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中美轮胎特保案为什么不能指望奥巴马?

2009年9月15日 | 标签: ,

回国后第一天看报纸和新闻,发现中美轮胎特保案闹得沸沸扬扬,新闻晨报上还评论“奥巴马应该做些什么”.....


过去3周里在美国做访问学者,最大的收获是知道:
美国总统其实就是美国的形象代表,负责外交、立法和战争的决策,此外并没有太多的国内事务决策权。


在美国第一堂讲座,就是个很有passion的华盛顿公司决策顾问,时不时敲着桌子告诉我们,在美国由国会作为人民代表来决定大部分事务,而不是总统。然后在参观美国首都华盛顿的国会山的时候,也才知道总统如果未经允许,甚至都没资格走进国会山。从白宫到国会山之间有些建筑,其实是某任总统(忘了名字)因为和国会之间关系很糟糕,就建了很多楼来,从此在白宫眺望后看不见国会山,总统也就眼不见心不烦了。


美国的各州等于一个独立的政府,拥有独立的立法权,而美国的政府预算90%在地方州政府,10%才在联邦政府,所以其实联邦政府的权力其实不大,主要的决策权在州而不是中央。所以大部分事务都不是美国总统管的着的,但是如果出了什么事情还得总统负责,比如我在美国期间,关于医疗体系改革的责难都是向着总统去的,而美国全部的媒体都是私立的,所以批评起来毫不留情。奥巴马上周去了某小学巡查,去之前就宣布要让小学生写名为"How to help USA president”的文章,结果媒体大肆批判,说奥巴马这是给小学生brain wash,会惹怒那些不愿意给他洗东篱把酒黄昏后脑的家长么。我开始还以为只是媒体故意夸大,结果在美国host family里也听到那些家庭主妇们说奥巴马有点crazy,去参观小学也就罢了,干嘛还要利用小学生做文章......


所以其实美国总统除了外交、立法和战争以为,应该说没有什么实权的,他只是这个国家的利益群体争论结果的代言人而已。从中国政府而言,应该指望的是那些支持中国的利益群体在国会山游说lobby中获得足够的支持,而不是给总统施加压力,因为从我在美国3周的经历看,奥巴马已经被国内的医疗保障问题搞得焦头烂额了,估计也帮不到中国轮胎特保案太多了,即使奥巴马上任后还是非常重视中美关系的。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