重要的体会,如果没有目标,就缺乏必要的心理准备,最后输在了起步阶段。 另外缺乏目标性的一个严重后果是:自己做事也缺乏目标性,造成团队做事时效率的低下。

2004年12月18日08:00 |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