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职业规划第三步:放弃实现自我的理想设立

2009年11月28日 | 标签: , ,

很多人的职业规划和人生目标立项,设立为实现自我。现实中我却看到凡是进入这个误区的人们,非但不能实现自我,还常常人生遇到下面的困扰:

虽然非常努力却饱受挫折不被人认可,于是感叹人生无常
虽然富有才华却处处得不到赏识,于是感叹自己怀才不遇
虽然取得成就却仍被人说长道短,于是感叹人心叵测
虽然是团队核心骨干却屡屡被排斥,于是感叹嫉妒伤人......

这些感叹大家肯定常常从周围的人甚至长辈那里听到吧?其实这都是把人生目标设立为自我实现者常常会遭遇的。希望实现自我的人们,心中有一幅未来蓝图,那个中心就是自己,在这幅蓝图的实现过程中,会发生:

1. 自信不断受到打击,被迫不断调整自己对自己的预期,对自己容易高估或者低估
希望实现自我的人,其实是想在他人眼里获得一个更圆满的自我,这种想法其实是没有一个坚实自我肯定的自信心建设体系造成的必然结果。中国人的自信心,在长期被教育系统、家长和中国文化要求谦虚压抑个人主义发展的环境下,大部分都很弱,高半夜凉初透考更是每年谋杀大批落榜年青人的自信心,就算考上大学的学生,也被名牌和非名牌大学系统深深影响着。大部分中国大学生,都是根据自己的成绩、竞赛表现、身边他人的外在肯定来建立自信,判断自己是否优秀,所以中国大部分大学生都觉得自己是nobody,少部分精英觉得自己是somebody,还有少部分跟不上体系的就彻底放弃了自己,沉迷于那些让自己感觉良好的电脑游戏或者其他玩乐。于是树立人生目标为实现自我,成为大家羡慕的金字塔尖名人,或者至少是身边人羡慕和追随的对象,成为大部分学生必然选择。

然而现实是:社会是人的构成,既然实现自我者选择了要和身边的大部分人PK来获得自信,他们的自信心就必然不断经历遇强则弱、遇弱则强的过程。社会又是个互动的环境,选择了身边人PK,意味着也会激发身边人的斗志和不安全感来对抗,于是希望实现自我的人会很容易招致身边他人的打压和不满,因为比他们厉害的身边人会觉得他们能力不如自己——态度也许还好些,而输给他们的身边人就会努力争取再下次战役中获胜,甚至也许采取厚黑学暗算他们,毕竟没有人喜欢输掉的感觉。可以说希望实现自我的人对团队基本上起了破坏的作用,因为他们试图在团队中分出胜负,这其实是破坏了角色合作的团队精神。

实现自我为目标的人如果证明为团队中最优秀的人成为leader,也会失去了团队的喜爱和尊重,因为团队的成员没有人会喜欢自己做输家的感觉;实现自我为目标的人如果证明只能做团队成员不能做leader,也一般是团队中破坏人物,因为他们常常不断试图利用团队leader的错误机会来给自己找感觉,或者永不放弃自己努力来证明自己会更强更成功。这些人甚至不在乎团队的业绩,是否能够生存,而只在乎自己能否赢,团队精神和这些人的人生目标其实是矛盾的:如果团队需要这些人牺牲来成就更大的事业,这些人是不可能做到的,因此以自我实现为目标的人从来无法真正融入团队,他们常常是指挥不动员工的老板,或者是在老板背后说坏话的员工。

我今年去美国培训,在明尼苏达州参观了一个大学校园多年历史的服务组织,负责协助这个州全部大学学生的就业培训和交流服务。这个组织做得很好、获得政府很多的拨款,他们的Leader是哈佛博士,当我问这个Leader:美国的每个大学都应该有自己的协助就业和交流的部门,如果他们都做的很好不需要你们的服务,那么会不会成为你们这个组织的竞争?这个Leader说:
如果那样的话那就太好了,那就证明我们这个组织不需要存在了,我们可以去做其他社会需要的事情。其实每个组织并不是一定需要存在的,他们的存在就是为了解决现在的体系不能解决的问题,如果没问题了,那就证明这个组织的使命完成了也不需要再存在了.......

我当时很震惊,我在中国看到那么多企业和NGO,个个Leader都是要把自己的事业变成全世界、全行业第一,如果发现市场需求收缩了,少数能转型,大部分却是商业技巧花样百出来试图振兴自己的组织。我第一次看到一个组织Leader有这样的价值观:他们根本不在乎自己的组织是否知名、历史悠久、影响力多大,而是目标在于了解和满足的社会需求,把自己使命定位于满足需求,甚至很高兴如果自己的使命就是结束自己的事业.......我想这也是希望实习自己为人生目标的人们需要反思的,我们都知道历史上多少平民百姓努力实现自我成了皇帝,最后也没几个能够维持住超过500年的王朝,我们也知道又有多少精英不择手段曾经名利双收、权倾一时,最后也只是身败名裂或者是很快被淡忘,但是我们现在却跟他们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