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政治性人VS政治人

2006年12月26日 | 标签:

如果你是个天真的人,那么世界上就分成好人和坏人两种;
如果你是个没耐心的人,那么世界上就分成聪明人和笨人两种;
如果你是个唯利是图的人,那么世界上分成可以利用的和不可以利用的两种。

所有的分法都很简单,常常顶着太过简单和武断的批评,却为了原则的简单运用能够带来挺高的准确率,也就不再理睬那些批评。直到最近,突然对于政治性的和非政治性人的区分和不能恰当把握而困惑起来。

我一直是个很不political的人,曾经很自豪可以处在political工作环境里,却能独善其身而又不被拖下水。但是,事实是,我必须面对political的人,也不能再采取原来的一分为二、躲避或者糊弄的简单方式来处理。半年前就看过了《硬球》,也很巧和能够近距离观察政治性人的行为模式,觉得political人是很会利用人性把自己的利益最大化的人群,看的书和技巧,我却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想学,每天困惑着,就不由自主地思考很多,于是有了这篇文章。

中国有句古话: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在此,我在这里补充一句:防人之心,不仅是对方害自己的坏心,还有那些政治性人操纵、利用你的心。希望这篇文章可以对跟我一样非政治性的人有一定的借鉴作用。

关于政治性人的行为模式的特点,根据本人观察和总结,发现政治性人和非政治性人的主要行为方式的区别如下:

一、信息控制Information Control

非政治人VS政治人----分享信息Vs利用信息

信息不对称,是普遍存在于各个行业和工作领域的。政治人会很本能地运用他们所拥有信息的力量,如果能够用这些不对称的信息从你这里获得利益、好感甚至回报,政治人一定会好好把握这种机会的。具体表现在于,比如“你知道吗?领佳节又重阳导马上要给你加工资了,我也替你说了不少好话,所以替你高兴”,你这个时候可能对他感激得不得了,甚至高于对领佳节又重阳导的感激。其实这个政治人可能就是在财务室里瞟到一眼加工资的名单,或者就是从某种迹象猜到了。利用你特别在乎的信息来笼络你,10个消息里也许只有1-2个是真的,你也会对这个朋友青眼有加,因为他让你觉得他的消息就是比你灵通。而且,在消息不准的时候,政治人也很容易化解说“哎呀,领佳节又重阳导说了原来是不算话的,算了算了,不要难过,你这么优秀,我也帮衬着你,你怎么也会加工资的......”,于是,利用信息的政治人总是利于不败之地的占着非政治人的瞻仰和重视。

二、 情绪互动方式 Motion Influence

非政治人VS政治人----平等坦诚相待Vs打你一把,再拉你一把

你又碰到过前傲后锯的人吗?他们在和你第一次见面时,表现得不可一世、不把你放在眼里、说话时迟迟疑疑、甚至根本不用正眼看你。能力强的非政治人第一反应是有什么了不起,你不理我我也不理你;能力差的非政治人会怀疑自己是不是什么地方让对方看不上自己,或者觉得对方一定是有什么来头,才会这样。于是,能力强和不强的非政治人都着了道了——因为这个时候,只要政治性人突然因为改变半夜凉初透态度,来请你帮忙、或者讨论什么事,几乎所有非政治人的反应都是受宠若惊、或者觉得对方虽然有点无礼,但还是认可自己的,于是常常对方的要求有求必应、或者尽自己的全力表现出自己的能力,来替政治人做好某件事。

这种打你一把、再拉你一把的做法,就像生物试验里的动物刺激性试验,那个政治性的人采取自己的方式来刺激你,找到可以控制的反应模式后,然后把非政治人刺激到接近情绪失控的边缘,再马上让步道歉来安抚你,那就是完成了一个很好的动物训练的cycle。政治人至此把主动权全部拿到自己手里,并且通过这种方式可以很容易操纵非政治人的反应和情绪。

这种方式在有第三者在场时,政治人一般运用最纯熟的模式时:
如果正好你有某件很小的事情被发现有犯错误,政治人马上会说:“你看你其他都好,就是这点经常改不过来”、“你就是老错的,还好被发现了.......”。这种借着别人错误的泛化,是在第三者树立自己的权威、破坏非政治人信誉的最好方式。因为,老实的非政治人觉得自己是错了,也就不会辩解,而那个在场的第三者,也就很容易把这种破坏性的印象给留下来。同时,政治人的批评往往表现出很善意的样子,他的包含、理解、戏谑,都让非政治人不好跟他辩解这个结论的对错,并被蒙蔽得失去了这种话对自己危害的意识。

三、人际关系 People Relationship

非政治人VS政治人----真心换真心Vs交易意识无处不在 Everything make a deal

相对于非政治性的人把每个人交往不错的人当朋友,把每个感觉不好的人远离的方式而言,政治性人是试图和遇到的每个人建立交易关系,把对方可利用度充分开发出来。于是政治性人和非政治性之间,常常会形成鸡同鸭讲的冲突。

