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房龙的《宽容》:人类文明,源自宽容

2009年8月5日 | 标签: ,

房龙的《宽容》,是一本让人静心屏息阅读的好书。

从古到今,人类以各种名义统治自己的同类,剥夺被迫东篱把酒黄昏后害为异端的自由,宗教在人类不宽容的历史上所扮演的角色,不仅在过去直到现在,还在成为戕害与自己意见不同的人群的工具。

读房龙的《宽容》,第一次人类的历史不是以成败、谋术、秘闻、辩论或者反省来进行演绎,而是从人与人之间的不宽容,以及反反复复发生的压迫、仇恨、曲解的历史事件,让读者觉得时时感慨万千。

中国现在的状况,跟《宽容》里提到的很多历史状态很相似。中国不像那些宗教国家,在精神领域上甚至比那些宗教国家更要宽容,而不少人却慢慢开始以拥有自己的宗教为荣,而看了《宽容》我才知道,这种一群人通过获得宗教的身份来同情、怜悯他人,然后获得相对于不同信仰人群的优越感,是人类不宽容的永远不变的趋势。我也很庆幸我还活在比较宽容的现代,可以说些反感某些宗教群体的话,而不需要被剥夺生命,而读了《宽容》,我才知道如果不晓得这么多的背景,那这些不宽容、排斥他人到希望剥夺他人生命的意念,并不是不可能再次发生的。

我很爱自由,其实读了《宽容》才知道自由来自于宽容,倡导一个自由的社会,其实更需要倡导所有人彼此的宽容。所以在此强烈推荐大家去读一下《宽容》,这本书之优秀,只有您自己阅读了才能理解。

以下收集了作者简介:

威廉·亨德里克·房龙(1882-1944)系荷裔美国作家和历史学家。

1921年,《人类的故事》的出版使他一举成名,其著作主要是历史和传记,包括《人的故事》(即《宽容》)、《文明的开端》、《奇迹与人》、《圣经的故事》、《发明的故事》、《人类的家园》及《伦勃朗的人生苦旅》等。

早在20世纪20—30年代,房龙的部分著作即被译成中文出版,影响当时整整一代年代人,房龙的著作,其选题基本上围绕人类生存发展的最本质的问题,其目的是向人类的无知与偏执挑战,普及知识与真理,使之成为人所知的常识,因而具有历史不衰的魅力,在久违近半个世纪的今天,又被国人重新发现,引起读者的热烈反响。

房龙于1882年生于荷兰的鹿特丹,父母的分居导致他从小“逃避在过去之中”,从10岁起就沉溺于史学。房龙后来曾在德国和美国求学,获得了博士学位,但他并没有成为一个书斋里的学究。他当过教师、编辑、记者,屡经漂泊,同时苦练写作,1921年写出的《人类的故事》使他一举成名,饮誉世界。

对待学问和文字,房龙在坚持人文主义立场的同时,逐渐形成了一套自己的理解和表达方式,他认为:“凡学问一到穿上专家的拖鞋,躲进了它的‘精舍’,而把它的鞋子上的泥土作肥料去的时候,它就宣布自己预备死了。与人隔绝的知识生活是引到毁灭去的。”于是,深入浅出地将艰深枯燥的学问化作轻松风趣的精神食粮呈现给读者,成了房龙作品的显著特征。

房龙多才多艺,精通十种文字,拉得一手优美的小提琴,还亲自将自己的大部分作品配了稚拙可爱的插图。这一切都注定房龙会是一个“人民”的作家,将对广大读者产生深刻的启迪和影响。

更多详细介绍参见http://tieba.baidu.com/f?kz=84465256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