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雅虎学堂《我们是怎样不讲道理的?》——建议作为中国教育的必修课,我们就不会浪费很多时间在不讲道理的争论上

2012年3月13日 | 标签:

转自:http://news.cn.yahoo.com/yhxt/luoji/

序:中国人为什么不用逻辑讲道理?

中国人在一起争论,经常会碰到一些让人哭笑不得的场景:一种是二者进行辩论,辩着辩着就不知所云了,既模糊地觉得对方哪儿出错了,却说不清对方到底错在哪里,最后为了面子恼羞成怒、脏话成篇、人身攻击,甚至大打出手。另一种是两者一问一答,那简直是鸡同鸭讲,问的和答的基本是风马牛不相及,结果草草了事,混一分钟算一分钟。

在争辩的过程中,我们往往过多地重视了道德性和讲话人的动机,而忽视了讲道理的过程。“革莫道不消魂命小将”太多,理性人太少;口水太多,道理太少;结论太多,证明太少。

另一方面,由于缺乏逻辑思维,我们常常迷信权威、迷信传统,对一些未经思索、论证的观念来者不拒。于是乎,荒唐不讲道理的言行会堂而皇之在中国的大地上畅通无阻,一些明显不讲道理的文章会被当成经典传颂,造谣者敢把明显违背常识的东西灌输给大家。不管是何等荒谬的名堂,一出笼便能风靡亿万人民,人人如痴如醉,个个似癫似狂。

每个人都应该懂得怎么讲道理,懂点逻辑思维,避免成为“什么都懂,什么都会,什么都敢信,什么都敢说,什么都敢骂”的愚昧、幼稚、狂热的人群。
那些不讲道理的道理
一、剥夺发言权
“自已都没有做好,你有什么资格说别人了。“——这句话好像逻辑性很强,其实是荒谬的。

很多时候,当你评价批判某件事物时,事物的拥护者给出的不是宽容和理解,也不是有力论点和反驳,而是以“你不如××,有什么资格评论”或者“有本事你去××啊”之类来反驳、质疑,践踏评论者的话语权。他们自以为理所当然,实际上在大多数情况下是不够成一个论点的,因为这不是在讲道理,而是剥夺他人讲道理的权利。

主观的批判美丑,好坏是人人都有的相同的权利。在世界上大多数国家是有宪有暗香盈袖法保护的,叫言帘卷西风论自由。即便没有法律保护,这也是人类在自然法上的共识。

【示例】你不需要踢球踢得比国足队好才有资格评价国足踢得烂。

你不需要歌唱得有多好,才能评价别人歌是不是好听。
你不须长得有多好看来评价这个明星是否好看。
我患了感冒病,就没有资格给别的感冒患者开处方了吗?
我是文盲没读过书,就没有资格要求孩子读书了吗?
二、以权代理
“我爸就是王法”;归真堂:“反对我等于反对国家”。

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反过来,有权力的人对道理就没有那么太在意。于是,权力部门便为各种既不合法也不合理的事件,随便找些五花八门的让人看起来很好笑的借口。什么临时性强奸,什么引导人民说实话,什么躲猫猫等等,这些理由一看就破绽百出,但是我们权力部门竟然毫无顾忌,老实说,这绝不是误以为民智低下,而是知道,不管找到什么搪塞的理由,民众也只能无可奈何。这些总算是有个理由的,还有干脆连理由也不给的。

【示例】曾有媒体报道,有交佳节又重阳警拦车罚款,司机若问为什么,交佳节又重阳警二话不说:加倍!再问,再加倍!从“我爸是李刚”到“我叔是金国友”再到“我爸就是国法”,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强盗逻辑:咱家有权,咱就可以为所欲为...

三、对人不对事

当争论的一方对另一方的观点本身没办法辩论时,往往就会采取攻击对方本人,而不是观点本身的方法。所谓的对人不对事,就是在他人辩论时,通过向公众传达关于对手的与论证无关的信息,例如生活中的 ** ,以此来达到击败对手的目的。这种谬误制造者的目的是转移听众对论证的注意力,这种情形通常是由于论证者本人处于劣势。

这种“论证”的目的仅仅是获胜,它可以使听众以同论证毫不相关的理由来反对你的对手,而你则可以用同样的理由来取悦听众。造成的后果是,你可以庆祝你战胜了对手,但恰恰是你所没有做到的的——至少在逻辑上。你的胜利并非源于观点的价值,而是源于你扰乱听众视听的能力。