政治性人是很懂得把自己付出努力的回报的利益最大化的人群,因此政治性人从来不觉得自己的工作或者行为是无价值的。因此如果一个非政治性的上司,找了一个政治性的下属,当这个下属的工作业绩不怎么样,非政治性的上司还想通过帮助政治性的下属提高能力来改善业绩时,那绝对是既同鸭讲。政治性的下属关于工作业绩的衡量标准不是对于公司业绩的贡献,而是依照自己的付出来作为衡量标准,如果这个时候,非政治性的上司或者老板,居然不能给予政治性下属他所期望的回报时,那么公司的流言、帮派挑拨、在客户面前的损害,会很容易发生。政治性的人不具备正面的能力时,他们会充分发挥自己的负面能力,因为只有负面能力成了他们作交易的主要条件,这个时候,非政治性的上司会非常愤怒而不妥协,然后承受自己个人被诬蔑和公司业绩被拖累的后果,政治性的上司就很会拱手送些小钱和人情,请神出庙。

四、占位能力 Position Holding

非政治人VS政治人----
犯错了要检讨,不过不是自己的原因也不要受冤屈Vs话要说到不会错,人要做到让你抓不住把柄,对错不重要,位置才重要!

政治性人很会说些极具占位效应的话,比如在批评你的时候,告诫你“有责改之、无则加勉”。非政治人想在这个时候跟政治人辩个是非,那是根本没有用的。相对于非政治人的无知和委屈,政治人很清楚地知道这个时候,对错并没有任何关系,关键地是自己有没有占对位置,这个位置不仅是相对于非政治人的位置,还有群众和旁观者的位置。

如果政治人抓住了群众会同情自己的要点,那么就敢于批评非政治人,并且强调已经发生的结果,来抢回自己的主动权和批评权,也许事实上,这个错误根本是政治人自己造成的,但是“人总归有错的吧.......”这样的话,把非政治人的辩解全部瓦解,并且赢得了大家的同情和支持。如果发现有对自己不利的要点,政治人会马上先下手为强,承认错误,然后马上要求其他人跟着一起检讨,还是保持住自己的有利地位。

陈水有暗香盈袖扁可以被抓到贪有暗香盈袖污还得到群众的支持;克林顿可以被抓到偷玉枕纱厨情还没有下台,这些政治人的手段一致的就是:没有被发现致命的错误和弱点时,绝对不承认;把柄一旦被抓到,马上先下手为强地认错,并且通过那些抓住他把斌的人行为中的任何小错误小事变大,找到群众注意力的转移点,让大家看到鲜明的认错态度对比,那么先认错的人也就先得到原谅和包容了。

五、人品和需求 Character Vs Necessary

非政治人VS政治人----人品最重要Vs需求最重要

政治人是些很会造势、用势的人,因此如果需要、而事实又不够时,编造事实是成本最低、最容易的手段了。非政治人会认为做人要诚实,因此而鄙夷政治人,殊不知,根据调研,全世界关于诚实的理解有187种,因此非政治人认为的不诚实,在政治人看来,跟本没有什么问题。聪明的政治人,说谎会很自然并且都做好被揭穿的准备,因此抓到了就说搞错了之类,下台阶也很容易,及时非政治人愤怒起来,先承认错误也是绝招,基本上到这点,非政治人也就不好追究什么了。既然这样,需要时,政治人说些谎,简直是顺其自然的本能选择了。

我的观察发现,政治人品格的形成因素,先天可能与家庭环境有关,家里原来父母是当政治人领佳节又重阳导的,因此就耳濡目染成了政治人品格,后天则往往是发现并且品尝到利用人性的好处而发展这一才能的。很多政治人,其实都是个人的执行能力较差的,但具备政治能力的人,的确要比同等能力的非政治人的官衔或者职位要高,因为他们把自己的错误很好的隐藏,并且充分利用身边的信息、资源和人力为自己服务,也很容易把自己的小团体打造起来。政治人对人性非常敏感,很注意对自己不利的人和事,并且对人的动机捉摸很透,所以也容易操纵、利用甚至陷害那些热衷于做事的、大大咧咧的非政治人。

所以非政治人可以选择保持自己的特性,但是必须警惕这些政治人的行为方式,尽量做到不被他们利用、麻痹和操纵。其实这个世界,不断由非政治人的劳动创造出来,如果因为缺乏分辨力,被政治人整合成了内耗的、互相利用的世界,那镇是巨大的浪费。

瑾以此文予那些与我一样——看到了政治性的好处却不愿意放弃非政治人的天真和直率的人们共勉!

  1. 中博网友
    2010年8月16日08:00
    回复 | 引用 | #1

    顶一下:小明

  2. 中博网友
    2010年8月16日08:00
    回复 | 引用 | #2

    奶奶曾经告诉我,女人不能从政,容易感情用事,做居里夫人到可以。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