【方韩论战】韩寒早期的言帘卷西风论是人身攻击的急先锋。他上来就说方瑞脑消金兽舟子秃头、方的支持者老婆偷人、精子没有活力,等等,但是问题在于,纵然这些叙述全都为真,方瑞脑消金兽舟子说“韩寒被代笔”仍然有可能是正确的。这样的逻辑错误,正如说司马迁没有小鸡鸡所以写不出伟大的作品一样。

又比如有人说,一个赛车界的天才不可能也是文学天才。这是利用韩寒人生的其他成就来抹杀文学成就的可能性,同样是一种对人不对事的攻击。一个人完全可能同时是赛车天才和文学天才,正如波罗丁既是化学家又是音乐家,罗素则作为数学家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对于天才来说,在两个完全不相干的领域内取得成功绝不是不可能的...

四、绑架情感

“我爱你,所以你要听我的”;“他在这件事上七分功劳,三分错误,功过相抵,还是功劳多”

前者是我们社会最典型的一个爱的谎言,父母们用这个谎言控制孩子,老师们用这个谎言控制学生,男人用这个谎言控制女人,女人也用这个谎言控制男人。对于后者,我们不能因为一个人伟大就无条件支持。对就是对,错就是错,不能用他的功抵他的过,应该一码归一码否则就是和稀泥,什么事情也谈不清楚。

绑架情感发生的表现为,故意忽略或低估手头上的问题,只是把焦点放在论证的外围问题,或者无关的问题上,通过这样来直接影响听众的情感,试图赢得他们的同情。强烈的情感和清晰的思维是成反比的,一旦情感超过一定界限,引导论证正确进行的机会就随之归零。于是,受众受情感的迷惑放弃了合理辩驳的权利,强词夺理获得通行。

【方韩论战】某“韩粉”:在具有同等影响力的公众人物里,只有韩寒愿意讨论这个国家和民族的未来,只有他不愿意活得像一个畜生,这就是启蒙,人不是有名有利就可以满足的低等动物。就凭这一点,我就支持他,哪怕韩寒最后被证明有代笔的过去,我也支持他。

五、以暴易暴
“因为他做了坏事,所以我也可以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我们所讨论的这个谬误,可以用如下最简单的方式表示:“因为__已经完成,所以现在应该做__”这些空格的选项可以是人类的任何行为,从善意举止到丑恶罪行。这个推理的依据是:先例是未来行为合理性的来源。实际上,先例不能为未来的行为提供有效的支持。已经完成的行为只有历史意义,我们应该依据事物本身的性质来确定先例的意义。

“他们先做了,所以我们应该以牙还牙。”但是,如果他们所做的是错的,我们的行为就成了一种报复,双方都是错的也不能使这种行为立刻变成对的。一旦谬误出现,接下来人们都将拜倒在非理性之下,以至于非理性的推理和行为是如此显而易见。历史的篇章写满了这种谬误的例子,而且常常以最宏伟的规模出现。

【示例】
1、韩寒在回应代笔指责的文章中用了“他妈的”。方瑞脑消金兽舟子指正时,韩寒回应称,他也用了“我他妈的”,以此来寻找行为正当性...
2、我们恨贪官,又拼命报考公务员;我们骂垄断,又削尖脑袋往高薪单位钻;我们讥讽不正之风,自己办事却忙找关系……这是当代中国人的心理写照...

那些不被识破的诡辩术
一、偷换概念
“整天说咱们官半夜凉初透员和政府的不是,你到底还爱不爱国?”

在古代西方,有一个诡辩论者曾问对方:“你没有失去的东西就是你仍然还有的?”对方答:“是的。”他又说:“你没有失去你的头上的角,是这样的吧?”对方答道:“是的!”他继续讲:“那么,你头上还有角!”在这个诡辩论者的议论中,就是典型的“偷换概念”的逻辑错误。因为他前一个“你没有失去的”的内容中包含着“你原来所有的”这个关系,而后一个“你没有失去的”的内容中没有这个预设,说的是“你根本没有的”,因而也就没有可能再“失去”。由于议论中的有关概念是有歧义的,所以得不出来“你有角”的这个结论。有意地偷换概念和命题的做法是诡辩论常用的一种手法,诡辩者常常在你不经意间偷换主题,让你无法捍卫真莫道不消魂相。驳斥的关键是要能准确地指出其偷换的概念和命题。

【“买一赠一”的陷阱】商家“买一赠一”的促销广告,玩的就是偷换概念的把戏。两个“一”的概念内涵大不相同,“买一”的“一”是你要买的东西,比如一件西服,“赠一”的“一”,如果你也理解成一件西服,那就太幼稚了。这个“一” 有可能是一根领带或一个精美的袋子而已,决不会是一件西服...
二、循环论证

论证是用几个真实命题确定另一命题真实性的过程。论证有一条重要原则,即论据的真实性不应依赖论题的真实性。论题能否确立依赖论据的真实性来论证,如果论据的真实性反过来以论题的真实性为依据,那就等于什么也没有论证。违反这一规则所犯的逻辑错误,称为“循环论证”。

循环论证具有强大的欺骗性,反驳起来需要进行一番思考。常见的循环论证是用来证明一个难于找到论据的论点的诡辩手段,比如,在堕胎是否合法的问题上,赞成方会说:妇女有权决定自己的身体,所以她们有权堕胎;反对方会说,一个胎儿的生命的生命也是生命,不能剥夺,所以不能堕胎。严格意义上来说,这些都是有谬误的论证,因为这两个论证的论据和论点在本质上是一个概念,而如果在论点未得到证明时,将论点换一个说法来作为论据,用于证明自己,这就是一个逻辑谬误。

【方韩论战】“一个天才可以取得多个领域内的成功”并不是说,韩寒就一定能够取得这些成功,因为这只能建立在“韩寒是天才”这一判断的基础之上,而这恰恰是方瑞脑消金兽舟子试图确证的东西(如果韩寒的文字的确是他自己写的,那他无疑是一个天才)。既然如此,“韩寒是天才”就不是一个前提,而是一个需要证明的结论。那些试图通过“韩寒是天才”来证明他完全可以写出那些文字的论证,实际上是另一个更富于技术含量的逻辑谬误,(或者往往成为一个诡辩的一部分),那就是循环论证...

三、立场先行
这种习惯在中国人身上尤其突出。我们习惯于在各种论争中“站队”,只要出来混,就必须表明态度。骑墙派和逍遥派也是一种选择,但这种选择意味着你根本没有在这个社会中参与PK,偏安一隅或随波逐流罢了。

立场先行是我们的一种陋习。面对一场争论,我们总是以价值判断的标准取代事实判断的标准。在各种事件中,很多人喜欢不分青红皂白地同情弱者、 ** ** 。

【方韩论战】一个好的论辩,只有“和方瑞脑消金兽舟子就此事意见相同或相近的人”和“与韩寒就此事意见相同或相近的人”两方,而不应该有以某个人为对象的集团,比如“方瑞脑消金兽舟子集团”或“韩寒集团”。论辩的主题只应该是“这件事是不是这样”,而不是“韩寒是不是个好人”,或者“我们要不要深究韩寒”。这是中国人根深蒂固的“站队”思想的延续。我们很容易在冲突的两方中选择一方去支持,却很少有人想到,我们应该选择的是两个意见之一,而不是两个团队之一。论辩的目的在于争论“何对何错”,而不是“谁对谁错”...

四、陷入诡辩的辩证法
中国式逻辑还有一种“辩证”式的逻辑,譬如说,专人比黄花瘦制社会固然是不好的,但是民瑞脑消金兽主社会也不见得都好。既然都有优点都有缺点,那么就没有好坏之分了。

这种思维在中国其实很普遍,有人甚至称之为辩证法,美其名曰看问题全面,其实是不分轻重不分主次的搅混水。这种人的嘴上经常挂着:世界上没有绝对的事情,因而什么都无所谓。这句话的潜台词就是: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公平,因而就可以不公平。世界上没有绝对的正义,因而就可以不正义。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平等,因而就不必要求平等。既然没有绝对的真理,所以,明辨是非就成了伪命题等等。

在他们眼里,任何他们不喜欢的结论都是靠不住、走极端的。

【示例】玩“辩证”是一种常用来攻击对手的宣传手段,目的是将对手于陷入左右为难的境地。例如,英美有同样的外交政策,就说英国是“随从”;如果两国意见不一,就说:看!连美国最亲密的盟友都不与之为伍了。要么斥之为狼狈为奸,要么嘲笑是众叛亲离。如果美国介入中东,就说是霸权的表现;如果不介入中东了,就是不负大国责任...

五、熏青鱼谬误
这个名字来自于某些欧洲童话中对于狡猾的狐狸的描写。当猎狗追逐它们的时候,它们扔出一块烟熏的,(所以是红色的)青鱼肉,当猎狗去嗅那块青鱼肉的时候,狐狸趁机逃脱。所以,本质上,这个谬误的意思是:转移话题。

在同一思维过程中,每一个思想必须与其自身保持同一,这是逻辑同一律的要求。在同一思维过程中一个命题肯定什么就肯定什么,否定什么就否定什么。一个命题必须具有确定的“真”、“假”意义。我们把不自觉地违背同一律的逻辑错误称为“转移话题”。其表现为在说话或论述中,把所要说明或论证的问题无意识地变成了另外的问题。比如小孩子讲话,前言不搭后语,即属于此。

【方韩论战】瑞脑消金兽舟子质疑韩寒的文章一出,微博上很快开始散布过去10年里方瑞脑消金兽舟子的各种劣迹,比如老婆论文抄袭啦,比如MSU的哲学系教授声称他的文章被抄袭啦,等等。这些争论,有些没有定论,有些我也没有听说过,无从判断,但是问题在于,方瑞脑消金兽舟子的老婆是否抄袭,与韩寒是否被人代笔没有关系。换言之,就算方瑞脑消金兽舟子老婆抄了七千万字的文章,如果韩寒被代笔了,那就是被代笔了。一个论辩必然有其辩题,如果方瑞脑消金兽舟子的老婆的确抄袭,或者用方瑞脑消金兽舟子的辩解来说,引用不规范,但是既然我们讨论的是韩寒是否被代笔的问题,就不必讨论方瑞脑消金兽舟子之妻的事情...


六、无力反驳不算证明
没有强有力的证据能够加以反对的论证,并不能因此而证明其为真。不能仅仅因为你不能证明我是错的,就说我的观点是对的。

甲:我们并不是宇宙中惟一的生物。我坚持认为在广阔的宇宙中有其他生物的存在。
乙:你有证据吗?

甲:我没有。但是你有证据可以证明宇宙中没有其他生物吗?
乙:我也没有。

甲:哈哈,这就证明我是正确的。
虽然双方都没有证据来证明宇宙中是否有其他的生物,但是对方缺乏证据并不能成为乙方观点成立的证据。

【情景模拟】瑞脑消金兽舟子:种种推测表明,你的文章背后有人代笔。你到底有没有代笔?
韩寒:你有证据吗?
瑞脑消金兽舟子:我没有。但是你有证据可以证明你没有代笔吗?

韩寒:我也没有。
瑞脑消金兽舟子:哈哈,这就证明我是正确的!


七、稻草人谬误
即:把对手的观点以误导的方式重新阐述,然后攻击重新阐述后的观点,并声称已驳倒了对方的观点(如断章取义)。这是网络上的制“胜”法宝。很多人内心深处的立场太坚硬,只看得见自己想看的东西,在辩论中列举起对自己有利的证据来滔滔不绝,对自己不利的证据则一概无视,然后翩然自以为“完胜”、“秒杀”。

在与他人辩论的过程中,如果你为了消弱对方的论点而故意扭曲其论证过程,那就犯了稻草人谬误。在这个比喻中,“稻草人”意味着容易对付的事物。在我们误解某个论证时,或是当一些论证非常复杂,我们在理解上犯了一些无意的错误时,我们犯的并不是这种谬误。稻草人谬误不是无心之过,因为它是在有意地歪曲别人的论点。

【示例】
1、甲:进化论说人是由猩猩演化而来。乙:进化论只是说人和猩猩有共同祖先,你犯了“稻草人谬误”。
2、方瑞脑消金兽舟子质疑韩寒的过程中,存在有利的证据就转发,证据被证伪了就不理也不认错,继续找其他证据不断去质疑,让这场论战成了一场消耗战。而这些被证伪的证据对很多网友形成“韩寒作品确实有人代笔”的印象起了很大的作用。

八、以偏概全
洋人打进来时候,有一位向来骁勇有谋之将,在城头上摆满马桶和女人的内裤肚兜,理由是,洋人的枪炮声邪物,所以要用这些肮脏的东西来破了洋人的邪术。睁眼看世界的第一人林则徐认为洋人的腿不能弯曲,跌倒后无法爬起,把这个观点告诉道光,这也是陆战失利的一个原因。其他大臣更认为洋人是人兽杂交生出来的。

以偏概全是一种认识的偏差,即喜欢以少量证据去对整体作出立论,又或者根据有利条件选择性抽出立论对象,例如有人在街上见到一个某地人讲粗话,然后就说所有某地人都素质低,但其实他只见过该地一个人讲粗话,而这一个人的行为并不代表该地所有人——即根据一个例子或者少量例子就对整体作出结论,显然这种认识不够准确。

【“蝗虫”与狗】香港一些人日前集资刊登侮辱内地人的广告,把内地人暗喻为“蝗虫”;孔庆东就此出面大骂港人是狗,是英国殖民后的变半夜凉初透态心理。摒除里面的道德因素,这些偏见都是因为对问题认识不全面造成...

【周其凤:美国教育一塌糊涂 总统都不懂尊重人】经常有美国枪击事件报道,于是有人从中看出“美国人薄雾浓云愁永昼权状况很糟糕”;经常有美国人因买大房子而负债的报道,于是有人从中看出“美国人全都很贪婪”;美国总喜欢干预他国内政,于是北大校长周其凤从中看出“美国的教育远远不如中国好...

九、民瑞脑消金兽主谬误
当一个人对你说:“人人都同意这个观点,那还会有错?”时,你可千万别顺着他的说法点头。

瑞脑消金兽主谬误也被人称为“花车游佳节又重阳行谬误”。之所以叫它花车游佳节又重阳行谬误,是因为花车这个道具是游佳节又重阳行中最特别的要素:它招摇过市,一个人围观了,两个人围观了,然后三百人围观了,游佳节又重阳行的效果也就达到了。围观者未必真是因为花车好看而围观的,更多是因为“有很多人看的东西一定是好东西”这个习惯性思维而围观的,他们忘记了,本来一个人是不是看花车,取决于自己是不是喜欢,而不是别人是不是喜欢。

也就是说,人们依赖于别人的思考,轻易地相信多数人的意见以取代自己的思考。在论战中,这一点容易被他人利用,因为即使是大多数认可,也不代表一定正确。

【示例】这个谬误的出现方式往往在广告里。“某某肥皂,中国销量第一。”“三白金销量唱片,席卷全球!”这里的隐含台词是:因为大家都在买,所以我的产品你也应该买。当然,广告是诉诸感性的,它并不需要逻辑上成立才能生效,但是对于一个论辩者来说,贸然使用广告手段是彻底的失分行为。方瑞脑消金兽舟子早年的几个论敌是基薄雾浓云愁永昼督教徒,而基薄雾浓云愁永昼督教的一个重大的论辩就是:这是世界上最大的宗教,那么多人相信总有自己的道理。可惜的是,这在逻辑上是错误的...

那些讲理时的陋习
一、概念含糊
说理的争论往往就发生在定义上,所以不能把自己的定义当作是当然正确、不容置疑、不容他见的真理。在群众社会中使用含糊不清的词语,这往往是一种蓄意误导的宣传手段。正如勒庞在《乌合之众》中所说,“词语的威力与它们所唤醒的形象有关,同时又独立于它们的真实含义。最不明确的词语,有时反而影响最大。例如像民瑞脑消金兽主。社会主义、平等、自由等等,它们的含义极为模糊,即使一大堆专著也不足以确定它们的所指。然而这区区几个词语的确有着神奇的威力,它们似乎是解决一切问题的灵丹妙药”。眼下高频率使用的“和谐”、“代表”、“发展”、“崛起”等等都是这一类词语。

和别人沟通的时候,很多话语里面都有一些容易引起歧义的词,这些概念不辨析清楚,在辩论过程中的逻辑游戏就是偷换概念,比如我提供几个经典的词,什么是坚持党的领佳节又重阳导,什么是社会主义,什么是民瑞脑消金兽主,什么的革莫道不消魂命,什么是自由,什么是公正?所以最好在正式沟通前,和论辩方沟通下,你的意思是不是这样,然后我们再掐架都行。

【方韩论战】很多词是有歧义的。比如“代笔”是什么意思?是帮助修改过错别字?是帮助润色过文字?是帮助写过一行字?是雇“枪有暗香盈袖手”帮自己写文章?是找人提供过写作大纲?不同的行为考证需要的依据不同。可是在这场论战中,并未见到对“代笔”的明确定义。

二、混淆“事实”和“意见”
事实(fact),是一个唯物主义的词。这个词意味着我们承认现实世界是真实存在的,是不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的,是我们无论如何也可以承认的。而意见(opinion),是我们对于事实的看法。比如说,如果我手上拿着一个苹果,然后说,这里有一个苹果,我在陈述一个事实。但是,如果我说,这个苹果很可爱,这句话就是一个意见,而这个意见,我们既不能证实它,也不能证伪它。

区别事实与意见有什么用处呢?至少有两个。对于事实,我们必须要用事实去证明,比如如果我说这是个苹果,就必须真的存在一个苹果;但是对于意见,我们可以没有明确的事实去证实或支持。对于一个事实,我们只能选择接受它;但是一个意见,我们既可以接受,也可以不接受,无论我们接受与否,我们都没有犯错。

【方韩论战】在方韩论战中,一个最明显的逻辑谬误,就在于方瑞脑消金兽舟子对韩寒的所谓代笔问题的定性上。方瑞脑消金兽舟子究竟想证明什么?“韩寒的文章是代笔的。”这个判断如果成立的话,是一个事实,而事实的证明,必须有铁证。由于他自己也承认没有铁证(比如录像或韩氏父子的亲笔忏悔书),他只能从旁证来归纳和分析,所以这个事实是无法被证明的。换言之,从逻辑上方瑞脑消金兽舟子唯一能够证明的是,韩寒的文章被代笔的嫌疑很大。而这是一个意见,不是事实,意见不能证实也不能证伪...

三、滥用类比
国人在辩论时注重于列举具体事例,尤其喜欢类比,来增强自己的论点,认为用类比推出来的结论肯定是对的,其实不然。类比推理是一种或然性推理,没有必然性。这种推理方式容易使讨论跑题,甚至流于不知所云的境地。西方的逻辑注重就事论事,必要的时候甚至将事物从一个整体中分离出来,通过描述和定义事物的性质来进行判断和推理,证明自己的观点,所以他们时常会有所谓不要“拿桔子和苹果比”的说法,也就是论题跑偏。

任何类比,即使在结论正确的时候,充其量也不过是一个“说明”,不能用作结论的“论证”。

【《中国不高兴》】许多类比甚至根本就是谬误类比,例如,《中国不高兴》中说:“俄罗斯就是老黄瓜没刷绿漆,美国人是老黄瓜刷了绿漆,其实在本质上都是老黄瓜,半斤八两。”这是一个谬误类比,因为国家和黄瓜没有必然的类别关系...

四、以先后论因果
一个具有哲学思想倾向的原始人,有一天突然注意到,鸟儿总是在太阳升起之前歌唱。由此,他们高兴地得到结论:是鸟儿的歌唱导致每天的日出。他犯的错误是以先后论因果谬误。

在因果关系中,原因总是先于结果发生,所以大家会有发生在结果之前的就是原因的错觉。但实际上因果之间是有一定的时间差异的。首先,我点燃了炸药包的引线(原因),然后经过一段时间的燃烧,最重产生了惊天动地的爆炸(结果)。当事件A发生后,紧接着事件B也发生了,所以我们认定,A是引起B的惟一原因,A导致B。这种仅仅以发生的先后来断定因果关系的做法就是以先后论因果谬误。

一件事恰巧出现在另一件事情之前,这并不足以断定它们之间必然有因果关系。我们需要更多的信息来做判断。如果我们只能得到这么多信息,那么我们能得出的最好结论是,先发生的事情可能是后发生事情的原因。如果我们的原始人的哲学思想可以走得更远一点,他们就会发现:鸟儿歌唱然后太阳升起,并不能得出歌唱导致升起的结论。

【示例】“为了加快我国的发展,必须大力发展私人轿车工业。因为发达国家中,私人薄雾浓云愁永昼大部分有轿车。”——这个论证中因果倒置,总体上说私人拥有轿车是国家发达的结果,而不是原因。

五、非黑即白
“非黑即白”是指你在面对事件或信息时,把它不是定位在乌漆的黑,就是定位在纯洁的白,而没有意识到,在纯黑和纯白之间,还有大量的过度灰色地带。比如,你有个朋友,一向对你很讲义气,但有一次他忙着陪女朋友,没来帮你的忙,你一下子就把他打上“重色轻友”的记号,从此对他心怀芥蒂。这样的心态下,很容易把世界和周围的人都迟早贴上黑色标签,陷入抑郁。

网络上很多人的言帘卷西风论都暴露出这个陷阱。比如,说起民瑞脑消金兽主,就是民瑞脑消金兽主国家也有种种弊病,说起自由,就是西方社会也没有绝对自由,然后由此否定民瑞脑消金兽主和自由的价值。这就是因为他们心中的世界是黑白色的,没有认识到民瑞脑消金兽主和自由也可以渐次推进。

【方韩论战】在这次方韩大战中,不断有人发出“啊,原来韩寒是这样的人!从此鄙视!”、“啊,原来方瑞脑消金兽舟子是这样的人!从此鄙视!”可能就是因为他们心中只存得下非黑即白的世界,一旦对方表现稍微不合己意,立刻从天堂贬到地狱。

六、乱用格言警句俗语
这是中国人在辩论时经常犯的错误。很荒谬的是,有的人竟把脑筋急转弯式的“道理”也当成论据,更荒谬的是他的对手可能不会就此反驳,而是默认这种“论证”。从小时候开始,我们的父母和老师就教导,要多背一些格言警语,于是我们按照他们的指示做了,甚至还把它们一一抄录在一个小本本上,整天念念有词,以为这样就掌握了全世界的真理——真是真理在握啊。可惜,很多格言不一定是正确的:至少它被告诉我们它为什么正确。

在争论一个问题时,我们更应该慎用格言警句。警句的作用是增加语言艺术和文学色彩,有些警句说得确实很具哲理,但它们在具体论证中不能作为论证依据,因为其本身正确与否必须看具体的语境,并不一定能取得共识,甚至很多时候是错的。因此它们不能被当做辩论的依据。

【示例】在论证中,“真理永远掌握在少数人手中”、“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这些语句都不是论据。

七、滥用专家意见
如果我们仅仅满足于专家的话,本质上说是说:“不要问任何问题,按照我们的话去做。”专家的主要意见,要结合他们秉持这种意见的理由,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得到的都不仅仅是他的意见。

正如我们要检验自己的主张是否与事实相符一样,在论证中所用的专家意见同样要经过检验。这个世界上有太多自以为是的专家。检验的标准不是他们在说什么,而是他们是如何通过论证来得到它的。

无需强调,一个专家只有在其已经建立威信的领域内做出的主张,才是是值得我们关注的。这个显而易见的观点仍要被提及,是因为很多时候它会被忽略。一个仅仅因为音乐成就而闻名于世的音乐家就经济或是全球变暖问题所提的观点没有权威力量。

【中国故事之砖家集中营】热点事件不断,这可忙坏了我们的专家,先是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专家、核专家,然后是国际问题专家、战争问题专家,还有食品专家、健康专家、医疗专家,他们不得不被媒体推搡着上台,忙于解读、扑火和辟谣……这让我们不得不感叹,当下各个领域的专家越来越多,鱼目混珠,俨然可以组成一个“砖家”集中营了。然而,这些专家们的话我们还能信多少?
结语:多讲些道理 少动些肝火

社会上种种突破底线的行为,以及时常发生的种种争端,让人们感受到讲道理似乎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反倒是戾气正在周围的社会里时隐时现。这种戾气,往往容易在不经意间迸发出来,对个体的伤害至深,造成的社会影响又极恶劣。
逻辑和说理是一项基本的公民能力,说理的民瑞脑消金兽主秩序与理性公民的高素质是相辅相成的。当今中国不乏可以热血澎湃的心,但缺少的是能够冷静思考的脑,而尤其缺少敢于自我剖析和否定的精神。
当然,一个正常人要永远保持理性的头脑几乎是不可能的。说理的价值在于,它能让我们有效地解决问题,降低火气,减少打架斗殴,甚至避免战争;同时,我们在说理、辨理的过程中更加接近真莫道不消魂相,也变得更有智慧。

By雅虎编辑:
身处网络时代,逻辑是我们亟待恶补的能力之一。早在“方韩论战”之前,我们就有了做一期专题谈论辩的想法,结果“方韩论战”为我们提供了极好的素材。这期专题只是指出了我们在争辩中面临的问题。要培养逻辑思维能力,我们还须反复训练、阅读更多资料。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